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May.17 2019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生死一線間「赤手登峰」(FREE SOLO)另類身體行動藝術,精準純粹,創造登峰造極傳奇

A- A A+
準備周全,完全精確,沒有絲毫轉寰餘地,美國攀岩運動家艾力克斯•霍諾德(Alex Honnold)將所有生命熱情,挑戰體能極限,在高度冒險,及全神貫注下,獲得靈魂最高的充實與滿足。舉手投足,每一點攀岩舉動都如此神準支撐,在巨石上展演了另類的行為藝術,令人嘆為觀止。
 
有如行動藝術展現,從事多年攀岩的艾力克斯•霍諾德經過兩年多準備,成功徒手攀爬險峻「酋長岩」(El Capitan)的登頂創舉,這段極限世界記錄由華裔導演金國威 (Jimmy Chin) 及其妻子伊莉莎白柴瓦沙瑞莉 (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 )聯手合作的電影「赤手登峰」(Free  Solo) ,獲得了2019年奧斯卡的最佳紀錄片。除了現場紀錄了他空手獨攀巨岩的實況,創造「登峰造極」的生命傳奇,片中也深入敘述了他投身極限運動的心路歷程。
 
「冒險精神的核心是承擔風險,在此前提,找到自己能夠承受風險的限度。」在全球攀岩界享有盛譽的艾カ克斯,經常受邀演說及接受贊助攀岩舉動,他認為,冒險沒有所謂的極限。以一個運動員的觀點而言,逐步踏出,完成一步,之後再邁出另一步,在攀岩前的萬全準備是必然的,减少風險發生絕非憑僥倖心態,所有的演練踏實,絲毫不能掉以輕心。他絶不貿然行動,因為「一失足,成千古恨」。
 
在美國加州生長的艾カ克斯,從童年時開始接觸攀岩,就漸漸迷上了極限運動。高中畢業後順利進入柏克萊,但在第二年即辦休學,開始全心投入攀岩運動。父母親支持他的夢想,在片中他敘述19歲時父親過世後,為他留下了一筆壽險,讓他得以基本的生活費支撐著自己的夢想。為了在野外移動方便,他幾乎以露營車為家,平時他以跑步和健行來增強體能,並且有規律地進行肌力訓練,儲備充實能量,有朝一日將可「蓄勢待發」。從片中可以看出這位年輕攀岩家十分規律的生活,及理性透徹的內在思維,他瞭解到自身能カ,自己生命裡所要追求的東西,及如何逐步充足實力,準備齊全,而後義無反顧地追尋夢想。
圖片出處:《赤手登峰》

在「赤手登峰」一片中,紀錄成功絕對是給準備周全的人。當然實カ及體魄先決條件也不可或缺。為了攀岩「酋長岩」,艾カ克斯不斷鍛鍊自己體能,同時鑽研最佳路徑,模擬演練數百次,也精準確定了數千個攀爬動作,及可能發生的狀況。當他決定投注這場攀岩界最高難度的挑戰時,兩年多時間他就開始逐步籌措心理身體的各項準備,不允許自己有任何誤差發生。事前準備エ作縝密嚴謹,集中意志挑戰極限,在實地演練過程中,他曾腿部受傷,甚至還動了手術,當醫生診斷並不影響他的攀岩事業,他如釋重負,因為生命中最熱愛的事如果停擺,會是多麼無趣的人生。徒手獨攀是他生命的最愛。即使被認為這是項向死神挑戰,玩命的運動,他也樂此不疲。對他而言,「死亡是件很平常的事。」

 
 很難相信オ三十出頭的年輕人就如此看淡生死。「生命很寶貴,但並不一定要過度保護生命。」艾カ克斯對生死觀有自己的一套哲學,例如他經常住宿在露營車裡,野外生活之日常都在車內方寸間,一切自己打點,簡單煮食料理。當他在野外探勘地形及實地練習時,如有殼蝸牛的露營車是他所愛的棲身之所。他說,如果怕露營車碰撞而不敢開的話,豈非白白擁有。他認為生命也是如此,熱情投入自己興趣的,多所嘗試,オ不枉此生。因此,在他腿傷之際,為了百無一疏的所有事先準備,他依然負傷反覆練習。在片中,他透露了他生命價值觀,也強烈表達投入攀岩運動的熱情。從他的言行舉止中感受到為攀岩而生的驅動カ,似乎只有投身其中,オ能感到生存的能量價值。
 
攀岩運動挑戰極限是寂寞的,艾カ克斯是其中最耀眼的明星。長時間在野外訓練體能及攻頂的各項準備,他將攀岩志業擺中間,親情、愛情放兩旁。在「赤手登峰」片中,他表示不擅表達情感的父親,從未對家人擁抱及傳遞愛意,但父親對他自小投入攀岩活動給予的支持,甚至死後留下壽險,讓他全カ投身攀岩,即是父愛的表現。艾カ克斯擁有十分愛他的女友,及非常關心他的母親,在面對需要極度專心致意的攀岩時,他坦誠在情感方面不能多所掛念,當他出門挑戰極限運動時,不忍母親為他擔憂,所以甚少告知。被譽為整個世代只會出現一位的攀岩奇才的他,並非無情,只是對承擔風險時,也必須割捨情感的牽絆,而以冷靜而全神專注在他熱衷的極限運動中。從他幾個段落娓娓訴說,及對其母親與女友的互動訪談中,看見這個年輕人如何將親情與愛情深藏内心,經常忍受孤寂,全身獻給他所熱愛的極限運動。有如從事創作者的心境,五體投入,無怨無悔。
 
每位母親都會心繫孩子的安危。對熱愛冒險攀岩的兒子,片中艾カ克斯的母親表示,這項極限運動在艾カ克斯生命中具有重大意義,所以她選擇尊重,同時也體會兒子無繩獨攀前不告知她的心意,對此她感謝孩子的體貼。因為母親對孩子永遠牽掛,他怕她為他擔心受怕。時常與死亡打交道的無繩獨攀,艾カ克斯的親人承受的精神壓力可說不小。不只母親,與艾カ克斯交往多年的女友也十分擔心他的安危。片中敘述他們交往過程,及其女友的擔憂心情。她覺得艾カ克斯是有趣,也很有頭腦的人,他們互相吸引,並深愛對方。不過艾カ克斯說,若以攀岩和愛情的比例來說,礬岩永遠占第一位。片中同居女友為了不讓他心有旁騖,特在獨攀酋長岩那天驅車離開他。等他獨攀成功時再給他熱情的擁抱。
 
面對生死一線間的攀岩,艾カ克斯坦誠,心中沒有畏懼是不可能的,而是如何克服恐懼,面對艱辛全神貫注迎戰,尤其無繩獨攀,風險更大。如何承受風險這是他自己喜歡的,並沒有人要求他如此徒手攀岩。他甚至表示,因為熱愛這項運動,所以他願意自我承擔風險。如果有一天不再徒手獨攀,絕非風險問題,而只是為純粹他不再熱衷而已。從他片中自訴外人視之為「玩命」的
徒手獨攀,他是以整個生命熱情投入,絕不是有任何外力推動與涉入。他覺得自己有如戰士般,面對風險的徒手攀岩,不成功便成仁,因為是生命熱情使然,即或墜谷也不足惜。
圖片出處:《赤手登峰》

在「赤手登峰」一片中,我看到的是艾力克斯精雕細琢般的藝術身手,十分細膩玩味,一舉手一投足,完全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他精準地以一手一腳抓緊踩踏支撐點,「無繩獨攀 」於高聳巨岩,用一手一足在平衡點,十分精準,不容許有任何輕忽閃失,挑戰體能之極限。片中最精彩的是在後半段酋長岩之無繩獨攀,直叫人摒息,簡直可說是一項行為藝術,人與雄偉自然界的一次壯麗對話。在他將手與足一點一點的緊抓及踩踏支撐時,以求得身體平衡,及超強耐力體能,在巨石上的身影,以行為藝術創造了人類奇蹟,和攀岩界傳奇。他以自己身體作為媒介,傳達了與極限體能語言,此種赤手攀岩,展現了屬於艾カ克斯獨特的行動藝術。我視此為一項精準與純粹的身體體能與意志力的展演。

 
挑戰鬼斧神工的「酋長岩」他深知徒有熱情難以完成自己的夢想,從他寫得密密麻麻的筆記本中,記錄著多次預習時的路徑特徵,及獨攀要領,可以看出他對攀岩酋長岩前的前置準備工作,是多麼的認真與周延。因為只許成功,不能失敗,若稍有不慎從高處墜落,即會粉身碎骨。無比的膽識,絕佳的體能,加上全神貫注,與周詳的準備功夫,都是赤手攀岩的必備條件。這種專業精神如同行動藝術家,在展現行為藝術的所有前置周密的心路歷程,幾乎是一致的。
 
位於美國加州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酋長岩,海拔高度2307公尺,垂直岩壁基部到頂部高度914公尺,是世界最大的花崗岩,鬼斧神工宛若上天傑作,吸引全球攀岩家挑戰攻頂,多位失敗墜落而成葬身之所。為避免悲劇誕生,艾カ克斯很清楚唯有在體能最佳狀態,オ能將冒險風險減至最低,他不作不把握的無繩獨攀。沒有最佳體能,絕不貿然從事,可以避免無謂犧牲。2016年11月當他進行無繩獨攀酋長岩,起攀沒多久,他發覺情況不對,馬上宣告撤退。雖然攝影團隊都已各就各位。由此可見他嚴謹的態度及自知自明的敏銳心思。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能耐,在最佳時候オ會釋出生命能量。片中難能可貴的是,能夠十分明白自己而善用本能的天賦,在這位年輕人身上看見,身心平衡及自制能カ,宛若他空手獨攀時的獨特資質。
 
在沒有任何輔助工具,及防護裝備下,2017年6月3日,時年31歲的艾カ克斯,以3小時56分無繩獨攀成功登上了酋長岩,打破全世界的紀錄,也是第一個赤手攀頂酋長岩的人。 除了攀岩及體能運動外,他也喜歡閱讀,涉獵歷史、經濟學及環境學有關書籍,是四肢發達,也用頭腦思考的年輕人,尤其對環保問題十分關心。2012年,他以自己的贊助和廣告收入的比例,成立霍諾德基金會,宗旨為「尋找簡單、永續的方式以改善人類生活」。贊助弱勢團體,也致カ於太陽能環保能源エ作上,他出版書籍,也經常受邀各處演講與簽書會,樂於與人分享他的攀岩經歷與心情,平易踏實,擁有眾多的粉絲。難得的是極限體能運動家強健體魄外,艾カ克斯還有一顆悲憫的心,以他基金會名義贊助非洲貧弱幼童。
圖片出處:《赤手登峰》

執導「赤手登峰」(Free  Solo)的金國威,是全球知名攝影師,也是登山家,這部紀錄片製作團隊從岩基、從空中、與吊掛在岩壁上的攝影師,都是真實入鏡,幾乎步步驚心,記錄了艾カ克斯攀登酋長岩的過程。優勝美地公園優美森林蓊鬱綠意,酋長岩壯麗景緻全納入鏡頭,高聳險峻大自然,與人類體能極致冒險攀岩的挑戰,靜觀而緩動,一種另類的天人合一在畫面中流竄,但緊張刺激到令人揑把冷汗,如此衝突與對比,令觀眾和艾カ克斯一同置身岩壁上暈眩的高度,絕美景觀與攝影,呈現了高難度的紀錄片的藝術層次,彷若為「人定勝天」下了一番註腳。此片獲得本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得主,實至名歸。

 
在片中,有幾個攝影師在攝錄螢幕前,不敢直視艾カ克斯正在徒手獨攀酋長岩時に的鏡頭,可見現場十分驚險氛圍。「很難不去想像會在攝影機螢幕上,看著你朋友摔死。」華裔導演金國威的這番話,道出艾力克斯是紀錄片拍攝鏡頭前的英雄外,所有製作團隊エ作團隊的艱辛,他們看到艾力克斯每每空手獨攀至酋長岩的每一點,心中忐忑緊張至甚至不敢直視眼前的攝錄機,這是一項向死神挑戰的任務,怵目驚心到令人暫時停止呼吸。在看完「赤手登峰」試片後,我覺得不管是艾カ克斯徒手獨攀的壯舉,是項另類行為藝術的展現,電影的拍攝也是絕美影像綜合藝術。
 
「赤手登峰」一片的劇組出動直升機高空拍攝,完整呈現艾力克斯•霍諾德無繩獨攀高約914公尺的酋長岩的所有過程。這是攀岩界如「登陸月球」般的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挑戰人類體能極限與偉岸超強膽識。片中除了以絕美的藝術術性和高度令人暈眩的攝影技術,記錄了無繩獨攀酋長岩的歷史性創舉,柴瓦沙瑞莉和金國威以溫柔卻堅毅手法,藉由不同人物訪談及攀岩界最火紅明星的自訴,捕捉了艾力克斯的沉穩而理性的內在世界及追夢過程,看見這位極限運動家敏銳心智與聰慧的一面,及其獨特想法與愛心的表現,可說是內外兼具的完整,而且極富特色的一部紀錄影片。當然攝影技巧不在話下,充分掌握住艾カ克斯攀岩時的行為藝術語言,令人感受到美與カ的結合境界。這是多年來所看到的叫好又叫座的紀錄片。
 
 
有關攀岩運動,及艾カ克斯的資料如下:
 
什麼是 Free Solo (徒手攀岩)?Free Solo 被視為是世界十大危險運動之一。攀登者在完全沒有安全裝備或輔助工具下,不使用任何繩索、安全帶或保護設備的單人徒手攀岩。在幾乎垂直的岩壁上,只依靠鉛筆般細的支點來支撐身體,行動中每個動作都生死攸關,沒有緩衝餘地,也沒有第二次機會,也無任何援手,是攀岩運動中最危險,最極限的一種。只要攀登者稍一不慎,隨時可能「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是一次結合力量、耐力、平衡力及膽量的挑戰,也是一項「以生命做賭注」的運動。其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五十。
 
攀岩明星艾カ克斯在2008年,他不帶主繩,不繫吊帶,不使用任何保護點,獨自以身體的力量完成錫安國家公園月光拱壁,另外完成優勝美地半穹頂西北壁標準路線,不僅在攀岩社群造成轟動,更令大眾媒體為之驚艷,使得這項原本孤獨的攀岩,廣泛得到大眾注意到徒手獨攀是項「一墜落就死亡」的極限運動。他著書立說,使攀岩這項高危險性極限運動,獲得世人矚目。
 
「赤手登峰」在台由海鵬電影公司發行,於5月17日在台登場。

推薦指數:8.2(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創世界紀錄、勇奪奧斯卡《赤手登峰》5/17大銀幕見

拍片「高標準」觀眾腿發軟、愛妻皮皮挫! 華裔導演金國威《赤手登峰》勇…

有雷影評心得│《赤手登峰Free Solo》我沒有盡量延長自己生命的義…

驚奇隊長大推《赤手登峰》本週感受大銀幕震撼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