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電癮星聞
Sep.21 2018
by 婊爆俠

觀影前導讀│《一屍到底》一鏡到底的魅力

A- A A+

電影跟舞台劇(或其他種不需要攝影機的戲劇)最大的差異在什麼地方?

電影可以剪接。電影表演可以不停重來。其他種戲劇可不行。

這不單單是種技術與形式上的差異,現場表演的緊湊(或長度)會直接影響演員的情緒與演出的犀利,甚至當後台出狀況(例如:道具不能出來、演員來不及換裝)時,都必須要靠演員在台上接受後台導演的指示而臨場發揮來爭取時間......雖然舞台劇觀眾們去看舞台劇為的不是期待、或知道這些事情發生,但光是想到舞台劇在台前台後的「真實上演」的事情就是會讓我莫名心動,(這也成為了一種偏門、但又頗受歡迎的電影題材。)

甚至,長青肥皂劇可以演上五六年,但電影演員很容易爆紅一瞬間不過一年又三五個月,接著就是一段看似無止無盡的尷尬期。尤其HBO開始端出電影預算跟規格製作電視劇後,這個情況可能更是嚴重。(想想【哈利波特】整個搬上HBO或Netflix重新拍攝成電視劇?)

所以,雖然「明星光芒」和「票房收入」很誘人,但電影演員在美國的戲劇圈地位並不高,甚至還不如電視肥皂劇演員。(只要別把星光大道上的鎂光燈當成地位的象徵就好。)

✦✦✦✦✦✦✦✦✦✦

不只演員如此,導演與製片們往往也會面對類似的困擾。

電影的預算往往過高,投資人對戲劇又沒什麼熱情,作品的淘汰速度也快,(常理來說,電影再怎麼賣座,戲院的撥映期也不就三五個禮拜、或三五個月。)

可能有些導演意識到了自己所面對的窘境,因此會有這樣的念頭:如果不能改善這些電影商業文化先天的困境,至少可以讓他們在同行之間抬的起頭吧!

難怪會有導演也想要挑戰長鏡頭,好證明自己調配掌握演出現場的能力不輸給舞台劇導演,或是某些觸犯社會禁忌的演出方式好挑戰觀眾的底線,例如用真的血漿、真的屍體、讓女演員以為自己真的會被強暴好讓她經歷真實的恐懼........

✦✦✦✦✦✦✦✦✦✦

希區考克拍了『奪魂索』。一對男同性戀企圖藉由謀殺大學友人來證明自已擁有並能駕馭超越常人的道德觀念,就在殺人之後,他們還在凶案現場舉辦了一場小型宴會,邀請了更多同學、老師、還有死者未婚妻,故事的鏡頭就在兩位兇手在宴會間穿梭時使用了「超」長鏡頭。──概念上來說,本片是一幕到底,(舞台劇還需要二幕、三幕,讓演員與劇組緩衝休息,)但當時攝影機底片一次頂多拍攝十分鐘左右,(所以電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一幕到底。)

不是只有希區考克要面對這種限制,這種限制也不會因為碰到希區考克就忽然有了解答,所以在拍攝這片時攝影機必須要巧妙地藉由拍攝背景或沒有演員的景物時,趁機切換並在事後剪接上,好營造出這是演員在現場連續演出的效果。

圖片出處:IMDb

✦✦✦✦✦✦✦✦✦✦

原來即使有技術極限存在,但創作者們還是用自身的創意克服了這層限制,「只要攝影機固定一段時間在拍攝景物」大家就可以預料到這是在預留讓剪接師剪接的空間。但這種為了拍攝長鏡頭而出現的「習慣」也變成了一種電影特色,像狹長型的公寓中,單身女主角返家帶著大包小包從超市採購的東西後,一進門就走進廚房、但東西放下就走出來,接著打開置物間掛上外套,然後走進浴室、出來就將頭髮俐落地綁成馬尾,這過程可能不過是稱不上長鏡頭的三五分鐘,但鏡頭一直固定在公寓大門和串連各個房間的走道上,演員卻要頻繁的在鏡頭前出入並在布景內穿梭、切換手中的道具、身上的裝扮,技巧難度並不高卻可以瞬間營造出「她在這裡生活」的氣氛。

✦✦✦✦✦✦✦✦✦✦

回來說長鏡頭。

到了近幾年,先是有數位攝影機出現、影片都存進硬碟而不需要底片,從此再無十多分鐘的限制。

就連本來是為了拍攝特效鏡頭時發明的技術:「可以記錄攝影機移動的位置與角度,然後重現,以此取得兩段拍攝角度一模一樣,但其實演員並沒有真正互動的影片。」都被大量拿來應用在拍攝長鏡頭上,從此連拍攝景物預留剪接空間的必要都消失了。

最近的『鳥人』和『007-惡魔四伏』(開頭)大概就是這樣拍出來的。執導『復仇者聯盟一/二』的喬許威登更是這種技巧的高手,(甚至可以說他用的有點浮濫與淪為炫技。)

至此以後,長鏡頭變得有點浮濫!(雖然內容都有一定的水準,但對我來說感動就少了。)

 

雖然之前說「拍攝長鏡頭是電影導演為了證明自己的能耐」,但有些演出(例如特技)如果重複拍攝,燒錢不說,這其實是拿特技演員的生命去開玩笑。所以怎麼更有效率、也更精準地掌握特技演員的演出也變成一種學問。(電影還是黑白無聲的時期拍攝的蘇洛就充滿了各種危險的特技表演。當時的人就已經開始在思考這種問題。)

例如麥可貝拍攝特效與特技場面時,曾經一次出動四台以上的攝影機,所以雖然觀眾最後在戲院看到鏡頭不停切換,(例如飛車追逐時,一下在車頭、一下在車尾、一下又在車內,)但真正拍攝時卻是一氣呵成的。(好吧!車內可能不是,因為是特技演員在開車。)

但除了特技表演以外,還是會有使用到多台攝影機拍攝,然後在剪接時不停切換這些攝影機拍攝到的影片,──雖然這不被視為長鏡頭,但演員在現場的演出卻也是一氣呵成。

例如有時故事會先集中在腳色A身上,經歷一連串動作後,例如在派對上跟一堆人打招呼講話,然後收在跟腳色B的交集上,之後再經由類似倒敘的方式,重新講述腳色B怎麼來到這場派對、又在派對上跟那些人有互動,最後故事結束在他跟腳色A的交集點上。

像剛拍完『變臉』的尼古拉斯凱吉所主演的『蛇眼』,開場的長鏡頭雖然大量的預留了剪接點,但故事卻巧妙的將主線的「新聞播報」和「拳王休息室內」發生的事情結合在一起。

就算不提這個長鏡頭,『蛇眼』本身也是個很有趣的電影。

像它的演員很有趣,蓋瑞辛尼斯那幾年都演反派,卡拉古奇諾還沒有開始在鏡頭前毫不保留的嶄露自己的「艷麗」氣質,飾演拳王的史丹蕭大概是我見過最不俗套的「黑人拳王」。

故事也很有趣。『奪魂索』開場就揭露了一切關於兇殺案件的真相,導演希望觀眾注意(想像)的是腳色的情緒反應,『蛇眼』也是如此,開場結束就告訴大家真相,但故事一路鋪陳,機警的觀眾可能會發現女主角等於是被困在一個「沒有好人會幫助他」的環境中,勉強算是好人的上校早淪為策畫暗殺的魔頭,一路上都在計畫壞點子(藉機左右逢源、出名兼賺錢)的主角最後竟然要選擇是否要犧牲一切以保全自己最後的道德底線.......

✦✦✦✦✦✦✦✦✦✦

這麼看來,雖然「長鏡頭」說起來很像是種形式上的技術挑戰,它在電影戲劇中是有獨特的地位、甚至表現上的必要性。

像三谷幸喜就經常用長鏡頭營造各種溫暖、忙碌、甚至荒唐(但又令人愉快)的氣氛,──應該說今日的日本導演很多都還具有這樣的技巧與想法。

『一屍到底』剛好也是日本出產電影,就不知道它使用一鏡到底,為的只是炫技?還是想要表達今日電影產業的何種無奈順便給予殭屍片注入全新的深度?

✦✦✦✦✦✦✦✦✦✦

不好說,這很主觀,願意去發掘的人就請自己看看吧!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無雷影評心得│《一屍到底》---敬,為電影而熱血的靈魂!碰!

瞿友寧、許傑輝、九把刀、Lara梁心頤 感動盛讚年度神片《一屍到底》《…

有雷影評心得│《一屍到底》前所未有的殭屍片,不推薦對不起自己啊

《一屍到底》票房破12億5700萬日幣!登上NHK新聞節目 小栗旬私心…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