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Feb.13 2019
by 我歇斯底里的愛戀

有雷影評心得│【老人與槍】我的生活之「盜」

A- A A+

從15歲開始就頻繁進出監獄的佛瑞塔克(勞勃瑞福飾),創下驚人的18次越獄成功記錄。年逾70的他,在一次銀行劫案後,為了躲避警方追逐,邂逅因為車子拋錨停在路邊的珠兒,他一邊按照規劃跟自己的兄弟持續「搶劫」,一邊追求迷人的珠兒。直到警探約翰杭特因緣際會下注意到這起案子,開始鍥而不捨地追查。塔克會就此收手,與珠兒共渡安心共渡晚年,還是會栽在這個中年警察的手上,在獄中走完一生呢?

圖片出處:《老人與槍》

由真人真事改編的【老人與槍】,號稱是螢幕巨星勞勃瑞福的息影之作。由【鬼魅浮生】導演大衛羅利執導,全片充斥著懷舊老派的緩調浪漫,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搶案電影,從貫穿全片的酥軟爵士開始,把我們拉進這個難以抗拒的「溫柔鄉」。佛瑞塔克這個角色,似乎就是為了勞勃瑞福而生。由他領頭的銀髮銀行搶匪三人幫,在幾十年前監視器材粗糙、資訊流通也有時間落差的時代,透過意想不到的軟性搶劫,搶過一家又一家,卻未傷一人,甚至連交手或受到脅迫的銀行人員,口中的搶匪描述與評價都是「優雅」、「有禮貌」、「體貼」、「迷人」,這些我們完全無法跟搶劫連結在一起的描述。

戲外的勞勃瑞福體力有其限制,不可能比照年輕演員般跑上爬下、肉搏脅迫,導演很巧妙地結合了這樁劫案的特性:搶匪用個人特質迷惑說服了行員,讓他們順利行搶,動作戲在他們的行動中幾乎是不需要的,自信與魅力就是他的武器,演員跟角色互相揚長避短,這樣風度翩翩地動動嘴、調調笑,轉眼間就讓行員像被催眠一般聽命行事的行動,也還真需要勞勃瑞福那樣的氣場才辦得到。

當塔克口述搶案經過時,流程便幾乎在我們眼前重現。最不可思議的是,一場實時的搶案,就發生在杭特警探父子身邊,我們聽著他們邊講故事、看著他邊開口搶劫,卻沒有驚動銀行內的任何一名客人,同樣最後揚長而去,留下我們跟杭特父子在原地傻眼意外、一頭霧水、不可思議。

圖片出處:《老人與槍》

面臨40歲中年關卡的警探約翰杭特,在家庭跟工作兩頭燒的疲憊感下努力讓一切維持在軌道上,如同每一個40歲的中年人。一開始他只是盡忠職守地追查這案子的怪異之處,沒想到後面卻接連拉出了一整串的奇特銀髮搶案。始料未及的發展,卻引起了他的興趣。在追查的過程中,他開始想知道這個雞皮鶴髮的老人犯下了這些案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為何而做,對於塔克從不停下的腳步,竟然越看越覺得饒富興味。杭特彷彿透過這起案子,喚醒了曾有的活力與好奇心,重新審視起自己的工作、家庭和人生。當兩人意外巧遇,高來高去的對話試探,彼此心中竟因為在這一路以來的貓捉老鼠比賽中,達到了互相理解、未說出口的共鳴,轉眼成了男人間的另類浪漫。

圖片出處:《老人與槍》

塔克在車裡放了一把槍,只在行搶時虛晃兩招,從來未曾擊發。在一次追捕行動中,警方聲稱受到了槍擊,塔克卻說明只是車子回火的聲音。這神祕又曖昧的羅生門,讓手槍的存在成為了象徵意義,就像他一直以來的不法行動,目的也許從不在「獲取金錢」,而是想要掌握他在其中感受到的生命活力,這現實中的惡,在他的世界裡卻轉化成讓每天生活充滿動力的燃料。

珠兒的出現,讓他面對了改變的選擇。美麗、幽默又充滿活力的珠兒,使得塔克在首次見面便半真似假地「供出」了自己的「職業」,既坦承地面對這個令他心動的女子,又不放過任何更進一步的機會。兩人聊天、散步,在餐廳、在車裡、在屋內、在草原,當她看到了手槍卻不問,當她在談笑對視間、牽著塔克再走回店裡,連我們都很難不為她傾倒。勞勃瑞福與西西史派克,靜靜示範什麼叫做舉手投足間放電調情,兩人從相遇開始,言談舉止都充滿了曖昧氣息,難以想像兩位高齡明星能給出這樣的火花,在互動中創造的化學作用和迷人觸動,瞬間勝過了近幾年號稱的「浪漫、愛情電影」。

圖片出處:《老人與槍》

然而,看完電影時我忍不住微笑,整部電影都在告訴我,他會一直這樣玩下去。因為就像佛瑞塔克在雞皮鶴髮之年,即使找到了可以執手相伴的女子,也風風火火卻難得安份守己地在監獄中服完刑期,這樣的生活應該可以了,他的盜逃人生夠了,接下來是該安渡晚年的時候了。他卻停不下來。因為那不是他。

他早就說過,

I’m not talking about “making a living”. I’m talking about “living”.

我不是在說討生活的方法,我是在說生活的方式。

在海明威的《老人與海》(The Old Man and The Sea)裡,老漁夫在大海上與自己的信念堅定搏鬥,而在【老人與槍】(The Old Man and the Gun)裡,頭髮花白的塔克,用他自己的方式,展現他認為生命該有的樣子,其中,不包含放棄與停止。

圖片出處:《老人與槍》

一次次被關進監獄,他總能找到方法逃出。導演用最後彷彿事過境遷的回溯,表面看似在交代佛瑞塔克的生平經歷,(還穿插了勞勃瑞福代表作的畫面作為彩蛋),實際卻更像暗地裡讚頌他追求自由生命力的豐功偉業。在現實中,對於一個慣犯甚至強盜,「屢次進出監獄」絕對不是能獲得正面評價的事蹟,但導演的處理手法,聰明輕巧地讓我們聚焦在從這些惡行中所提煉出面對人生的內在能量。

他找到了能讓他一輩子開心地做、而且知道自己做得很好的事。繼續把自己喜歡的事情做下去,就是他活著的證明。

圖片出處:《老人與槍》

優雅大盜之於佛瑞塔克,就像電影之於勞勃瑞福一樣:只有繼續,才是生活。

即便,勞勃瑞福藉著西西史派克的視角,給了我們這些影迷一個迷死人的告別之吻,藉此宣示「那是他理想中的優雅轉身」。而我也已作好了心理準備,看完這部「息影之作」後,用掌聲歡送一位銀幕巨星。但更令我開心的是,電影最後的監視畫面中,佛瑞塔克臉上那抹淺淺微笑就像在告訴我們,『他還會回來』。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5(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勞勃瑞福「傳奇替身」回鍋 《老人與槍》導演「被點名」嚇到失憶

有雷影評心得│《老人與槍》—美國史上最有格調的傳奇罪犯Forrest …

韓國瑜夫人李佳芬搶看《老人與槍》 興奮直呼:「好愛勞勃瑞福!」

勞勃瑞福《老人與槍》宣告息影 隨後竟又發表「後悔宣言」?!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