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May.07 2019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誠摯而悲憫「逆著風的旅行」善良,是回家的路

A- A A+

以尊重生命的人道主義出發,埃及導演阿布巴卡蕭基(Abu Bakr Shawky)執導的「逆著風的旅行」(Yomeddine),為貧病交加的痳瘋病患者,社會邊緣卑微小人物發聲,藉平實誠懇的影像語言,訴說人類是否生而平等,真能擁有起碼的生命尊嚴?片中以真情寫實風格,傳遞了悲天憫人的胸懷。

「我只要被人當人看待。」這是作為一個人的基本生命尊嚴。人類生而自由、平等、博愛,是理想,然而每個人命運大不同,外貌、財富、健康、オ能許多影響因素,帶來了不同生命樣貌,當曾是痲瘋病患影響到容貌,殘留下的缺陷為人避之唯恐不及。「逆著風的旅行」片中男主角自嘲其貌不揚,滿臉瘡痕,及肌肉筋骨扭曲的雙手,而被人取其外號「野獸」,令人感到愀心傷痛。本來就十分不幸的人因疾病而容顏四肢變樣,是值得同情的。殘疾生命也是需要被尊重,然而「痲瘋病人如猛獅,見到就要逃」在男主角的族人社會中,被如此對待,就不難想像受苦受難的人,期待只能在「審判日」到來,オ有被公平對待的機會。

「逆著風的旅行」原來片名為「Yomeddine」,在阿拉伯文意指「審判日」。現實社會因貧病外貌殘疾者,在世間時並不能得到平等看待,不公平的遭遇只能吞忍,唯有企盼死時「審判日」來臨,因為所有人都可以被平等對待,以生之行為來接受審判、而非是憑藉外貌。他們相信世界對貧病殘疾者並不公平,能為受苦人討得公道的是那一天的到來。

因為在死時,一切歸零,オ可以眾生平等,不因外貌而是因生前言行舉止被審判,不被嫌棄,藐視,這是多麼卑微的願望呀!新銳導演阿布巴卡蕭基藉由「逆著風的旅行 」一片中痲瘋病患者角色,傳達悲涼小人物的卑微想望,這是他們賴以生存非常重要的信念。從片中看見導演所要傳達對不幸人們的悲憫胸懷,貧困殘缺不全,並非原罪,相對幸運的眾人,更應對貧病者寄予深切的同情。

「善良,是為自己留下回家的路 。」在「逆著風的旅行」看見人性良善的一面,身體有缺陷的人,互相幫忙,義氣相挺,比四肢正常或相貌堂堂的人更為溫暖,人的內在善良與體貼心意,是最豐富的資產,在殘缺背後,仍是美好心性。導演阿布巴卡蕭基不斷傳遞了內在本質重於外在形貌的一面,這是看來並不是歡愉的,而是能觸動人心的一部電影。雖然片中也有不少橋段引人發笑,不過卻仍覺得心酸,卑微小人物自我解嘲,愈發令人戚戚焉。

圖片出處:《逆著風的旅行》

在坎城影展大放異彩的「逆著風的旅行」,是入選坎城影展競賽片的埃及電影,同時獲得國際記者協會所頒發的「法蘭索瓦夏萊大獎」(François Chalais Prize),深受國際影壇矚目。電影描述痳瘋病患者巴薛(瑞迪賈麥爾 飾)在孤兒歐巴馬(阿邁德亞伯戴哈菲 飾)的追隨和陪伴下,兩人情同父子,千里迢迢,穿越黃漠,沿著尼羅河,除了騎驢、步行外,還搭乘火車、客運等大眾交通工具,尋找及解開身世之謎的感人故事。在這段尋根找回自我的旅程中,展現人性堅毅不拔及忍恕善良的一面。貧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沿途重重難關,遇到冷暖對待,他們開懷笑看人生,逆來順受,以樂觀態度迎接苦難,令人寄予深切同情。

個子矮小的男主角巴薛,從小就被父親拋棄在離家千里之外的痳瘋病院,雖然病已痊癒,身上卻留下凹凸不平的傷痕。滿是瘡疤的皮膚,扁塌的鼻子,顏面神經失調,怎麼打也沒有感覺,他很能自我解嘲,「怪獸」沒死半條命,至尊王者就是再如何被打,也不會痛。巴薛的痲瘋病雖已好了,不再傳染給他人,但仍被人們視為不祥,有若怪物避之唯恐不及。妻子伊莉妮過世後,了無牽掛的他決定離開痳瘋病隔離院區,遠赴家鄉基納,去解開身世之謎。長久以來他不明白,為何小時候被父親遺棄在遙遠的地方後,自此就從未曾有家人來看他,好似他未存在於世間。

位於埃及沙漠區的隔離院區,在垃圾山附近,巴薛以拾撿破爛,勉強維生。一天,當他將所有家當全打點完後,簡單行李捆在驢子哈比車上,準備橫跨沙漠,開始尋親之旅,鄰近孤兒院學童歐巴馬,堅持尾隨與他同行。一個患過痲瘋病,被父親拋棄,其貌不揚的男子,和一個不知自己父母及身世的孤兒,兩個都是遭到遺棄不幸命運的天涯淪落人,同病相憐,他們相處融洽,情同父子,相互取暖。一路上他們一起面對艱困環境,苦中作樂,忘掉傷痛,樂觀以對不公平的人生命運。途中當小男孩歐巴馬生病危急時,巴薛憂心忡忡,視若自己兒子般。兩人有如生命共同體,雖沒有血緣關係,關懷貼體的真心,比親人還深切。

圖片出處:《逆著風的旅行》

在「逆著風的旅行」片中,曾患過痳瘋病的巴薛的堅忍與善良,孤兒歐巴馬的純真與單純,殘缺人生的忘年之交,有著誠摯無私的人性美好情誼。沿著尼羅河的尋親公路之旅中,他們遭遇到人世間的冷暖情事,兩個孤苦人生的人相依為伴,在日出月落之際的大地,行行復行行,悲涼身影,而有蒼茫之感。

兩個心靈創傷的人,越過沙漠,沿著尼羅河公路一路上崎嶇不平,遭遇幾番波折,耐苦耐勞的可愛驢子哈比,在旅途勞頓不堪負荷而魂歸西天。面對「鞠躬盡瘁死而後矣」的哈比,他們親手埋葬了哈比,還斷言忠心耿耿,一路上任勞任怨的驢子,死時審判日的到來,一定會得到公平的對待。因為所有生命生前並不公平,因美醜、貧富,身世及オ能之際遇不同,而命運差異。巴薛因為患痳瘋病而容貌肢體變形,被人稱之為「野獸」,他自嘲扁平的鼻臉,處處瘡疤,長得像被打扁的釘子,他因病雙手肌骨扭曲變樣,被遺棄且殘缺的人生,如沙漠荒野的殘陽。「痳瘋如猛獅,遇到趕快跑。」長久以來巴薛的命運如兒時被父親丟棄在隔離院區時,同樣被人們所唾棄,而羞與為伍。他面對欺凌,唯有「我也是個人呀!」如此吶喊。純真的孤兒歐巴馬不僅對他不離不棄,而是緊緊地追隨著他。

除了以大自然的景象,黃漠大地落日殘景,夜幕低垂的大地蒼涼外,還有尼羅河滾滾漂游的浮木,斜陽下廢棄的金字塔、堆積殘破的垃圾山...等等影像畫面喻意痳瘋病患者被人嫌惡拋棄的悲涼命運。在巴薛沿著尼羅河尋親途中,遭遇到更悲慘的遭遇,不只失去心愛的驢子,僅存的財物被竊,貧困潦倒身無分文,只有忠誠不二的歐巴馬一路相隨。旅途中,難得遇到好心幫助他們度過難關的人,因車禍而失去雙腿仍樂觀生活的哈米德,剛開始他誤以為巴薛搶乞討地盤,一旦理解同為不幸的人,發現還有比自己更悲慘的,惻隱之心油然而生,拋出了良善本性,他介紹了他的朋友,並與大家同樂。一群失意的社會邊緣人,狂歡後在橋下日出時刻,彼此撫慰受傷的心靈,他們對巴薛說,「審判日到來時,將會被公平對待。」被背棄的現實人生,不公平遭遇,只有在那時オ可能有公平對待的希望。這是對殘酷現實的無言抗議,存著無比無奈的心聲。他們相信善良和仁慈,在死亡降臨時,將是最好的回家的道路。

尋親旅程中,世間冷暖都在不斷發生,已是貧苦之至仍被偷竊、被唾棄,「屋漏偏逢連夜雨」,驢子勞累而亡,微薄財物家當全失,身無分文。還好天無絕人之路,萍水相逢,同為不幸的人,有著善良的心,給了巴薛和歐巴馬温暖的友情。熱心的哈米德請託昔日貨車司機同僚,載他們到巴薛的老家基納,無疑是他尋親之旅中的貴人。貧苦殘疾之人互相關照,熱忱協助,看見人性善良的一面。彼此都是受苦的人,同病相憐,以相同的心情對待,是多麼美好的同情同理心。他們對現實社會失望,根本看不到生時公平的希望,只有期待死亡當下審判日,オ能得到應有的公平對待,獲致生命尊嚴。導演阿布巴卡蕭基在片中一直強調這個主題,也表達了他對低層卑微貧苦之人悲憫的胸懷。

圖片出處:《逆著風的旅行》

在片中曾患痲瘋病的巴薛受到親人遺棄,且被世人歧視,他在雙足殘缺的偶遇者的協助下,搭著貨運便車終於抵達到他的家鄉基納。近鄉情怯,當他找到自己家時,開始遭手足摒除門外。因他曾是痳瘋病患者。等兄弟了解痳瘋病治癒後不會傳染時,オ肯相認。歐巴馬說「如果巴薛會將痳瘋病傳給人,我每天和他一起,早就得病,現在我不是很健康嗎?」因確認已患痳瘋病的巴薛,不會傳病給家人,他オ被接納回到家中。

當見到丟棄他在隔離院區的父親時,巴薛難掩激動情緒,卻沒有怨懟,看到已中風的父親,不忍苛責。「爸爸你是忘了我?還是討厭我? 」巴薛的父親中風口齒不清,「孩子這樣是為你好,因為在正常的社會,你會被排擠。歡迎你回家來!」他面對父親當年遺棄他,只覺得委屈,並沒有憤恨。因世人對痳瘋病者都存著「痳瘋病人如猛獅,見到趕快跑。」即使痊癒了,卻留下了永遠無法癒合的傷疤,被歧視拋棄的受創心靈,伴隨一輩子。父親和兄弟家人希望他留下來共度餘生,「你不必愧疚」「你沒病,我想和你在一起。」多年來父子情結終於化解了。他們願意接納他,但巴薛卻選擇了離開家人,他覺得隔離院區オ是他真正的歸宿,「我想念垃圾山,院區的好人壞人我都想,我們還是回去隔離院區吧!」善良與體諒,寬容與仁慈的心,巴薛身雖殘疾孤苦,然而心胸寬厚,他真正等待的是回天家的路。

曾是身心滿是傷痕的巴薛,在與風燭殘年的父親見過面後,他試圖瞭解父親丟棄他在隔離院區的苦衷,他選擇理解,也不怨恨,而是寬容看待如垃圾被拋棄的命運。善良的他,最後選擇了離闈家人,與孤苦零丁的歐巴馬,重回隔離院區,過著被世人拋棄而兩人情同父子的生活。片中看見痲瘋病患者受到歧視的對待,並沒有打出悲情牌,而是緩緩訴說社會不幸的人現實遭遇,而面對苦難,他們仍存著善良本性,誠懇生活,不管是孤兒歐巴馬的純真,或是因意外失足殘疾者哈米德的仁愛助人,而曾為痳瘋病者的巴薛更是善良對待歐巴馬如子,他對歧視與唾棄他的人選擇寬容與原諒。在片中看到人性美善的一面,殘缺和孤獨的人,愈發有堅毅而溫暖的內裡。全片沒有以控訴方式談論卑微小人物不幸的境遇,而是有著諸多的無奈,幾近宿命的接受世間的不公。許多片段都呼應著「善良,是回家的路。」現世再如何不公平,等到死亡時回天家,那天將面臨「審判日」,善有善報,在人世間為善,沒有作惡,將被公平㖖判。

埃及近年來掀起一股「電影新浪潮」,許多新銳導演崛起,阿布巴卡蕭基是其中一位重要導演。這部「逆著風的旅行」在坎城影展廣被討論的片子,是他短片作品「The Colony」,當中描述埃及麻瘋病族群的故事延伸出來的長片。片中的男主角為素人演員,同是來自片中所描述的埃及痳瘋病區的,被世人嫌惡真實景況,有如在片中主人翁本身的境遇,相當傳神,也寫實。其他也有多人並非職業演員,但也自然地詮釋所扮演的角色。全片沒有票房明星的演出,但卻真摯誠懇,賺人熱淚,感動人心。

被喻為「埃及奇蹟」的「逆著風的旅行」,一年來連續獲全球各大影展及電影獎30多項,藉著埃及人信仰生活,相信世間所有的不公平,將在審判日獲得救贖。電影在坎城影展首映時迴響熱烈,在現場觀賞的奧斯卡影后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與日本女星水原希子(Kiko Mizuhara),在映後起立鼓掌致敬。此外還獲得「法蘭索瓦夏萊大獎」,成為埃及近年來最受國際矚目的電影。這部片子在台灣由海鵬公司發行,自5月3日登場,現正在院線放映中。

推薦指數:8.3(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埃及展開《逆著風的旅行》角逐奧斯卡外語片

劇情有洋蔥《逆著風的旅行》奧斯卡影后鼓掌10分鐘

跋涉600公里拍攝《逆著風的旅行》痲瘋演員婉拒60公尺坎城紅毯

童星綽號「歐巴馬」《逆著風的旅行》媒體爽喊總統名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