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Dec.27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等待果陀《野梨樹》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

A- A A+

人不輕狂枉少年,似乎有權利在衝撞之中慢慢成長,歲月腳步尾隨而至,當懂得思索人生逐漸邁向成熟之路,回首前塵時而觀念逆轉,不再固執自我,善體人意後視野逐漸寬廣,將看見更多的美好世界,感受更深邃的層面。過往的憤世嫉俗,如雲過風輕般飛逝,投入的生命的浪漫情調,因為懂得而愈加精彩與豐富。

許多自以為是的事,一段時光輾轉也會有所改觀,人不經過歲月的洗禮,用心觀照思考,擴展自己視角,在固步自封裡或會走入死胡同,似乎所有的成長,端賴最好的時間發酵劑,逐漸醞釀而熟成,光陰的故事似乎如「等待果陀」般,細訴著「野梨樹」耐人尋味的另種風情。

圖片出處:《野梨樹》

雖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塞•赫曼認為「年輕人不是靠著批判或否定而活,乃是靠著感激和理想而生。」但現實社會又有多少年輕人會如此?由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名導努瑞貝其錫蘭(Nuri Bilge Ceylan)今年推出新片《野梨樹》(The Wild Pear Tree)中有多項辯證議題,所謂真理愈辯愈明嗎?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不同的角度立場,所展現的軌跡也有所差異。片中一句「年輕人就是有資格批評老年人」即以寬廣胸襟包容新世代的衝撞與挑釁。年長者走過青春,看待昔日闖蕩來時路,流光歲月也將在年輕世代慢慢沉澱,任誰都躲不過時間之流逝。人生長河總在無聲無息中輕輕滑過,世代交替催人老,無人青春永駐,懐抱欣賞與寬容的長者之風,給予年輕人無限憧憬的空間。當他們年歲及長,捨棄有所偏執,以圓融客觀態度,寬容靜看人事物,自有另番體悟,原來世界眾生本質有其多面向。

土耳其坎城影展名導努瑞貝其錫蘭在「野梨樹」中,以父子之間的既親近又疏離的情感,透露新世代年輕有本錢狂妄,充滿夢想,他們擁有青春活カ追夢,即或對老一輩十分不以為然,也不必刻意挑明,時間是萬物成熟的催化劑,就像曠野中乏人問津的「野梨樹」,假以時日,長成的野梨果實外表雖醜陋畸奇,果肉卻甜美生津。在經過一番跌撞波瀾後,當有天孩子想起父親小時候告訴他的「野梨樹」特質時,他突然了悟人性的異同與生命的多樣貌,不也正是如此?每一個人成長歷程總在某刻醍醐灌頂,忽然開竅,一念之間人生價值觀也將矛塞頓開,看待萬物也會有更多的視角。印度大文豪泰戈爾有言「青春啊,難道你始終囚禁在狹小圈子裡?你得撕破老年的蠱惑人心的網。」在看此片時,不由得想起了這寫實的金句。

圖片出處:《野梨樹》

以探討新世代在追尋自我夢想為經緯的「野梨樹」,敘述剛從大學畢業的青年錫南(道格德米科 Dogu Demirkol 飾),頗富文采,愛好寫作,為籌備出版他的第一本小說「野梨樹」,特返鄉尋求資金。他原本希望在村裡教小學的父親伊德利(穆拉特傑姆西爾 Murat Cemcir 飾)能助他一臂之カ,不料喜愛賭馬的父親熱衷賭博而欠下一屁股債。當他回到故鄉安納托利亞,即有家鄉故舊向他大吐苦水,父親欠債之事。他發現父親不僅無法替他圓夢,還債臺高築,家中生活陷入困境,母親得出外エ作維持生計。錫南十分不齒父親行徑,卻也莫可奈何。一心想圓夢的他,只能自己四處奔波籌措資金。

圖片出處:《野梨樹》

於是,他找了村裡的議員、商人、教長等尋求協助,片中出現不少辯證場面,許多金句脫口而出,年輕人有他自己的觀念,而與父親的爭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父子經常不歡而散,令母親傷透腦筋。「沒錢沒人生」,生活的現實面,樂天的父親似乎視而不見,他執意於挖一口井,想找出水源灌溉大地,希望綠化村野,但乾旱土地上始終無法挖掘到一絲絲的水,雖然如此,他不放棄永遠挖不完的井。錫南對父親喜愛賭馬又只會挖井,負債累累而做些不切實的事,而將之視為「魯蛇」。

有天他和母親阿蘇曼聊到若有下輩子的話,不希望有伊德利的魯蛇父親,母親則斥責他不應如此蔑視父親,如果人生可以重來,她還是會選擇伊德利,因為他的善良本性,有著天生無可救藥的浪漫。雖然丈夫不顧家計,讓四十多歲的她還得當媬姆來支付家庭開銷,卻也因自己對婚姻抉擇,而坦然面對。在她的心中,還保持著伊德利未涉賭馬前的美好時光,他曾經是風度翩翩的優良教師。當兒子以「負債並不是魯蛇的專利時」來批判父親時,阿蘇曼仍欣然包容自己丈夫。她十六歲時與伊德利私奔,結婚生子自此從未後悔。即使被愛沖昏了頭。兒子說「妳們女人都是瘋子,無可救藥。」在此之前錫南也曾在母親之前抱怨父親,「打我一頓也比開了一堆空頭支票好」母親安慰他「至少你衣食無虞,別人父親還會酗酒、毆打家人呢!」阿蘇曼面對「闖禍精」的先生,仍希望兒子仍尊重父親,不要將伊德利批評得一文不值。一個女人夾在父子兩個男人之間,扮演著協調角色。自己選擇的男人,卻不顧家計,女人嫁雞隨雞,油麻菜籽的命運,無法擺脫,也只好容忍,逆來順受了。

圖片出處:《野梨樹》

在追尋寫作之路,錫南特別找到作家蘇利曼展開了一場文學辯證。過去他們曾在文學座談會相遇,當他告訴頗具知名度的蘇利曼打算籌資出書,希望看過後給予意見。「野梨樹」中如何看待一片土地,同時思考當地人們的生活方式。或許可解讀成「貧窮有種後現代風格」,對作家而言自傳體後設小說,也可從一本書簡化成一種理念,測試自我印象。「不要用作家的個性來評論作品」可以寫作維生的確不易,「我不怕面對現實,怕的是自己太平庸。」兩人對談,偶發衝突,也有所交集。寫作反映根本現實,即或全然平庸也可有如搓揉麵糰,等待發酵送進烤箱,美味成品是需要時間的。寫作如此,人生不也如此?「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寒梅撲鼻香?」

「好作家從不報怨,坐下來寫就好。」寫作的態度在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下,或許終有出現與人共鳴的作品。正如伊德利的挖掘水井,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他相信有青蛙的地方,一定會有水源。挖一口井和寫一本書都是執著理想的追夢驅動,父子的潛在基因遺傳,錫南並未努力思索,生活與思考都脫離不了哲學意象。當他以不屑的眼神去對待父親,為父的並不計較,好似無賴般笑臉相向,要兒子幫忙修葺大門之時,錫南雖聽從無可奈何完成,但實際上對身無分文的父親卻心生鄙視。雖說父子關係天生,兒子因父債臺高築並不尊敬父親,卻也無法割捨血濃於水的血緣關係,影片中兒子對父親不以為意的互動情狀,甚至因一場誒解而水火不容,在許多對白與身體語言中巧妙釋放。

「每個人的心靈深處,都有著只有他自己理解的東西。」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名言,對應在父子與母子之間,甚至在錫南與作家蘇利曼的對話之中,各有各的立場,各自表述,然而每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把尺。可以寫作維生的確不容易。「我不怕面對現實,而是怕自己太平庸。」寫作者自視甚高並非壞事。「文學除了語言外没有核心?」這根本不可能,蘇利曼也覺得太籠統。「不寫作毋寧死」多崇高的志趣,而「為了藝術而孤立自己?」他倆有關寫作的辯證,你來我往,多愁善感的心對文學有著憧憬,而被認為是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

圖片出處:《野梨樹》

面對錫南不斷「疲勞轟炸」般討教,資深作家顯得極其不耐煩。「凡事不是只有一個真實。」對於錫南追根究底,蘇利曼深感頭痛,而錫南要求「能否看我的初稿?」他斷然拒絕「那我就無法寫作了」一個無情的打臉,讓這個懷抱文學夢想的年輕人,了悟寫作是條寂寞的道路,得自己摸索努力,紙上談兵似乎多餘。他還接觸了當地的教長及教友,三人展開一場宗教辯證,對信仰核心各自表達己見,「信仰無關乎真理」相信未知的事,住在不存在的世界的一種渴望。在山野林間三男子不斷闡述對宗教信仰之理念,片中出現了不少哲學名家的金句,引人哲思。

當錫南返鄉之際在村野遇到了似有若無的初戀情人哈蒂婕,有著無限傷感「人生看似唾手可得,卻遙不可及。」新世代對未來既期待又無從想像將走向何方。想過自己的生活,但又徬徨迷惘,她發現他自視甚高,有所追尋的寫作夢。外邊世界有美麗的東西,夏日的落日餘暉、燈火通明的街道,蜿蜒的山丘及豐富的美食,世界何其廣濶,等著年輕人去追尋,然而一切不確定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對未來仍一片迷惘。年輕的心,惺惺相惜。「愛情是否蘊藏著風險?」哈蒂婕與男友里薩分手,準備嫁作珠寶商人婦,她並不因愛而結婚。他們深感「世界任何事都藏有風險」林野間突如其來的一陣狂風,蕭颯飄零落葉隨之起舞,「妳的內心沉默無語多久了?」他關心她的處境。在對未來茫然與感傷氛圍中,他們在樹林間情不自禁吻别了。樹影迷離,天光游移,在大自然飄搖飛逝裡,年輕易感的心,在一片疾風勁草穹蒼下,感受無盡之茫然。這段場景如詩般,惆悵美感十足。

圖片出處:《野梨樹》
圖片出處:《野梨樹》

「野梨樹」片中藉男主角與相遇的人物對話中,以辯證手法論述了親情的負債、愛情的價值、文創的假面以及人生抉擇,和信仰、教育等議題。剛出校門的錫南與形形色色的人物接觸辯證中,逐漸體悟人性異同與多變及生命多樣貌,深刻體會人生的真諦,所有人事物並非一成不變,行行復行行,在不斷走路的身影上,看到新世代努力探尋自己的道路,也藉由與各種接觸及內在思索,廣納眾生相,人生並非狹隘之路,而是一條沒有預設立場的康莊大道。

人生旅程道阻且長,邊走邊看風景,總有一番體悟。「每個人都想要改變世界,卻沒人想過要改變自己。」托爾斯泰名言切中了人類的私心,許多人由自己的角度評價人事物,視野偏狭,而世界的地圖,並非實際地形,不妨用心思考,放寬心胸,生命看似孤絕,但內底卻蘊含美好價值。

等待果陀,面對人生虛無與荒誕的某些現實,居處狹窄思考空間理,只能看時光流逝,在無涯的漩渦裡打轉,因此避免造成更荒謬的形成,「人生的價值,並不是用時間,而是用深度去衡量的。」然而,年輕新世代並非一蹴可及,時間依舊是重要的催化劑,走向成熟,時光醞釀底蘊,打開心扉,或將是條寬廣之途。

「野梨樹」中男主角錫南為籌措出書資金未果,深感無カ而覺人生陷入困境,在與許多人相遇及辯證中,各自表達所見所思,拓展視野,廣納多樣貌人性,生命如野梨樹貌似平凡畸狀,但假以時日所結果實也甘甜多汁,錫南顿時了悟父親曾說過的話語,同時也翻轉了自己的人生。片中所有質疑經由辯證,真理愈辯愈明嗎?也許如此,抑或不是。辯證畫面引經據典,有不少「土耳其國民詩人」尤努斯埃姆雷(Yunus Emre)及「阿拉伯聖哲」伊本阿拉比(Ibn Arabi)的經典名句,富含文學哲學意涵,引人深思。「理想的書籍是智慧的鑰匙」托爾斯泰名言鞭辟入裡。

圖片出處:《野梨樹》

等待果陀在追尋自我之際,起始困在狹窄空間裡,偶或有焦慮與不安,在時光的流逝中等待,將會覓得自適方向。人類最大的否定莫過於荒謬和不定,等待時機終有自己的出口,錫蘭完成了出書的心願,他實現自己夢想,母親引以為傲。「這真是一本厚實的書」當他在已出版「野梨樹」的扉頁上,寫著「獻給我最親愛的媽媽,一切因為有妳。」他將出書喜悅與母親分享,榮耀獻給了她。阿蘇曼感動落下淚來。當她要求錫南去學校找父親要薪水繳付水電費,因一場誤會,父子倆因而關係生變。他推斷父親遮掩的桌上紙券是正在簽賭的彩券,後來オ知是「協尋失蹤愛犬」的傳單。父怪子「未經審判就判刑」,十分不悅。父子兩人水火不容,伊德利憤而離家,當起了牧羊人。

錫南與父親的隔閡,在他出書服完兵役後去探望牧羊エ作的伊德利,而後改善。「我們跟你那個時代不同」兒子常認為上一代的思想已不合潮流。伊德利對來看望他的錫南說「年輕人就是有資格批評老年人」,以寬廣的胸襟接納了新世代,也許他們憤世嫉俗,或是衝撞、魯莾,年老者以包容、寬厚態度,看待各種不同的聲音。人性充滿著多樣貌,許多格格不入,在寬廣的視野或將得到救贖。父親告訴兒子看了2遍的「野梨樹」。原來他隨時關心孩子的動靜,他很肯定他的著作,並以兒子為榮。

自此錫南與父親的心結打開,父子所有誒解冰釋,他意會到父子天成的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他出版著作的夢想,與父親執意挖井的心願,同為追夢的理想主義者,父子同心原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於是在雪花飄落之際,錫南也開始為父親拾夢,他進入曾挖鑿的洞穴,繼續往內鑽入,期待有朝一日湧泉之井,能實現父親灌溉大地的心願。這樣父子大和解的結局,令我想到泰戈爾的金句「不要著急,最好的總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候出現。」

全片手法深富詩意的「野梨樹」,是「土耳其最重要導演」的錫蘭首次以年輕世代為主題的電影。此片獲英國「衛報」5顆星滿分評價。國際電影資料網IMDb更給予8.5的超級高分。今年59歲的錫蘭在「野梨樹」展現了對新世代的欣賞與包容。

圖片出處:《野梨樹》

由攝影師轉執導筒的他,曾五度入圍坎城,新作「野梨樹」片長3小時8分鐘,許多辯證議題,條理分明,運鏡風景寫情也寫意,詩意流瀉,光影抒情,文學哲思意境豐美,令人回味無窮。

「野梨樹」格局架構十分突出,多項日常生活哲理探討,在親情與愛情的現實面,以及文學思維、宗教信仰、文創假面、人生價值....等多所著墨,一一藉錫南不斷追探摸索,各種辯證引人省思,展現了豐實內裡,難怪獲國際媒體評為「錫蘭最甜美、最充滿人性的電影」。此片榮獲坎城影展競賽片,由海鵬公司發行,將於12月28日在台登場。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7(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錫蘭臉書滑到他《野梨樹》德米科脫口秀直升男一

錫蘭六進坎城《野梨樹》開展枝葉入選競賽片

狂call妻返鄉寫作《野梨樹》錫蘭遭念:是不是度假?

錫蘭太龜毛?《野梨樹》1顆鏡頭拍遍春夏秋冬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