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an.05 2021
by 黎仰欽

有雷影評心得│《偷畫男孩》善盡職責,就真的快樂嗎?

A- A A+

由克利斯蒂安施沃喬夫執導的電影《偷畫男孩》,劇情描述在易北河一座孤島上,少年西吉被關在感化院囚室裡罰寫作文,題目是「善盡職責的快樂」,他卻遲遲難以下筆,並勾起讓他一夜長大的回憶,那是他與警察父親「克盡職責」的一段往事…。

二戰期間,父親顏斯(烏里諾森Ulrich Noethen飾)奉納粹之命執行「禁畫令」,除監控知名畫家麥克斯(托拜亞斯莫瑞提Tobias Moretti 飾),更得舉報、銷毀他的所有畫作。儘管麥克斯曾是顏斯的莫逆,但顏斯卻依然堅持「克盡職責」,使夾在中間的西吉(李維艾森布萊特Levi Eisenblatter飾)陷入了掙扎。而麥克斯一句「有時你必須做一些對抗職責的事」,竟讓西吉決定違背禁令…。

麥克斯的畫作全數遭到沒收,西吉則偷藏了一幅在倉庫裡。有天,警察意外在麥克斯住處查獲一幅全新畫作,瞬間掀起了軒然大波。當父親顏斯得意洋洋去跟納粹邀功時,西吉卻沒勇氣承認,該幅畫作其實出自他手…。父親顏斯會遭遇什麼下場?西吉又會連帶受到處罰嗎?畫家麥克斯和他被偷藏的畫作,未來又將如何?…

關於二戰納粹的電影,我們已看了很多,要如何拍出新意,誠然不容易。《偷畫男孩》關於藝術和戰爭的辯證,不免讓人想到類似題材的《無主之作》,然而相較於後者尚有愛情故事點綴以增加其戲劇性,故事調性無論敘事節奏、光影呈現均偏向沉鬱的《偷畫男孩》相較不討好。然而沉鬱不代表他沉悶,導演透過西吉的父親-顏斯,恪遵黨國命令導致兩個家庭崩解的過程,讓我們去反思戰爭的意義,服從的必要性,當你信以為是的教條,侵吞了你的友情和親情,這樣盡忠職守的結果,你真的快樂嗎?

透過本片的情節設置和台詞,我們得知「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這樣的理想,從來只是空談,於今不存在,當時更不可能存在。顏斯謹遵「墮落藝術回收法」的命令,對好友不留情,對可能是幫助犯的兒子,亦猶如仇寇,他甚至對西吉說了:「我對你大哥都敢恩斷義絕了,對你又有何不敢(可)?」

這樣極端嚴峻,六親不認的形象,若說顏斯為反派也非常貼切。但是在將他標籤的同時,我更想了解的是,何以致之?

在黨國教育的洗腦下,認為藝術是病態的表徵,顏斯不會是唯一的一個,但即便戰爭結束,已不存在禁令了,他仍認為即使環境變遷,禁令依然存在,該執行的就得執行。這樣對舊時教條的信奉不渝,就讓人費解,更費解的是他如是執著的結果,委實讓他生命中重要的事物都在緩緩消逝,他是渾然未覺,還是即便如此亦在所不惜?

片中我們看不到他的悔悟、反省或掙扎,他生命中只有「愛黨愛國」一事重要甚過一切,這樣一面倒地性格描繪難免讓人覺得失之偏頗,未盡人情,然而或許改編自小說《德語課》的電影,就是要透過這樣極端的人物設置,去凸顯戰爭的荒謬和人性的乖違,而人性本來就是繁複多變,無定則可循的。顏斯沒有得到報應,「顏斯們」無所不在也可能繼續滋長,但西吉、姐姐和麥克斯夫婦對美的追求也不會停止,世事越禁絕反倒促起人們繼續探索和追求真理的渴望,真正病態的究竟是「落日餘暉」的畫作,還是為了對黨國忠誠罔顧親情友情的軍官,答案不言可喻。

《偷畫男孩》敘事節奏沉緩,卻饒富力道,透過一個個美的像畫一樣的鏡頭,一幅幅反映劇中人心境或推進劇情的畫作,去勾勒一個令人悲傷,卻又隱然感受到人性美善的故事。片中無論西吉與姐姐都與父親不親,反而和麥克斯宛如家人般相處,徹底翻轉家人的定義,血緣誠然是構成家人的元素,但愛、關懷和信任,或許才是家人之所以為家人,最重要也無可爭論的一環。《偷畫男孩》無論對戰爭的反思,對政治之於藝術和人性的戕害,都有深刻細膩的描繪,是部不落俗套的佳作。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德童星演出強大《偷畫男孩》奪荷最佳影片

編劇母親發功助威《偷畫男孩》德國導演連連奪獎

有雷影評心得│《鬥魚》- 如果會怕,就閉上眼睛……

《在咖啡冷掉之前》看小說的時候哭了四回,想不到電影卻讓我哭了整整後半段…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