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Dec.03 2019
by 林朵兒

無雷影評心得│探尋生命的《夕霧花園》(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 借景時間,大塊假我以文章

A- A A+

在宇宙歷史洪流之中,人類何其渺小,還原自然,將無限放置於有限,在無垠時間與廣衾空間,歷經時空推移,終將遠眺希望,獲得撫慰。

由臺灣導演林書宇執導改編自馬來西亞作家陳團英的同名小說的《夕霧花園》(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描繪在1950年代馬來西亞女子張雲林(由李心潔、張艾嘉飾)與妹妹張雲紅(林宣妤飾)在日軍戰俘營的慘痛經歷,目睹妹妹被推入土坑活埋而後爆炸慘狀,悲慟不已。數年之後,她向日本園藝師中村有朋(阿部寬飾)學習庭院設計,以償妹妹建造一座美麗花園的宿願,兩人因此展開了一段禁忌的愛情。因為妹妹是日本人屠殺,而她竟然愛上了不該愛上的人。影片中也多次提及「金百合」計劃,此透露了日人在侵略中國及東南亞各國時無盡掠奪財物的歷史史實。

《夕霧花園》由氣勢磅礡的馬來西亞金馬倫高原壯麗梯田林野揭開序幕,導演林書宇將大自然的偉岸揭開時代動亂的一段歷史傷痕,在那片土地上曾是生離死別的斑斑血淚痕跡,所有的傷痛似乎在自然宇宙空間,歷經時間走過,オ能得到些許寬慰。

在這段傷痛歷史為背景的愛情故事中,我十分喜歡導演對大自然的大量運鏡,增加了《夕霧花園》的寬廣氣質。人在大自然中,猶如滄海一粟,渺小卑微。

圖片出處:《夕霧花園》

物換星移,人事全非,在歷史時空中,永遠只是過客。片中開場白的大自然風光,綠野平疇,延綿的茶園梯田,映入眼簾一片綠意盎然,及片中、片尾不時以大自然入鏡,飄緲的山中雲霧,青巒疊翠,煙雨朦朧,與時葳蕤,在導演對自然的氛圍捕捉下,呈現了大地山野最真實的面貌,不管是色彩與氣氛,均有大塊假我以文章之姿。

《夕霧花園》以回憶倒敘,在現在與過去穿插,描繪女主角張雲林對逝去親愛妹妹的傷痛,那也是許多馬來西亞華人受盡日軍凌虐折磨的辛酸血淚史。戰亂過後帶著傷痕累累的雲林,走向金馬倫高原,有著彷如隔世的虛無,心靈糾結,她向神秘的日籍中村有朋拜師實藝。為的是妹妹生前熱愛日式庭園,尤其對著名的天龍寺情有獨鍾,希望有天能建造一座花園。她向他表示祖母留下6畝地,希望他能實現雲紅的願望。他對她的委託沒有興趣,但可收她為徒,靜觀學習正在進行中的夕霧花園。「我的花園進度很慢,妳留下來,就可以知道如何建造妳妹妹的花園。」這是他倆的初遇。於是她開始參與建造花園行列。

透過其他エ作夥伴得知這位日本園藝師相當龜毛,經常完成了又改,虛擲了好多年,光是石頭的擺設就忙得精疲力竭。他要求她研讀「作庭記」與「立石的藝術」,並強調「擺設石頭一定要很有感覺」,此外更要自然。在十分挑剔嚴格的態度下,中村有朋對園藝建造進度緩慢,經常一改再改,不斷對エ作人員要求重新換置石頭位置,雲林不滿,「看著我們為你苦幹,你很得意?」他依舊如故,一臉漠然。他要求她拋開成見,仔細看,造園不只一群瘋子在埋石頭,而於有形的框帶裡「借景」永存的外在自然。「我們唯一能掌控的是如何去用心看世界」所有的孤寂與美麗,似乎唯乎一心。

圖片出處:《夕霧花園》

花園是有生命的,有時快,有時慢,永遠在時間的流動中,與時推移。在片中藉由日本園藝師提出了中國園林藝術中的「借景」手法,即將無限用於有限之中的造園妙法。借景分近借、遠借、鄰借、互借、仰借、俯借、應時借等7類。由觀者眼界透視線,去除障礙物,有意識地將園外的景物借到園內視景中。如此提升視景點的高度,突破花園的界限。他也如此造園,向金馬崙高原寬廣山林大地借景,納入建造的花園之中,使有限樊籬獲得更寬廣的風景。

雲林與妹妹雲紅同在日本戰俘營,她目睹妹妹歷經日軍踐踏生命,生前遭受輪暴命運,在日本投降前夕被推入土坑之中,她當時被關在木柵籠內倖免於難。她親睹妹妹慘遭活埋,兩姊妹生離死別悲傷逾恆的那一幕,至今令我難忘。李心潔的愀心哀痛的眼神,看了叫人鼻酸。雲林眼睜睜著著妹妹將被活埋,愛莫能助,雲紅以眼示意姊姊趕快逃離。李心潔與林宣妤在這場手足情深的生離死別演出精彩。

目睹雲紅離世,雲林深覺內疚無法挽救瀕臨死亡的妹妹,她傷心欲絕,一心想為雲紅圓建造花園美夢。雲林曾問妹妹遭日軍糟蹋如何還喜歡日本庭園。「我喜歡的是花園,不是造園的人,那份愛是我的,我不會讓人奪走。」對雲紅而言,那是個能安撫靈魂的地方。戰後雲林再度來到金馬崙高原,這個令她難忘哀痛的傷心地,面對群山翠巒,蓊鬱山林,勾起了她無限感傷,年輕時拜師學藝或老年返回當年愛情發生的花園所在,從中可以得到創傷療癒,及自我救贖。

花園在片中具有強烈的象徵意義,男女主角中村有朋與張雲林,因花園而結緣,面對有國仇家恨的日本人,雲林本不該產生情愫陷入愛河。然而卻因妹妹雲紅熱愛日式庭園,為建造一座紀念妹妹的花園,藉此撫慰傷痛。在妹妹追尋日式庭園之美同時,也表白了花園本身沒有罪過,她愛的是那種寧靜致遠的美,與建造花園人無關。理解此點為妹妹圓夢的雲林,在庭園習藝中,默默感受到園林的超塵脫俗,用心看待,一石一世界,花木有情,縱使無情荒地,也有情天。從借景的庭園藝術中,向無限轉入有限,不也正如人世間眾生在無涯的荒野裡,歷經時間學習遺忘傷痛。

圖片出處:《夕霧花園》

在歷史洪流中,每個人皆是過客,如蜉蝣般渺小,將無限放諸於有限之中。我喜歡林書宇導演大量運用大自然的浩然氣勢,來詮釋承載著那段動蕩時代的悲歌與愛情故事。所有的哀愁在宇宙大地裡歲月悠悠的洗滌,逐漸遺忘,而美好的親情與愛情,卻是不能割捨的記憶。

此外,針對日本在亞洲以「金百合」計劃,進行大肆掠奪許多城鎮的財物,除了中國是其主要的獵物外,其他東南亞各國華人都遭到了同樣的殘酷命運,在《夕霧花園》裡也揭露了這段歷史暗黑面。日軍面目猙獰的強姦少女與婦人,連修女也不放過,而淪為慰安婦。同時進行大規模斂財行動,不是盲目性的,而是具有高度機密與組織性的掠取,命名為「金百合」計劃。執行這項「金百合」的是日本軍隊,以免搜刮來的金銀財寶納入他人手中,此龐大財物在日本的經濟組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日本黑幫常是其有力的幫兇。中村有朋雖然是園藝家,但也涉及了日方政府追求「金百合」下尋找金馬崙高原的「山中寶藏」的關鍵人物。

在山中一個暴風雨之夜,中村有朋為心靈創傷的雲林身上刺青,色彩在皮膚上活躍了起來,肉體上疼痛的感覺在滿是創傷症候群的雲林心中,不及失去親妹妹的痛楚。在極度思念妹妹下她已忘掉了因刺刀切入的肉體陣痛,而自覺人類的渺小,有許多的無能為力。她對妹妹被活埋後爆炸大火而煙飛灰滅,不斷的內疚與難忘的傷痛,在接受剌青時概括承受了所有的苦痛,壓抑已久的情緒終於决堤而出。當她背部完成刺青入浴時,中村有朋撫慰了她難以癒合的傷痕,深情的一吻,在溫泉池沐浴愛河之中。這一場景在全片中十分突出,氛圍浪漫淒美,感動人心。觀影後多天仍然難忘。

在刺青時,他問她思念妹妹時聯想到甚麼,他為她刺上了代表雲紅的粉紅櫻花,十九歲短暫而淒美的生命,絢爛櫻紅為時不久,落英繽紛,隨風飄零,雲紅的命運如此,他們突破禁忌的愛情也亦如是。而許多人追尋的「山中寶藏」竟在她背部的刺青中,得到解答。張艾嘉飾演晚年的雲林展現了她精湛的演技,尤其當她發現中村有朋在她背上刺青是金馬崙高原的地圖時,她突然頓悟他對她的情意,全表現在刺青上,藉此告訴她深藏的秘密。此時的她又哭又笑,情緒轉折,複雜心境,令人動容。

雲林意識到他給了她寶藏圖而背叛了自己的國家。他借了時間來完成他們的愛情,相處雖然短暫,但足以回味一輩子。「他不認為我們的愛情有足夠的時間。」上了年紀的雲林回到了金馬崙高原,確認了背部的刺青圖時,對年輕時曾追求過她的知心好友菲德瑞克FrederikGemmell(朱利安·山德斯 飾演 )傾訴,中村有朋向她的背「借景」,他將無限的情放置有限的形體上。正如他的園藝借景,將無限納入了有限之中,視野遼闊,意義深廣。

「他利用時間來完成借景。」一如建造一個花園。知道雲紅在哪兒,就能了解愛情的深濃。櫻花在她背上刺青象徵的意義不只心愛的妹妹,更是他們永恆的愛情印記。片中在過往與現實之中擺盪,背部的小方塊留白,更多的想像空間。傷痛是需要一段長時間療癒,等待也需要時日,在浩瀚的宇宙裡,所有均將過往雲煙,創傷與愛情總會褪去,以時間遺忘,也回憶曾經。美好的,或將可成為永恆的印記,而悲痛的傷痕,只能學習遺忘,在大自然中得到療癒。

他們的異國情緣,是浪漫而淒美的,為時短暫,卻是刻骨銘心。她回憶年輕時一天他走入了森林,回眸的眼神正告訴她將永別。這一幕由張艾嘉回想青春,李心潔倚門目送中村有朋,看著他逐漸消失在林中。那是他倆愛情的生離死別。回憶甜美也很苦澀。年老和年輕的雲林跳接,此時顯得不太自然。如果都能由一個人演出,或者效果更好。

具有導戲實力的林書宇以《夕霧花園》入圍第五十六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受到評審的肯定。此片還入圍了劇情片、最佳女主角、原創電影音樂、攝影、剪輯、改編劇本、造型設計及美術設計等,一共九項大獎,可惜只得到造型設計獎一個獎項。在《夕霧花園》中,李心潔與張艾嘉,分別演出張雲林年輕與老年一角,都有精彩的內心戲。李心潔入圍56屆金馬獎影后,可惜沒有奪魁。而張艾嘉自動放棄入圍,為的給年輕演員機會。但不管如何,看過此片的觀眾,不免覺得有遺珠之憾。因為兩位影后在這部大戲中都表現十分突出。而導演林書宇也可惜沒有得到大獎。

擅長用電影畫面來述說生命中不同階段的情感的林書宇,出身美國加州藝術學院,以《百日告別》備受矚目,此次《夕霧花園》也展現他細膩電影語言訴說

跨國不被祝福的愛戀故事,及創傷症候群的哀愁,尤其將時代史詩般的波瀾壯闊,藉由大自然的景物不斷呈現。所有的情愛與苦難,在歷史洪流中,傷痕由時間逐漸癒合,無法遺忘的,只能隨風而逝,美好的愛情短暫也可以永恆,印記成回憶。人永遠在時光的流逝中學習成長,將無限觀照納入有限的現實,在樊籬桎梏中獲得解脫,甚至救贖。

我喜歡林書宇以深廣鏡頭來詮釋片中的意象美學,向廣衾的大自然借景,使得電影語言影像層次豐富,當然幾位主角的精彩演出,細膩詮釋了劇中人物的情感,都是影片引人入勝的不可或缺的元素。園林藝術的無限裝置到有限之中,在這部電影深廣之間隱隱流盪,而顯現不凡的氣質。

《夕霧花園》(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改編自陳團英的小說作品,由HBO Asia 和馬來西亞最大影視集團的Astro Shaw聯手製作,籌備了五年,由英國編劇理查•史密斯(Richard Smith)編劇之後,再公開徵選導演,臺灣導演林書宇獲選後,遠赴馬來西亞多時,與有如聯合國的國際製作團隊合作,由李心潔、張艾嘉、阿部寬及約翰·漢納 、朱利安·山德斯、大衛·奧克斯 、林宣妤 、陳瓊華等多國演員共同演出。辛榮安配樂、蘇文泰剪輯。

《夕霧花園》由甲上娛樂公司發行,目前正在臺灣上映;2020年1月16日在馬來西亞上映。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2(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金馬56觀眾票選最佳影片 台北場 觀影心得

金馬9項提名 《夕霧花園》李心潔與導演林書宇登釜山紅毯 劇組「小太陽…

張艾嘉為李心潔接演《夕霧花園》 師徒首度挑戰同一角色 李心潔突破尺度、…

有雷影評心得│在心中蓋一座花園-看電影《夕霧花園》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