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Nov.30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寫情現實《被遺忘的幸福》(What They Had)愛要及時,沒有缺憾

A- A A+
圖片出處 :《被遺忘的幸福》

不管你多麼愛與堅持,流金歲月帶來了無法掙脫的現實,生命的慾望和不安,㚒雜於喜悅遺忘之間,面對親情、愛情無法割捨,那心靈緊繫悸動的人,也許褪去焦慮,也是種幸福,甚至救贖。

由女導演伊莉莎白•查姆柯(Elizabeth Chomko)編導的「被遺忘的幸福」(What They Had)即以自身真實經歷,原生家庭外婆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情狀為藍本,她花費三年時間,寫下了畢生難忘的一頁。家有老年失智者,親人的情感糾結,如何相處,及照護...等等問題,都是非常現實而殘酷必需面對的景況。在高齡化社會中,老人失智在你我生活周遭,片中傳遞了寫實訊息,更藉由三代的父母與子女的教育及兩代的愛情故事,訴說時代變遷中人類情感價值觀,也隨之有不同的轉換。

在多年觀影經驗中,以阿玆海默症納入電影題材,美國的「我想念我自己」及韓國的「媽媽的人生食譜」都令人印象深刻。前者是訴說哥倫比亞大學心理學教授、全球知名語言學專家愛麗絲赫蘭Alice Howland在五十歲時被診斷出患有早發性阿茲海默症,她的一段失憶的心路歴程。後者則是如一杯溫水般,非常生活寫實手法編劇,以母子情結探討阿玆海默症病患及其家人,如同媽媽的愛心食譜,一同面對變遷環境。「被遺忘的幸福」則加入了更多的元素,在家庭間親情與愛情的理念差異,產生了幽微變化與人性衝突。整部片子時而明亮,時而昏灰,各種家人複雜情緒,全出自那無盡的愛。

圖片出處 :《被遺忘的幸福》

多オ多藝的女導演伊莉莎白•查姆柯,以三年構思及寫作的「被遺忘的幸福」劇本 ,得到兩屆奧斯卡影后希拉蕊•史旺(Hilary Swank),以及兩度提名奧斯卡的演技派男星麥克•夏儂(Michael Shannon)的大力讚賞,他們也加入了此片的製作行列,導演在拍片過程與演員互相激盪,劇本有過近三分之一的修改,在全體演員專業全力投注下,拍片時間壓縮得十分緊湊,只有廿二天即完成全片拍攝エ作。

能夠如此迅速完拍,劇本對白寫實及真誠,幾乎所有演員沒經過排練就直接上戲,他們感覺如片中的家庭成員般自然生動,所以演出一氣呵成,詮釋了失智老人家庭成員中的愛與責任。

片頭從一個風雪之夜,罹患愛玆海默症的母親露絲(布萊絲•丹娜Blythe•Danner飾)突然失蹤,父親(勞勃•佛斯特Robert•Forster飾)焦急地通知在睡夢中的兒子克尼(麥克•夏儂飾),一陣慌亂在不知所措下,尼克隨即打電話給妹妹布莉姬(希拉蕊•史旺飾演)。遠嫁加州的布莉姬趕忙帶著女兒艾瑪(泰莎•法蜜加Taissa Farmiga飾),回到芝加哥老家探望。

素與父親關係不是很好的長子尼克,以調酒師為終身志業,開了家酒巴,有時遭父親以不務正業而奚落,但也只有他待在芝加哥肩負照顧父母的責任。母親失智情況愈加嚴重時,他想為母親尋找一個照護中心,但父親卻不願同意,所以要求妹妹回家共同商量,希望父親能正視母親愈來愈嚴重的失憶症狀。

居住加州離家多年的布莉姬,看到母親失憶景況,十分不捨與自責。她夾在堅持要將母親留在家中的爸爸,及要將母親送到老人照顧中心的哥哥之間,而感到左右為難,無所適從。在父子意見相左下,母親病情逐漸惡化,家人不斷爭論,各持己見,一家人關係劍拔弩張,她身陷其中,徬徨而哀傷。

她自己也有長期孤獨寂寞困境,上一代父母的照顧有了狀況,加上自己的婚姻自覺空虛處境,及青春叛逆的女兒學戀愛問題,諸多操心之事,困擾著她整個身心靈,回娘家對她而言,是更多的內省與孤獨感。

圖片出處 :《被遺忘的幸福》

父親深愛著母親,堅持不願將妻子送到養老院。「她是我的寶貝,誰都不能帶走她,不管她健康,或有疾病,我都要陪伴在她身旁。沒有她,我會活不下去。」篤信天主教的父親認為,結婚後即是終身伴侶,婚姻誓約絕對信守,愛是一種奉獻,至死不渝。父母的深沉愛情,兒女是感動的,然而現實處境殘酷,母親的失憶狀況如回到她的兒時,她甚至想去找已不在人世的尼克外公外婆。一晚甚至還向尼克求愛,失智的母親行為異常,令家人憂心忡忡。身為子女的背負著心理壓力。因居處外地,被父親暱稱小碧的布莉姬,有著不能長時間陪伴父母的內疚,回娘家看到有心臓病的父親,常為失憶的母親偶爾失蹤而焦慮,她深沉無力之感,愈覺得孤獨而無自拔。

廿歲年輕時的布莉姬嫁給了艾迪,結婚生女後但並不快樂,她萌生離去心意。父親要她信守婚姻承諾,不希望她離婚。當她誘惑家鄉男子傑瑞時,父親對她很不諒解,並曉以婚姻信守不渝之道理。她只有按捺心頭深沉的寂寞,維持著假面的婚姻關係。艾迪經濟狀況不錯,只給予母女溫飽,但甚少對話溝通,一切表面形式,缺乏家庭互動,女兒艾瑪逃學,也想離家出走。

布莉姬的婚姻不如父母親恩愛逾恆,艾迪每當作完愛後即呼呼大睡,從未與她談話,不知道她的心情感受,而讓她在夜闌人靜時益覺寂寞,彷若一個陌生人躺在身旁。她在芝加哥娘家向家鄉舊識傑瑞吐露了寂寞心聲,卻不得回應。差一點婚外情的浪漫,也無疾而終。

一天父親心臟病突發,走得十分倉促,她和母親、尼克送走了父親。失憶的母親對父親的離世,因愛玆海默症病況,忽前忽後的記事,並沒有强大的哀傷。對於至愛永久遠離,失憶者的痛苦常在不知覺中沒正常人來得多,或許也是種幸福。遺忘的或被遺忘的,知與不知間,在一生至愛遠行,也因缺乏深沉的記憶,較易放行而釋然,反之愛愈深,覊絆愈多,永遠無法放手。正如露絲的丈夫,對妻子至死不渝的愛,要求永遠的陪伴。

命運總是出其不意,守護著愛情與婚誓永遠照顧妻子的父親,早走了一步,他沒有另一半活不下去的困惑,從此結局中似乎得了另一種解脫。布莉姬對尼克說「現在是我盡孝道的時候了」她將母親帶回加州,在附近的安養院照護,也常去探望母親。

父親過世後,她放開腳步,勇於作自己,與艾迪深談過後,放棄婚姻,對女兒艾瑪也不再干涉,尊重女兒求學與戀愛的選擇,她從長期暗灰陰霾中走了出來。而尼克則繼續他熱愛的調酒酒吧行業。

這部影片對遺忘與被遺忘的幸與不幸,有著一番詮釋,我想起了德國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塞•赫曼(Hermann  Hesse)在「克拉森先生」文中談到「人生每個階段都有記憶或遺忘的狀態和光景,隨著老年的開始,年輕時對我們非常重要的各種情狀,雖然好像都忘得一乾二淨,但在遙遠黑暗的彼方還會再次出現,靜悄悄地突出於後來所累積的影像之上。」老年失憶似乎是不少人會面對的事,想忘的忘不了,想記住的卻記不住,遺忘或被遺忘,是痛苦,抑是幸福?

天底下的兒女大多希望能夠陪伴父母,但又有多少人能如願,難免有「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愛總得及時,免於有所缺憾。人生是無數次的追求與挑戰,或許沒有不安和焦慮,是一件幸福的事。或可說是種救贖。

圖片出處 :《被遺忘的幸福》

露絲在養老院服務了三十年,丈夫不捨老年失智的她由照顧他人變成被照顧者,而堅持守護愛情陪伴至死,這番生死不渝之情,是多麼幸福,然而卻カ不從心,早她而去。布莉姬與父母不同,她認為婚姻中缺乏愛意與熱情,寂寞孤獨籠罩揮之不去,她要面對現實,不必隱忍過活。所以在父親逝世不久後,她選擇離開被父親視為績優股的丈夫艾迪。現代女性勇於自我追求,不受囿於婚姻枷鎖,與上一代婚姻家庭價值觀有所差異。

而對她的女兒本來以關愛管束教育為軸,最後她也放手了,由孩子自己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只要孩子瞭解一切都出自母親是愛她的就好。新世代不願被囉嗦,不似媽媽露絲口中常說爸爸是「囉嗦先生」受到擺佈。她放手了婚姻,正如爸爸放手媽媽,她也放手女兒,由年輕的艾瑪自由探索自己的人生。

從片中不難見到兒女對父母也有愛要及時的景況,至親之人突然離世或失憶,過去疏於陪伴,也將是永久的遺憾。在高齡化現實社會中,當家人有失智症患者時,如何面對,及如何照顧,成了子女正常生活秩序變動的因應課題。「被遺忘的幸福」導演以十分生活化手法運鏡,描繪溫馨而寫實,有笑有淚,多層面探討人生的幸福與遺憾,愛與責任,深入人心。此片由采昌國際多媒體發行,將於明日(11月30日)在台登場。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3(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被遺忘的幸福》 我不知道我怎麼了?

有雷影評心得│《被遺忘的幸福》「關係」都是磨合的結果!

《被遺忘的幸福》麥可夏儂演孝子 自爆「罵總統」維繫家庭情感

有雷影評心得│《被遺忘的幸福》他愛的是妳的靈魂,任何事心甘情願,這才是…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