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Nov.26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縱使流光無情《幸福騙局》抓住每一天,你我交會互放光芒

A- A A+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悲憫胸懷是世間最美的溫柔,親情、愛情、友情在生命裡迴旋,深沉如歌令人泫然,與痛苦的人同樣的心情,以白色謊言包裹的善意情感,能永遠如遮蔽的天空?總有一天總是現出如常的真實來。

由女導演薇拉莉葛琳諾(Valeria Golino)執導的「幸福騙局」(EUFORlA),細膩描繪人性脆弱與柔軟的一面,人生真正幸福當面對生命變化時,更能深刻體驗。每個人都希望追尋幸福生活,而幸福何處覓?或許在每個人真正體認到人生價值時,而豁然了悟,如雪泥鴻爪,似天地沙鷗,飄洋過海,或自由翱翔劃過天空的群鳥,也許事如春夢了無痕,在一陣悲喜交織過後,覺得空洞而哀傷,惆悵湧上心頭,自覮錯失了那美好的瞬間。

以兄弟情與愛情為經緯的義大利片「幸福騙局」,敘述罹癌的哥哥埃托雷(由瓦里歐馬斯坦德Valerio Mastandrea飾),與境遇光鮮亮眼的弟弟馬德奧(由里卡多史卡馬西奧Riccardo Scamarcio飾) 的一段兄弟情感,事業有成的弟弟對家人隱藏 了哥哥罹癌的事實,馬德奧盡心盡力對哥哥付出,幫他找司機載他去醫院看病,拿信用卡任他消費,甚至還找了他婚外情的愛戀女子約會,希望在哥哥為時不多的時日裡,能擁有便利生活及了無遺憾的回憶。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然而這番心意,真能獲得埃托雷的歡心嗎?事實不然。對短暫存活生命罹癌者而言,不知情而走向死亡是幸福的嗎?面對親人身染重病即將遠行,每個人都有所不捨,會有無能無カ之感,要將病情實況告訴他嗎?馬德奧面對醫生診斷埃托雷罹患腦瘤,不到一年存活的殘酷事實,在心頭掙扎過後選擇不讓哥哥知道,甚至還向母親隱藏埃托雷的病情。樂觀而善言的母親每每在家族聚會中,談笑風生,一家人歡樂無比。家人團聚看似粉飾太平的景象,哥哥不久遠行,此番榮景即將不再,背地底流瀉的哀愁,只有馬德奧知曉。

一切被蒙在鼓裡的埃托雷,在接受核磁共振的腦部檢查後,仍懷抱希望在接受化療之後,癌細胞變小便於施行手術,將之拿取後有痊癒之可能。他不知他的惡性腦瘤擴大到無法手術,只剩數月的生命而已。他暫時告別高中教師的職場生涯,離開了居處小鎮搬到了弟弟位於羅馬的舒適宇,每天勤於運動,定時去醫院診,對生命仍抱持著希望。

喜愛同志之愛的馬德里,活力十足,而埃托雷則內斂低調,原本個性不盡相同的兄弟倆,因哥哥養病同居一屋而有了更多的互動。事業有成而經濟寬裕的馬德奧,遊走於同性間,而且無固定的性伴侶,面對親愛兄長即將離世,有著百般不捨,希望在他有生之年陪他走過最後一段。在兄弟倆同居後,埃托雷發現弟弟同志戀人不斷更換,有些不以為然。馬德奧向哥哥打探情史,埃托雷和太太個性不對盤,冷漠相待,有一段婚外情,他向弟弟訴說深愛的女人塔緹安娜,是位32歲的中學數學老師,他們雖然彼此相愛,但為了兒子安德烈,他沒有勇氣擁抱摯愛,只好選擇了結束這段情感,但他內心深處仍對她難以忘懷。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希望哥哥在生命臨終之前仍有著美好的戀愛回憶,馬德奥私下打電話給塔緹安娜,訴說埃托雷的現況,期待重溫舊夢,在臨行前留下浪漫愛情時刻。她馬上應允,從小鎮趕來相會。但往日情懷生變,他為孩子先離她而去,再度重逢她似乎帶著悲憫的同情,敏感的埃托雷意識到弟弟的這番作為,無意間透露了自己生命已接近了尾聲。

尤其他常有幻覺,甚至惡夢,有時還不知覺地暈眩,手握不住東西,腦瘤病重後期症候群慢慢出現了,他對弟弟隱瞞病情有所不滿。弟弟對他的同情與施捨,令他感覺到生命尊嚴深受打擊。尤其當弟弟打電話通知塔緹安娜來看生病的他時,更感到被摯愛的人同情的難堪處境。「她不該來的」「她在可憐我」生命無常飄渺的無奈,他總想在深愛的女人面前留下最幸福美好的一面,弟弟讓他重溫舊夢的心意,其實他是無法領情的。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認為,生命不在乎長短,「好好活著」的體認,比僅是「活著」更令人深思。埃托雷身心受創,想維護的生命最後尊嚴,似乎被馬德奧無意間剝奪。尤其在一輩子摯愛的女人面前,一個男人在自尊心受損下,即使在冰冷海水浴場裡也想下海逞強展現他的威風。後因實在太寒冷而作罷。以「安娜的美麗人生」、 「雨人」演而優則導的義 大利影后薇拉莉葛琳諾,細膩處理男子在深愛女子面前,至死也要表現其堅強一面。即使是他為了兒子而快刀斬亂麻結束了這段婚外情。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幸福,是一陣狂喜過後,徒留悲傷的騙局…。」在這部片子中想傳達如此的意念。哥哥保守而低調,弟弟熱情而幹練,彼此不同的個性對人生與愛情性向截然不同,在追求不被世俗認同虛擲時光裡,錯失了許多生命中美好片刻。生也有涯,生命不在長短,心中有愛,剎那即永恆。

超人哲學家尼采認為痛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生存,對即將就木的人、可憐的人和年老的人毫不留情,或可說是一種持續的謀害。」在哲人眼裡,活在危險之中,體認一切存在的最大公約數,了然生命價值和享受,幸福生活如善變的女人,猶似風中之殘燭。「幸福騙局」在忽近忽遠的敘事中,若即若離,浪漫色調,帶著感傷情愫,直入人心。在看似歡樂的家族聚會,或是母子、兄弟間,弟與兄嫂的交談,日常對話,自然情感流曳,瑣碎也真實,及舊愛再續前緣的畫面有種悵然若失之感,平靜裡醞釀著人生無常的悲涼。

生命短暫,人總會走到盡頭,罹癌者有權利知道他有限的時日。現實如何殘酷,也必須自己面對,埃托雷他覺得弟弟隱藏病情,給他專屬司機載他去看病,還拿信用卡任他使用,甚至找了他摯愛女人與他相見,所做的一切,讓他覺得只是同情他而大吵一頓,兄弟互駡,不歡而散。這埸激烈的對手戲十分精彩,在平緩敘事中加了戲劇張力。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片中,「愛情流彈」中義大利男神 里卡多史卡馬西奧及「願望咖啡館」飾演魔鬼一角的影帝 瓦里歐馬斯坦德,兩人互飆演技,十分精彩。兄弟情誼由疏離到共處一室坦誠互動,而有所交集,弟弟善意的謊言,雖不得哥哥諒解,但血濃於水的手足之情,彼此傾聽,相互爭吵,有淚有笑,真實感人。導演在細微情感的掌控下,粗中帶細,忽強又軟,女性導演擅於捕捉家庭親情及愛情,一種又遠又近的錯綜複雜情緒,在「幸福騙局」中婉轉地散發出來。

當埃托雷發現弟弟為他所作的一切,有種被同情與施捨的憐憫對待,尤其打電話給塔緹安娜,希望見他最後一面,此事令他自尊心極為受損,同時隱藏他的病情也很不能諒解。於是他不再去醫院看診了,在生命最後一程,他決定坦然正視。在兄弟大吵之後,一天該去就診時,埃托雷突然失蹤,馬德奧焦急萬分,擔心激動地落淚,他趕緊打電話聯絡哥哥,埃托雷正在仰望群鳥飛翔遮蔽的天空。通電話中,馬德奧看外面的天際正是眾鳥群集,他臆測哥哥距離不遠,他下車後尋覓,不久即看到仰望天空的哥哥,他向前擁抱,兄弟倆所有的不快煙消雲散,站在同一個遮蔽的天空下,是兩顆緊緊相繫的心靈。他告訴弟弟「我知道我快死了,我不再去醫院治療了。」兄弟倆相擁而泣,手足情深,最後結尾很是動人。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獲得2018 坎城影展 一種注 目單元的「幸福騙局」,在細膩描述兄弟情的主軸下,同時也拋出了一個議題,對於癌末重症者是否讓他們瞭解生命將盡?還是隱藏病情,讓他們不知覺地面對死亡?我們面對癌末親人都有百般不捨,到底要如何對待オ好,實在各有各的考量,善意的謊言或可使罹癌的親人在不自知下,少了點心情折磨,然而他臨終前也許要完成的心願,在時不我予下來不及實現,或者有所交待和安排,因而不能如願。這種告知與否都各有利弊,不過目前的仍以告知當事人為主流,即便有再多的不捨,病患總有自己安排殘餘人生的自主權利。

另一個思考選項是同情有罪嗎?我們自以為善意的謊言,卻是當事人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同樣的心情對待,未必對當事人是最好的抉擇。人與人之間的瞭解與尊重,正考驗著這個難解的議題。觀看此片有點感傷也覺溫暖,有著悲喜交雜的情緒,類似如詩的悲喜劇。過去不可追,未來也有限,往昔種種纏繞,將來則隱約呈現眼前,抓住每一個當下,何去何從,如遮蔽天空的飛鳥,總有飛逝的瞬間,令人忘神仰望。人生如船過水無痕,流光飛逝如漂鳥。事如春夢了無痕,生命無常,每一個天明,都在你我交會時互放光芒。

圖片出處:《幸福騙局》

看完此片幾番思索,讓我聯想到保羅•柏爾斯(Paul Bowles)的著名小說「遮蔽的天空」( The Sheltering Sky),  文中喻意,生命並非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在面臨死亡時,不是死亡本身帶來痛苦恐怖,而是對虛度流光歲月感到哀傷。在不知何時走向生命盡頭時,只覺是活著,並沒有真正生活過之感。當死亡來敲門時オ省悟,在有限的生命裡,走向死亡無限之想像,也就自覺活在當下,珍惜每一天的可貴了。

在「幸福騙局」電影中也看到了人生面對死亡將屆的某種存在與虛無,如劃過遮蔽天空的群鳥飛逝。整部片子的調性有著美麗與哀愁的人生矛盾情境。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3(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公投過後《幸福騙局》給同志朋友們一個最深的擁抱 義大利婚姻平權早已落實

有雷影評心得│《幸福騙局》自然的家庭光輝

威尼斯影后戀情黯然破局 仍邀前任男星演出新作《幸福騙局》 影迷大讚…

你是0還是1?義大利性感殺神公開指導”魔鬼”影帝如何”搞上”男人 聞…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