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un.09 2020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普立玆記者》(MR. Jones)為正義而發聲的道德勇氣

A- A A+
今日的新聞即是明日的歷史,新聞記者手執千秋之筆,肩負社會責任是最起碼的認知,在新聞專業修養下,個人的新聞道德與良知,更是影響到公正客觀報導的走向,正確判斷新聞價值外,敏感的新聞鼻外,更要有道德的勇氣揭發事實真相,為民喉舌,為正義而發聲。
 
大眾傳播年代人民有知的權利,任何傳播媒體都是社會公器,報導事實真相,傳遞正確訊息是新聞從業人員最基本的職業道德,然而因記者本身的判斷及認知失衡,往往失之偏頗,違反了報導公正客觀的記者信條。有些人是不自知地報導假消息,當記者被人利用時,常傳播與事實大有出入的新聞,這是職業素質欠缺所致。有的是昧著良心製造假新聞,為政客或財團傳聲筒,為之包裝或粉飾太平,罔顧大眾知的權利,媒體工作者為某種利益淪喪新聞道德者,大有人在。
 
新聞可被利用與操控,甚至作假,許多假新聞充斥。在此之下同樣事件各媒體報導就會有所出入,呈現「多元」現象,各自堅稱自己報導的オ是真實,而指責與自己相左的報導是錯誤,昧著良心將自己宣稱的真實,取代事實真相。但不管如何造假歪曲偏頗,事實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在《普立玆記者》(MR. Jones)一片中即十分赤裸寫實同為記者,一個利益輸送操守問題,掩飾事實,粉飾太平,一個無畏強權,秉持新聞良知與道德勇氣揭露事實真相。諷刺的是歪曲事實的記者卻得到新聞報導者的至上榮耀「普立玆獎」,而奮不顧身冒險報導事實真相的卻是遭受暗殺命運,兩者人生際遇相去太遠,真讓人打抱不平。
 
「在一個欺騙的時代,說真話是一種革命行為。」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如是說。勇往直前追求雪地裡真相的新聞記者,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新聞專業精神,仍舊為世人看見。由波蘭名導演阿格涅斯卡霍蘭(Agnieszka Holland)執導的《普立玆記者》一片,深具意義,聚焦於鍥而不捨,勇於挖掘真相的英國記者加雷斯•仲斯Gareth Jones(詹姆士諾頓飾)真人事蹟,可說是向這位雖千萬人吾往矣,深具道德勇氣的新聞記者致敬。
 
新聞自由在言論自由下百花齊放,若媒體各以自己的立場來報導事實,而呈現言論的多元化,又如何把握客觀公正的原則呢?當記者不受任何控制,又無預設立場且不自我設限的客觀報導時,オ可以接近事實真相。因為真相是一個客觀存在體,永遠只有一個。由導演阿格涅斯卡霍蘭執導的《普立玆記者》一片中,可以看見真相是唯一的真實,而絕非可自由報導的多元。從過去許多中外新聞史中可得知,新聞記者衝鋒陷陣在第一線報導新聞,曾有不少為此犧牲性命的,尤其是戰地記者。也有因拔糞運作而改變了一個國家元首的命運,例如著名的水門事件。新聞與歷史關係密切。新聞記者的責任重大,而其道德良知及専業素養,常影響著新聞報導走向,但無論如何,真相永遠只是一個。
圖片出處:《普立玆記者》

《普立玆記者》電影中的主人翁蓋瑞斯•仲斯(Gareth Jones)1905年生於英國威爾斯,父親是地方學校校長,母親是鋼鐵業鉅子休斯(John Hughes)家族的家庭教師。 1929年,仲斯從劍橋大學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畢業,成為英國一戰名臣、前首相勞合喬治(David Lloyd George)的外交顧問,他是第一位陪同希特勒飛行、進行專訪的外國記者。由記者轉戰編劇亞歷山德拉哈盧帕(Andrea Chalupa)所寫的劇本

拍成的電影《普立茲記者》,以1930年代初期揭露蘇聯大饑荒事實驚人真相的記者加雷斯•仲斯的報導事蹟為故事主軸,描繪具有新聞道德勇氣的仲斯如何排除萬難,深入蘇聯加盟共和國烏克蘭境內,目睹當地恐怖的大饑荒(Holodomor)而將直擊的事實真相報導出來。
 
然而仲斯冒險患難深入實境,將烏克蘭大饑荒的怵目驚心新聞報導,卻被時任《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莫斯科分部主任杜蘭提Walter Duranty(彼得賽斯嘉飾)全盤否認。枉顧事實真相,黑白是非不分在莫斯科新聞界可說呼風喚雨的杜蘭提,曾因一系列有關蘇聯報導而得到普立玆獎。當「路有凍死骨」饑荒一片的真相被仲斯報導出來,杜蘭提卻扭曲事實粉飾太平,為蘇聯共產黨與史達林(Josef Stalin)擦脂抹粉,以鞏固自己先前報導的論點,完全漠視事實真相的存在。而在他豪宅飲酒作樂的西方駐派莫斯科的記者竟也一丘之貉,紛紛指出仲斯的報導並非事實。可見說出事實真相的記者被同業群起攻擊的壓力,及他的孤寂心境。
 
以客觀公正立場報導是新聞自由核心價值,當記者偏頗事實而扭曲報導事實,為某些政權的傳聲筒,背離了新聞報導真實的基本原則,大大損傷了新聞自由的理念。《普立茲記者》一片中深刻描繪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新聞道德勇氣,善盡一個記者報導事實真相的職業道德。在其中看到一個新聞從業人員為尋真相鍥而不捨的精神,肩負社會責任與深具道德良知,揭露不公不義之事護衛受飢荒民眾,充份發揮了新聞界的第四權,彰顯了正義感的記者魂。
 
不可抹滅的是今日的新聞將為明日的歷史,凡走過必留痕跡,為報導事實真相維護正義挺身的仲斯,他的努力及報導為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ege Orwell)看見,啟發了撰寫《動物農莊》一書靈感,書中大大諷刺權力爭奪與階級角力的不可救藥人性。在《普立茲記者》(Mr. Jones)電影中,以《動物農莊》作為貫穿電影敘事的引言,影射假新聞和史達林史實飢荒真相的歷史真相問題。該書的主角也被歐威爾取名為Jones,可見他對仲斯報導事實真相的道德勇氣有所共鳴,惺惺相惜。
 
多年前我即看過喬治歐威爾(Georege Orwell)的《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年》兩本著作,書中對極權獨裁政治的嘲諷淋灕盡致,我不知道《動物農莊》的寫作靈感是出自深富道德勇氣的GarethJones潛入烏克蘭實境,揭發極權下的人民大饑荒真相的報導,直到看了《普立玆記者》電影試片オ明白。一個新聞記者勇於揭發事實真相的道德勇氣,竟然影響到一代作家的寫作動機與議題。因碰觸到當時政治敏感問題,而拖延了出版時日的《動物農莊》以寓言故事形式,深入刻畫階級角力,對極權政治予以強烈諷刺。
 
1949年喬治歐威爾出版的《一九ハ四年》諷刺獨裁者希特勒和史達林等人企圖控制思想,同時道出傳播科技多頻道監控器、監聽系統,無所不在,對未來傳媒感到絕望。「假使自由有任何意義的話,那就是向大眾訴說他們不想聽的話的權力。」歐威爾的這句名言,曾被某些新聞人士誒解。新聞自由不能濫用,散播假消息同時危害了新聞自由。《普立玆記者》中紐約時報駐莫斯科主任杜蘭提無視現實真相傳遞粉飾太平的假新聞,即嚴重戕害了新聞自由的本質及新聞自律的信條。
圖片出處:《普立玆記者》

唸了四年新聞系從事20多年新聞媒體エ作而後退休的我,看了《普立玆記者》一片對仲斯在皚皚雪地裡,前仆後繼為揭露「烏克蘭大饑荒」黑暗悲慘秘密所作的努力,感動異常。他真是具有道德勇氣報導事實真相的新聞エ作者,靈魂深處是一個為正義發聲的記者魂。相較於杜蘭提的奢華記者生活,為獨裁者擦脂抹粉而無往不利,享受優渥待遇,昧著新聞良知粉飾太平,仲斯飢寒交迫在冰天雪地裡採訪餓殍遍野的事實真相,兩人境遇真是天壤之別。一個是劣質,一個是優質的新聞エ作者。

《普立玆記者》一片描繪1930年歐陸情勢詭譎,曾經採訪過希特勒的英國記者加雷斯•仲斯,決心再挑戰訪問史達林,隻身前往莫斯科,意圖揭開蘇聯經濟快速成長背後的真相。1933年3月初,蘇聯政府的鷹犬無所不在,仲斯以自由記者(freelancer)身分取得了採訪簽證前往莫斯科,抵達不久他發現氣氛詭譎,受到共產黨當局的供養與監控,當地的西方國家外籍記者有違新聞記者公正客觀立場。那些人甘心自我設限,吃香喝辣樂於為極權的傳聲筒。仲斯不想同流合污,而是做了一個記者該做的事,甩開政府監控者,前往饑荒最嚴重的烏克蘭東部,翻山越嶺,在城市村落中,親眼目睹饑荒的恐怖景象。他聽到從村莊到集體農場的哀嚎「我們沒有麵包,要餓死了。」饑荒者的絕望聲遍野四起,暴力與餓殍同類相食(cannibalism)的殘酷景象出現在冰天雪地裡。
 
那些景象有如人間煉獄深深衝擊著仲斯的心靈,1933年3月29日,九死一生回到柏林的仲斯,召開記者會,揭露俄羅斯及其加盟共和國的饑荒浩劫,當時引發不少媒體報導,他自己的手筆〈饑荒統治俄羅斯──五年計畫摧毀了麵包供應〉(FAMINE RULES RUSSIA - The 5-year Plan Has Killed the Bread Supply.)則在兩天後刊登於《倫敦晚郵報》(The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新聞報導建立在客觀公正的基石上,沒有任何預設立場,オ可能有真實的新聞。當仲斯揭露的報導真相一出,許多派駐莫斯科的記者們顯然被打臉,十分要不得的是他們的不但不反躬自省、追加報導,對於仲斯的獨家報導嗤之以鼻,甚至顛倒是非,而為蘇聯當局粉飾太平,文過飾非以求自保。其中大カ撻伐仲斯的以《紐約時報》莫斯科分部主任杜蘭提最為嚴厲,他才在1932年年才以蘇聯系列報導拿下「普利茲獎」(Pulitzer Prize)。為掩飾自己沒有善盡記者報導事實之責,他昧著良心,提出反擊,在紐約時教報紙大剌剌刊登專文〈俄羅斯人挨餓,但是沒有饑荒〉(RUSSIANS HUNGRY, BUT NOT STARVING)一文,不但歪曲了事實,以此批駁仲斯之餘,還對仲斯冷嘲熱諷了一番。
圖片出處:《普立玆記者》

事實上有證據顯示,想隻手遮天的杜蘭提早已知道史達林偏激的產業政策,引發了浩劫,但他硬是壓下真相,扭曲事實真相傳播假新聞,對仲斯揭露報導的真相視若無睹外,更是反唇相譏,極盡醜化之能事。《普立玆記者》一片導演阿格涅絲卡霍蘭即以「這是一則關於假新聞、腐敗媒體、懦弱政客、冷漠國家的故事。而最終,這也關於個人勇氣的故事。」作為拍攝此片之重點所在,他忠實呈現新聞歷史事件,還給仲斯一個公道。

 
杜蘭提自甘墮落為史達林的化妝師與傳聲筒,令新聞界所不恥,多年來一直有新聞界人士要求收回他的普立茲獎,然而尚未如願。1990年6月24日,《紐約時報》透過社論譴責杜蘭提踐踏新聞專業客觀公正原則,做出令該報蒙羞的新聞報導。這是以言論自由與新聞報導公正客觀為傲的《紐約時報》有史以來,最感丟臉的一次。仲斯沒有拿到普立茲獎,但他オ是應得獎的「普立玆記者」,可是他已來不及看到自己揚名立萬,未得到平反就遭到暗殺。仲斯在大饑荒報導過後,他將焦點轉向遠東地區,1934年晚期從英國出發,展開一場「環遊世界發現事實之旅」(Round-the-World Fact-Finding Tour),到日本住了半年,轉往北京,然後與一位德國記者前往日本佔領的滿洲國採訪,途中遭日軍逮捕,遣返張家口。半路上德國記者獲釋,而仲斯在1935年8月12日,他30歲生日前一天遭到槍決。依可靠消息指出,這是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NKVD,KGB的前身)借刀殺人,以懲罰仲斯做了每一位專業新聞工作者都應該做的事,那就是報導事實真相。可見獨裁政治體制下的恐怖行為,一言堂下沒有任何新聞自由。具有新聞道德勇氣傑出的新聞從業人員仲斯死於非命。看到如此下場,真是令人無限噓唏。
 
事實上古今中外媒體也存在如此不公平現象。在我記者生涯中,也遇過有些同業違背新聞記者公正客觀立場,為某些財團或利益團體及政客們說項,立場失之偏頗,有的是背後報老闆因自己的財團利益支持政黨關係,有的是記者昧著良知,散佈假消息從中獲得既得利益,擦脂抹粉情事不斷上演。每個大眾傳播エ作者不一定會遵守新聞記者信條,有時為了搶獨家新聞,常常不仔細求證而作揣測報導,當不實新聞出現時已傷及了無辜的當事人,事後補救也亡羊補牢了,所以新聞自由若不在新聞道德與新聞自律的把關下,將是殺人於無形的武器。
 
新聞傳媒是大眾公器,不容許失德的記者濫用新聞報導的自由,從《普立玆記者》電影的歷史事
實可以看見仲斯與杜蘭提,同為新聞記者,兩人對新聞報導認知南轅北轍如此差異,在於記者社會責任中最重要的對新聞真實客觀報導外,更要有新聞道德勇氣排除一切表象,直接報導所有事實真相,為正義發聲。因為事實真相是客觀體,絕非多元,永遠只有一個。
 
《普立玆記者》一片非常傳神地詮釋新聞界的醜陋面,及一位優質記者報導事實真相的道德勇氣,身為曾為新聞記者的我感慨良多。40年前左右的北市高中聯考新聞報導中,一位報社記者對於一張流出在外的試券,馬上獨斷判定是入闈的老師洩題,污蔑了所有入闈的教師們,負責該次聯招高中校長面對指責,寢食難安,因她相信入闈者的人格是公正清廉的。當時不管是校長還是老師備受輿論壓力。而另家報社記者秉持正義為他們喊冤,而作了未在事實真相水落石出前,不該先定罪於人的報導,兩家報紙呈現不同的新聞立場。直到調查局深入調查後,オ發現事實的真相是老師們並沒有洩題違法情事,而是負責印製試卷的印刷廠エ人拿出去給應考親戚,實際上是エ人「竊題」,而非入闈老師「洩題」。這兩者差異之大,一般人皆知。那位傑出的女校長相信老師的操守而力挺辛苦的工作人員,但因報導已造成了傷害,在對媒體失望下她選擇離開高中校長之職,臺北教育界損失了一位好校長。然而那位報導失真,亂扣教師帽子的記者,竟然還出書大言不慚自誇她所謂的獨家,事實上她的報導缺乏公正客觀立場,在未求證查明事實真相就攻擊老師的作弊行為「洩題」,其實根本與老師無關,而是印刷廠エ人的「竊題」。從這個我親自經歷的真實採訪經驗中,發現記者憑藉不公正客觀的報導可以借刀殺人,而後又不知反省自己的報導錯誤,不給予受傷害的人一個誠懇的道歉,這種記者可說是新聞界不良示範。
 
由這真實事件可說明新聞記者若有預設立場,無法報導事實真相,尤其捕風捉影,自以為是,獨斷批判,更傷人於無形。這位記者未在調查局調查之前就報導是入闈老師失德,妄加審判,沒有客觀公正取得平衡報導,有失記者新聞職業道德。
 
我想《普立玆記者》為何拍得知此傳神,將仲斯秉持正義道德勇氣詮釋得十分深刻,在於該片的編劇亞歷山德拉哈盧帕的劇本功力。具有烏克蘭背景的年輕美國記者的她,祖父是大饑荒的倖存者,曾在美國國會面前擔任主要證人。因為從事政治新聞工作,她所以特別注意假新聞事件。她自爆祖父曾親眼目睹烏克蘭用車運送整車屍體的駭人景象,也將這段祖父的真實記憶,加入電影中橋段,真實重現當時橫屍遍野令人心寒的震撼景象,所以影片中的描繪具有實境說服力。
 
為何以歐威爾貫穿前後,在於這位深具影響力的作家,由仲斯的大饑荒報導獲得《動物農莊》寫作靈感。烏克蘭難民後裔、歷史學出身專研烏克蘭歷史的編劇亞歷山德拉哈盧帕,以此作為片中的穿針引線。她寫過一本名為《Orwell and the Refugees: The Untold Story of Animal Farm》與喬治歐威爾如何出版《動物農莊》介紹的歷史書,在她的專書研究中談到,喬治歐威爾出版《動物農莊》也是困難重重的,立場偏左的他早在 1930s就對蘇聯問題非常好奇,而在參與西班牙內戰後對蘇聯又有了新認識,然後又花了幾年寫稿卻找不到出版商,因為二戰當時蘇聯是英美聯合抗德的同盟國,任何揭露蘇聯瘡疤傷害蘇聯形象的出版品都不受歡迎,於是他只能把蘇聯故事寫成了富有寓言的《動物農莊》,在大戰已結束的 1945 年仍僅能極小量出版,其中一本書籍落到了德奧烏克蘭難民營,有難民看了大受震撼,但仍被列為禁書。
圖片出處:《普立玆記者》

以向加雷斯·瓊斯致敬,同時也是向歷史事件「烏克蘭大饑荒」致敬的心情拍攝《普立玆記者》一片,導演阿格涅斯卡霍蘭表示他一直關注於「善良」主題,而仲斯勇敢報導事實真相,正是擁有天生的正義基因。他同時認為大饑荒是違反人類制度的罪,希望不再有此事發生。

 
在導演Agnieszka Holland鏡頭刻畫下仲斯是一個孤獨靈魂,富有正義感的獨立報業記者,勇於報導事實真相,不隨波逐流,忠於新聞從業人員的職業道德。與已具有盛名的杜蘭提得奬名記者相較之下,仲斯堅定自己揭露真相維護正義的報導立場,更彰顯其雖千萬人吾往矣的不屈不撓的道德勇氣。他冒險患難親入烏克蘭民間親身經歷了饑荒實境,揭露了被掩埋的事實真相,當他說出真實的報導,卻遭杜蘭提加以全盤否認,並惡意批評與打擊。此種是非顛倒正義何在的片段,叫人打抱不平。另有一幕仲斯回到家鄉威爾斯,被頑童取笑,他在寒風中痛哭的鏡頭,令人覺得愀心。他維護正義的孤獨靈魂,只有無語問蒼天。對新聞記者也身的我,真是心有戚戚焉。
 
「新聞記者,責任重,立德立言,更立功,我有筆槍與紙彈,誓為民主最前鋒。。。。。」這是政大新聞系系歌,從中要求新聞教育對新聞從業人員的期許,深感社會責任與新聞道德的重要。看完《普立玆記者》對現今傳播媒體仍存在假新聞現象,感觸良多,新聞記者秉持春秋正義之重責,今日新聞為明日歷史,為民喉言,社會責任是最基本的認知,然而在多重人性差異下,並非所有記者能夠實踐公正客觀報導的新聞專業理念。作為一個新聞記者,仲斯公正客觀報導事實精神,及其為正義發聲的新聞道德勇氣,令人敬佩。他並不寂寞。
 
《普立玆記者》( Mr. Jones)獲得 柏林影展正式競賽,參加倫敦影展 及釜山影展,並榮獲美國棕櫚泉國際影展 年度最佳觀眾票選獎 得主。在波蘭影展  中得到最佳生產設計、最佳影片、金獅獎最佳電影。同時獲得「波蘭最高榮譽」波蘭金像獎老鷹獎  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服裝設計獎、最佳剪輯、最佳電影、最佳產品設計、最佳攝影最佳化妝 等多項提名。此片在台由聯影電影公司發行,將於12日在台全面登場。
 
 

推薦指數:8.4(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致真相!《普立茲記者》編劇自爆祖父 親眼目睹「烏克蘭饑荒」橫屍遍野驚悚…

有雷影評心得│《鬥魚》- 如果會怕,就閉上眼睛……

《在咖啡冷掉之前》看小說的時候哭了四回,想不到電影卻讓我哭了整整後半段…

有雷影評心得│《親密陌生人》-每個人都有三種人生,當秘密的人生被揭開時…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