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Nov.12 2018
by 吳鳥

有雷影評心得│絲絲入扣:《翠絲》找回真我 

A- A A+
圖片出處:《翠絲》

絲絲入扣的角色追尋

香港電影《翠絲》窺視中年男子大雄的家庭生活與個人狀況,不時以旁人之眼觀看他的作為,透露出一些不同。比如某次要送兒子上學而上班遲到,進辦公室第一句話就是向員工道歉,讓年輕員工狐疑,怎麼有老闆這麼親切溫和?這雖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艘船,以為男人都是粗魯自大的,然而從這小小的觀察而言,某種程度上的隱沒人間,大雄的存在總是那麼小心翼翼。

他擁有自己的辦公室,就是能夠在沒有旁人的空間裡做自己。換上女性內褲,回到家前再換回來,不扯開衣服,就不會知道西裝底下埋藏的,是多年的自我追尋。他告訴黃河,當你有了孩子,你就會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心中自有安慰,然而這一切其實是麻痺自己的毒藥。從發現自己的內心性別與身體不同之後,生活依然困窘,時間的急躁無法讓他安靜下來好好思考自己的事,他隨著時光洪流飄盪,直到傳來多年好友的死訊,才讓他自以為的安逸有了破口。

圖片出處:《翠絲》

 

「我是一個女人,外面不是,裡面是。」

 

縱使男主角大雄(姜皓文 飾)因收到老友死訊,不是重現自我的關鍵,是因為打鈴哥(袁富華 飾)再次出現而鼓起勇氣。大雄帶阿正兩位好友到自己打工的餐廳,認識了打鈴哥,他因上女廁而被當成變態打個半死,因為大雄與阿正幾度關懷下而說出:「你們不懂,我是個女人。」阿正可能不懂,但當時的大雄一定懂。

打鈴哥要表露自己是女性時,有多方層次,一開始他說因為男廁不通需要修理,他已經喝很少水了,也盡量忍尿,實在是忍不住了才去女廁上的。這一層是說給外人聽的,也是想要欺騙自己。然而當他繼續說出他是個女人,同時信任面前的兩位少年,也接受了真正的自己。這一場回顧戲非常重要,關連到後來黃河飾演的阿邦為了讓大雄試著接受自己,他先改造了打鈴哥,也讓大雄有種獲得勇氣的伏筆。

穿上女裝打扮地美麗動人的打鈴哥,或許是他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他的笑靨與柔情似水的眼神,縱使在燈光太過閃亮、人群繁雜的夜店裡,依然能抓住我心,幾度更讓我落下眼淚。

除了打鈴哥,飾演大雄妻子的惠英紅表演也非常多層次,從難以置信丈夫跨性,到逼近瘋言瘋語的舉動,都讓我可以快速進入她的情緒,明明看見事實,卻無法說服自己相信的衝擊性,大雄對她坦白的那場戲,也絕對是此片的關鍵場。《翠絲》入圍男配角、女配角雙料獎項,可說是實至名歸。

圖片出處:《翠絲》

找回自我的大雄改名為翠絲,是沿用母親之名。如此時髦的名字,卻也有一段關於母親過去的故事。翠絲,是母親的認同與理解,也是大雄最後傳達出來的溫柔。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5(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棠夫人嫁錯人!港版丹麥女孩《翠絲》惠英紅丈夫告白想變性

黃河帶老公骨灰回港遭拒《翠絲》跌床痛哭

無雷影評心得│劇情演技更勝《丹麥女孩》的《翠絲》

瑞秋懷茲接演《獨帆之聲》,原來都是為了「他」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