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an.27 2021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我啊,走自己的路》 (Ora, Ora Be Goin Alone )在流光中呢喃,與孤獨共舞,炒熱了寂寞

A- A A+

看了許多描繪老年心境的作品,63歳オ出道的若竹千佐子以內心獨白方式寫成《我啊,走自己的路》,最令人印象深刻,藉由書中的主人翁桃子奶奶在不斷的憶往與現實情境中,自問自答的呢喃絮語,將暮年孤老的寂寞心情寫照,赤裸裸地呈現,細微而深入。

這本書訴說了許多銀髮族的內在心聲,獲得了日本芥川賞與文藝獎殊榮,受到許多讀者共鳴,成了百萭冊暢銷書籍,令日本藝文界刮目相看。由導演沖田修一(Shuichi Okita)執導改編自同名作品電影《我啊,走自己的路》(Ora, Ora Be Goin Alone ),跨越昭和、平成、令和三個時代,由日本國寶級影后田中裕子飾演老年的桃子,年輕的桃子則由青春貌美的蒼井優演出。正如原著中的桃子奶奶獨白的自言自語,孤寂一人,猶能自得其樂,手足舞蹈隨著爵士樂擺動身子,「光是等死的人生我才不要」,她在回憶與現實、幻象中不斷穿梭,「我有辦法照顧我自己嗎?」「一成不變的家庭主婦直到人生盡頭嗎?」她不斷在喃喃細語,自問自答下,企圖為孤老生活尋覓答案。而三位演技派男星濱田岳、青木崇高、宮藤官九郎,分別飾演桃子奶奶內心的寂寞心聲一號、二號、三號,彷若心理學上的本我、自我、超自我,寂寞的心靈對話,在闇然無聲的空間此起彼落。她將寂寞炒熱,扭轉收音機爵士樂與內心對話之間,一屋子的死寂頓時熱鬧起來,即使孤獨一人,老奶奶的那日如在眼前與炙熱內在狂想曲,交互穿插她生活的日常,獨居老人,人老心不老,自得其樂,詮釋著無奈的孤寂心境。

日薄崦嵫,向晚暮年的人生,年老體衰,當老伴走了,兒女各自成家又漸行漸遠,一無所有之感油然而生,也沒人可指望,當一天只能靠自己的時候,意識到人生本來就是孤獨的。在時光流逝中逐漸慢老,享受寂寞,承受孤獨,面對孤老現實,只有不離不棄自己影子的桃子奶奶(田中裕子飾)走出家門,常常去圖書館借書、還書,還到醫院看診,生活簡單而規律,步調緩慢,然而自在,踽踽而行,些許蹣跚,但也優雅。她在孤老人生的道路上,走出自己的品味來。

片中正如《我啊,走自己的路》一書中的敘述,電影相當忠於原著。在一個冬陽燦爛的日子,看了這部得獎著作改編成的電影試片後,特地閱讀這本作品,重温了電影與類自傳體小說,發現這不是容易翻拍的作品。正如導演沖田修一所說的,「感覺困難重重,但又期待能拍出一部奇妙又獨特的電影。」由女主角桃子奶奶的獨白為主軸,沒有曲折多變的劇情,而在於老年現實狀況與幼年與青春歲月的過往回憶。時間的因素在片中占著重要角色,一個女人童年,及長被父母親安排婚事不願順服,因而逃婚離開了生長的故鄉,為了追求自我而到了大都會東京討生活。片中描繪了年輕的桃子(蒼井優飾)在彷彿被東京奧運的號角牽著走似的1964年代,她不想安於沒有愛情的婚姻而出走,此舉可說勇氣可嘉,她自嘲是時代的新女性。獨自在東京闖天下的她,碰到了一位心儀的陽光笑臉男子周造(東出倉大飾),她不自覺地表現愛意。桃子在小吃店當服務生,周造來吃飯時,她給他的白飯是特大碗的,他沒要喝水,也殷勤地送上了一杯水,她眼中只有帥哥周造,沒看到別人,此時她已認定他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個性木訥而坦率,笑容滿面的周造有了回應,他們一起出遊,兩人互聊心事,都是為逃避家庭追求自我的人,同樣的樸實,只為脫離現實而離家。不久後周造向桃子求婚,他們共組家庭,生兒育女。離鄉背井,共結連理的新人都不慣於汲汲營營,各自內心都有他們嚮往的一片田地,周造對他父親期望有著壓力,卻苦無轉換跑道的出路。桃子看見了周造在大城市的孤獨,正如自己在都會中迷惘的時刻,同病相憐的她決定給心愛的丈夫一個溫暖的家。於是「為周造而活」,給周造幸福,變成桃子的與生使命。她十分愛他,時常觀察丈夫的喜怒哀樂,無論如何她一直保持樂觀開朗,為的是看見丈夫燦爛的容顏。婚後她將生活重心全放在丈夫和兒女身上。周造成了桃子在都市裡的故鄉,丈夫的俊俏妻子百看不厭,紓解了她的鄉愁。桃子依附在丈夫身旁,想盡辦法付出,雖感到幸福,然而卻覺得自己生存價值就是如此嗎? 她感到軟弱,失望自己無法獨立,這與她當初離開家鄉追尋自我的初衷不一樣,作為女人愛上男人就犧牲了所有也在所不惜?她捫心自問,卻甘之如飴,因為她要讓摯愛全然幸福。

可惜好景不長,結婚多年後的某一天周造因心肌梗塞猝逝,連臥病在床向他告別的機會都沒有。她有段時間無法相信那個笑容燦爛如太陽的老公,離她而遠行。本來以為可以和周造平凡幸福一輩子的,沒想不到摯愛卻永別,孩子長大後結婚離家,只留下桃子一人,開始體驗孤單寂寞的生活。獨居生活中,桃子有時彷若聽到一堆聲音,那是她發自她内心的自問自答,在一片静寂中的心靈對話,呢喃自語雖然熱鬧了些,不過她害怕自己得老人痴呆症,逐漸分不出是現實與想像。她時常去附近圖書館借書書、還書,順便到醫院看診,同時製作橫跨46億年的歷史的恐龍圖表,並在畫冊上色,不停背誦恐龍世紀來撫慰獨居老人的寂寞。尤其她喜歡爵士樂,放出聲音來,讓居處空間,內心與身外都有聲響,孤獨也可以炒出熱鬧來,一人獨居有甚麼好怕的?桃子自我安慰在自言自語當中,一切獨白都感受到悲歡離合是人生必經之路。她怕古典樂引起悲傷,聽到播放的爵士樂,她自然地擺臀扭腰,手足舞蹈起來,雖然仍有哀愁,但在舞動身軀中,也可以暫且忘憂。這是在孤老生活中緊抓住的自我生命熱カ。

片中以桃子奶奶的獨白為主軸,串聯起她的過去與現在,現實與幻想。自認為是孤僻而不擅於與人交際的桃子,喜歡與自己對話,她與自己的內在為友,不斷挖掘內心,找出了好多聲音,讓許多人住在她心中,同時又充滿了過往甜蜜的回憶。孤單一人的她大膽與蟑螂、老鼠作戰,回憶昔日老公周造在身邊時,面對這些她又驚又怕的,全都由丈夫出面對付,她只躲在他的身旁就好,好讓丈夫大顯神威,扮演著小女人角色。老公偶爾還會拿牠們的屍體嚇嚇她,也算夫妻生活中的小樂趣。片中的桃子年輕逃婚離開故鄉,來到東京生活,想當一名新時代女性,然而碰到了真命天子周造,將其視為家鄉,共組家庭生活,甘作十分傳統的女人,為愛犧牲自我,沒有自己,全然付出。到晚年她內省自己人生,離開家鄉想當現代女性,卻在大都會遇到相愛的另一半,竟然樂於扮演傳統的妻子與母親角色,而覺得好笑; 歲月悄悄流逝,一幌眼已白髮蒼蒼,她自我省悟一切似乎命中註定,有人說女人就是油麻菜籽命,所有皆是自己的選擇,不由分說。

以丈夫為生活重心的桃子,周造的遽逝,無疑對她是個巨大打擊,有陣子她想去進入與摯愛同個世界的念頭,深沉的悲傷,經過了好久オ慢慢平復,獨居的她偶爾泛起周造的音容笑貌,她發現她的說話對象不只是活人,有天她走出了家門,郊外樹林風聲、溪水、流雲的聲音,都可聆聽與對談,這些伴隨著她的孤獨,也覺得幸福。她在寂寞中體驗到悲傷也是種感動,甚至在傾聽大自然的聲音中,創作出某種喜悅。筋骨酸痛的她,自己為痛處貼上止痛貼布,好似所有的傷痕都自己解決,凡事求諸自己,就變得簡單多了,同時顛覆了原有的悲愁。快樂一天,痛苦也是一天,何不自求多福,自己找樂子呢?「讓我獨自生活,我尋找出了理由,這是周造的心意,他要我健步前進,走自己的路。」老公早逝離她而去,留下她自立自強獨行的人生路,桃子的孤獨自覺,樂觀生活態度,令人感動,凡事不怨天尤人,往積極面向著眼,悠然自得,不亦快哉 ? 日復一日的獨居生活裡的某一天,桃子奶奶的「心聲=寂寞們」隨著音樂由內而外湧出來,這種心境轉變,她以寂寞炒熱生活,自得其樂,在慢活之中,走著自己的道路。

對於生命的老去,每個人對即將孤老有不同的人生哲學。我很喜歡已故作家錢鍾書的妻子,也是作家楊絳生前的「百歲感言」所說的「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後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容.....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我看到了這種淡定與從容的人生態度,也在桃子奶奶的身上。老來成為作家的若竹千佐子以著作「我啊,走自己的路」中70多歲的女主人翁桃子奶奶,認清了人生本來就是孤獨的本質,無論如何來去總是孑然一身,所以丈夫驟逝後,拉拔長大的孩子另組家庭,留下孤單的她,在不斷地反覆喃喃自語,與內在聲音對話之下,她以熱鬧地炒熱孤獨,看似形單影隻,平淡落寞,內心卻是豐富而奔放。她每天過著自適的生活,從中找尋生命的意義,正反映了作者「如何活下去」的小說議題。在高齡化的現今社會,有許多兒女不在身邊的銀髮族過著獨居孤老的生活,在《我啊,走自己的路》電影中,孤獨的桃子回憶與周造初識與戀愛結婚的美好時光,丈夫突然去世,孩子也離家了,時光流逝中她成了獨居老人。女兒直美難得回家看她,買了許多日常用品來,也是有所企求,為的是向她借錢而已。此光景真的如汽車銷售員對她說「遠方的孩子比不上近處的本田」。聽起來有些傷心,但卻得面對孤老生活的現實,至少開著本田車子,她可以隨心所欲地到處趴趴走。期待孩子來家陪伴或閒聊,幾是一種奢望,為家庭辛苦一輩子的晚景,如此淒清,真是悲涼。桃子認清了人生孤獨本質,以她的方式,樂觀生活,孑然一身仍能創造出熱鬧的孤獨來,她走著自己的路,在溫柔堅韌中活出了自己的精彩,她塑造了自己人生美麗的風景。

這部電影緊抓住原著中對時間的概念,從桃子幼童時揑著皮膚鬆垮的奶奶的回憶,看到已成女兒直美小女兒外婆的自己,歲月的流逝,無聲無息。而從直美身上看到年輕時為父母女兒的自己,時空在數十寒暑裡,季節更迭之中轉換了角色,光陰如梭,美好的青春不再,她擁有了真摯的愛情,足夠讓她回味一生,丈夫雖不長命,無法白頭偕老,只留下深深的思念,但曾經的擁有,彼此相知相愛,也夠讓她在孤寂中有了強靱生活的勇氣。正如她內心中的聲音「有了“最熱鬧”的孤獨陪伴,我什麼都不怕。」她回首美麗時光,同時不斷和過去說再見,踏出家門,迎接燦然的秋陽,走入林中。

看了電影試片後,我覺得好感動,也陷入了思親的愁緒中。我不知道母親晚年的孤獨是如此深沉,她渴望子女陪伴,而我們都在為自己生活忙碌著,看到田中裕子在《我啊,走自己的路》中的桃子奶奶,不禁為不能在母親寂寞時好好陪伴而覺得自己未盡子女的孝道,而有著深深的遺憾。

走出試片室的那天,冬陽燦爛而心情低落,回想起與母親觀劇的情景。多年前田中裕子在電視影集《阿信》中演出年輕時的阿信,就令我著迷。這部膾炙人口的電視劇,是母親在世時最愛看的日劇,每次重播母親必再看一次。女主角阿信是母親的最愛,我常陪著她看劇,在偌大的老家客廳裡,母女邊看邊說些感想,有時融入劇情的母親,憶及勤儉持家的過往,而眼角泛淚。母親純樸而誠摯,是十分重感情而個性和煦的人。此時,我覺得母女在迷劇中感到好親近。五年前母親癌逝,為人子女的我,悲慟不已,心中痛楚無人知。我常懷念起和母親在冬夜裡看《阿信》的情景,往事歷歷深烙心頭。直至今日仍日夜思念著母親,親恩浩瀚,實在無以回報。因母親關係,我對田中裕子深為喜愛,凡她演的片子,都不想錯過,例如在金馬影展放映的電影《那一夜》。

在《我啊,走自己的路》這部小說改拍的電影中,不管飾演年老的桃子田中裕子或年輕的桃子蒼井優,都以相當細膩的表演展現了女主角的人生經歷。尤其今年67歲的田中裕子的演技,內心戲與肢體語言的展現,更是爐火純青,令人心有戚戚焉,她 滿頭銀髮充滿了智慧魅力。作者若竹千佐子在55歳經歷喪夫之痛,以家庭主婦之姿開始執筆寫作,在63歳正式以作家身分出道,第一部作品就獲得芥川賞與文藝獎,實在難能可貴。田中裕子以精湛演技詮釋片中70多歲桃子奶奶獨居老人的心聲,以寂寞炒熱孤老生活氛圍,許多內在聲音獨白,穿插了流逝歲月的點點滴滴,在今昔現實與幻想之中,描繪過往追憶與現況的無奈,說出了許多銀髮族的故事,為現今許多孤寂老人的寫照,令人動容,也有著淡淡的哀愁與感傷。

生老病死人生必經之路,生命流逝走向暮年,銀髮族群高齡社會人口比例日增,《我啊,走自己的路》電影不只是桃子老年生活之日常,也說出了現今孤老人生的心聲。現實社會有許多孤寡老人,他們都曾走過青春歲月,年輕時為生活奔波,為家庭兒女付出一切,老伴走了,留下無依無靠獨自一人的景況,能有幾人像桃子奶奶自立自強,自求多福呢? 這部電影反映了高齡化社會的問題,也提供作為人子女的省思,有關年老體衰長者的照護,是否都能如片中桃子般地自得其樂,孩子不在身邊,而能自我生活將孤獨炒熱呢 ? 我想,桃子是堅強勇敢的女性,內心溫暖且堅毅,將來暮年老邁之時的我,能否也能如老奶奶優雅地走自己的路。面對人生的孤獨,似乎也只有如此這般吧 !?就當作一首狂放的暮年狂想曲,或將當作瀟灑走一回!

《我啊,走自己的路》由天馬行空電影公司發行,將於2月5日在台登場。該公司提供了有關電影資料如下:

關於導演

沖田修一(Shuichi Okita)

1977年8月4日出生,是活躍在獨立電影、電視劇等多重領域的新銳導演。2001 年畢業於日本大學藝術系電影科;2002年以短片《鍋與朋友》獲得第七屆水戶短片節最佳短片。2006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這個了不起的世界》,初試啼聲便獲各界好評。2011年執導喜劇電影《啄木鳥與雨》,獲得第24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審委員會特別獎。2013年以《橫道世之介》獲得第23屆日本電影專業大獎最佳導演獎,本片也成為他的重要代表作。近期大銀幕作品還有《仙人畫家:熊谷守一》、《龐克頭返鄉記》等片。擅長細膩描繪人物內心世界的沖田修一,此次新作《我啊,走自己的路》與田中裕子、蒼井優,兩位實力派女星合作,刻畫出主角桃子奶奶從年輕到老年的多重樣貌,讓原著作者若竹千佐子也感到驚艷不已。

「和田中裕子工作的每一天都有挑戰性,除了緊張之外,回想起拍攝桃子奶奶生活中細微的點點滴滴,實在是一段很美好的時光。另外,蒼井優也很認真詮釋年輕時的桃子奶奶,身為導演,能夠拍下老少兩代的桃子奶奶,非常感動!」~沖田修一 導演 

 

關於演員

田中裕子(Yuko Tanaka)

1955年4月29日出生於日本大阪府池田市,1979年出演個人首部晨間劇《阿瑪姊姊》,正式進入演藝圈。1982年憑藉劇情片《亂世浮生》和歷史傳記片《北齋漫畫》獲得第5屆日本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獎、最佳新人獎。1983年,憑藉劇情片《天城峽疑案》獲得國內外多項演技獎項肯定,並於同年主演晨間劇《阿信》,其所飾演的青年阿信成為亞洲家喻戶曉的經典角色,亦為日本最重要的女演員之一。之後戲劇工作也跨足海外,2010年,在汪俊執導清代宮廷劇《蒼穹之昴》中飾演慈禧太后,再於東亞影劇圈掀起話題。去年田中裕子更與佐藤健、松岡茉優、鈴木亮平等實力派年輕演員合作,在日本金獎導演白石和彌的作品《那一夜》再次展現驚人演技,從母親與孩子間的矛盾關係,帶出罪與罰的永恆難題。此次在《我啊,走自己的路》中,田中裕子再挑大樑,演出老年桃子奶奶,一個人在孤單和突如其來的小確幸中走出人生新道路。

「我的生命也在漸漸凋零,這把年紀還能遇上這麼棒的作品,認識沖田導演,實在很高興呢!」~田中裕子

 

蒼井優(Yu Aoi)

1985年8月17日生於福岡,2001年首次出演電影便是名導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從小學習芭蕾舞的經歷,也讓她在2004年的《花與愛麗絲》中舞出知名度,成為諸多文青心目中女神般的存在。2006年演出《扶桑花女孩》橫掃日本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等多項個人獎座,堪稱其代表作。近年更跳脫森林系女孩包袱,演出多部突破形象的作品,包含《愛情,突如其來》、《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斬》、《漫長的告別》、《男人真命苦真人版電影》、《愛情人形》等片。除了演員外,蒼井優也為多部知名動畫作品獻聲,包含:《惡童當街》、《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企鵝公路》、《海獸之子》等。此次蒼井優除了演出年輕時期的桃子奶奶,也為老年時期的桃子奶奶心聲獨白配音,成為貫穿整部片的重要存在。

「接到演出邀約的時候,我就迫不及待想快點看到成品了。和田中裕子前輩合作一直是我的夢想,現在幸福到想跟全世界炫耀!」~蒼井優

 

關於原作

若竹千佐子(Chisako Wakatake)

63歲時才以作家身分出道,是目前最年長的文學新人。1954年出生於岩手縣遠野市。從小就想當小說家,自岩手大學教育學部畢業後,一邊擔任代課老師,一邊準備正式教師考試,屢戰屢敗。就在覺得眼前一片黑暗、不知未來何去何從時,她遇見了後來的丈夫,並結婚成家。30歲時來到東京,與丈夫育有一子一女,住在市區近郊的住宅區,平常最愛閱讀。不料55歲那年,丈夫突然因腦梗塞過世。悲傷的她鎮日閉門不出,在兒子的鼓勵下,參加了寫作相關課程,一邊操持家務,一邊創作。終於在八年後,也就是2017年以本書獲得第54屆文藝獎,同時也以作家身分出道;2018年1月,再獲第158屆芥川賞。《我啊,走自己的路》原作由圓神出版社發行。

「《我啊,走自己的路》要拍成電影,簡直像作夢一樣。而且居然還邀請到田中裕子擔任主角!我們年齡相仿,她是我很喜歡的女明星。如今,桃子奶奶透過許多人的幫助,已經展翅高飛,飛到我無法觸及之處了,這對作者而言是無上的光榮。」~原作 若竹千佐子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2(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五人共飾一角!蒼井優認真演出 讓宮藤官九郎反省自己太胡鬧 芥川賞、文…

「阿信」返老還童!脫衣舞、K歌通通來 零偶包驚呆全劇組 【我啊,走自…

【我啊,走自己的路】蒼井優被求婚,他竟搶先點頭say yes! 兩代…

有雷影評心得│《鬥魚》- 如果會怕,就閉上眼睛……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