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Sep.17 2018
by 藍色的白羊座

有雷影評心得│《被監禁的女人》從僱傭關系的質變來看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A- A A+

【前提】

去年在光點華山觀影時偶然看到的小型影展,選片類似紀錄片、酷兒等小眾市場或單一電影分類的題材為主,影片一樣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國際影展入選作品,當然也會有屬於台灣製造的佳作。這次雖然沒有時間去參加選片指南講座講解,但相信在每個影展風光開幕活動的背後也一定是經主辦單位和策展工作人員的辛勤努力與邀請,才能順利完成一次又一次的主題影展。這部「被監禁的女人」特映會也是觀影當天才發現是今年的女性影展的紀錄片作品,觀影後順手跟工作人員拿到了一本今年的影展手冊,翻閱了一下手冊中的參展作品單元,除了開閉幕影片是每個影展最吸睛的焦點之外,還發現了這次有三部黑白影片選自1960、65年代台灣早期的台語電影,主題依然是以女性為主。膠捲時期的老電影在經過數位修復工程復甦的同時,也被附予了傳授時代過往和歷史經驗的新生命。故名思義女性影展當然比較適合女性來看,可以避免掉商業片上以男性眼光為主體意識型態的主流價值觀,女性朋友們也可從不同出發點來思考人生。

 

【主題】

今年的「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影展分為四地,

四個影城北部台北光點華山與新北板橋的府中15 。

期間2018/10/04~10/14為期11天,但只有開幕片在西門新光影城舉辦。

台中新光影城與花蓮秀泰就請到官網上查看了。

這部「被監禁的女人」特映會來自今年2018第25屆的「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單元:全球風暴事務所 When Global  Becomes Personal

【被監禁的女人 A Woman Captured】http://www.wmw.org.tw/tw/film/958

2018 日舞影展

2017 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影展

IDFA: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ilm Festival Amsterdam

匈牙利 Hungary | 2017 | 紀錄 Documentary | 數位DCP |彩色Color | 片長 89min

導演:貝納黛特·里特(Bernadette Tuza-RITTER)

匈牙利獨立紀錄片導演與剪接師。《被監禁的女人》她的第一部紀錄長片,

亦是匈牙利第一部進入日舞影展該單元競賽的紀錄片。

場地:台北華山電影館 華山1廳

2018/10/07(日)15:20

2018/10/14(日)15:30

 

【影評】

這部來自匈牙利( Hungary )長期跟拍的紀錄片作品「被監禁的女人 A Woman Captured」,由導演貝納黛特·里特(Bernadette Tuza-RITTER)耗費長達一年半的時間近距離接觸本片的主角Marish,在得到了Marish(瑪莉許)與她的僱主Ada(艾妲)同意後,拍攝瑪莉許每天的例行工作與僱主家庭成員互動的日常生活,

雖然片中有提到艾妲是收錢通融拍攝過程,但我還是好奇的導、僱、傭三個人彼此間的互動與心理狀態,是如何從金錢上的建立和懷疑,逐步建立良好的互動,一面取得瑪莉許的信任吐露心聲,一面揭露艾妲一貫手法的押證不給薪資的秘辛,又如何以言語暴力拘禁搾乾瑪莉許對未來的希望,最後公開的在世界上放映這部正發生在歐洲社會角落中的奴隸、僱主艾妲為何會輕易地答應了這樣的拍攝工作,除了有導演在影片中透露了和她私底下另談好價碼,付出了彼此滿意的費用和口頭約定之外,難道真的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和金錢至上的人生價值觀,使得僱主艾妲能夠無視自己施加於他人(勞工)如監禁的非法行為,甚至扣押財產與薪資所得,一點一滴慢慢地壓搾員工直到枯竭,為了自己家人的生活幸褔就能踐踏別人的人生?印證了有錢有權就是真理的現實生存法則?救一個人得要動用世界的力量,那根據片中導演所提出的參考資料來看,歐洲約有450萬人的現代奴隸,又有什麼樣的機會獲得任何改變?

用鏡頭拍攝又如實紀錄下非自願為奴十一年的女人,不知是被思想禁箍還是遭到恐嚇。從四十二歲就帶著女兒逃離前夫的家庭,來到現在的僱主艾妲家中,管理家中的大小雜事,細數生活了五十三年的人生歲月中,為了生活從一個地方逃到另一個地方,或許像大多數走入家庭的女性一樣,曾經以為結婚了之後就能依靠丈夫的肩膀過活,卻沒想到她還是得一肩扛起家計努力工作。始終是逃不離前半生被命運之神綁定的宿命,從僱傭關係下默默承受痛苦生活數十年後,連女兒Vivi 都早早逃跑僱主的家庭,瑪莉許卻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脫離有如奴隸生活的環境,獲得自由與自在的平凡人生。

電影從一個人生活品質最低落與最社會底層的角度出發,紀錄下真實存在於世的社會一角,像是散落在世界中各個角落被遺忘了的雜記、片段。

以紀錄片拍攝的方式讓人一窺早以被現代文明社會所取消的奴隸制度,卻依然附存在於社會的某個角落。被金錢所奴役的貪婪人性是法律所無暇顧及到的範圍,這部來自匈牙利國內看似稀鬆平常再普通不過的勞資關係,因而產生變調的僱傭現況。

整體來說比起片名字眼強調的監禁與女人,不如來公平看待片中所提出來討論的僱傭關系與奴隸制度的對照,許多來自從社會底層勞工不為人所知的現況,單純的付出自身勞役以換取衣食住行不致死卻也感受不到人性溫暖的基本生活。

這次觀賞的特映會<被監禁的女人>看完本片的第一印象與感想就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但也只有同樣身為女性身份的關系與認同下,導演才能夠讓被拍攝的另一方卸下心防娓娓道來,雖然有時候拍攝的過程當中沒有太多的對話出現,卻也能利用鏡頭畫面說明當下無聲勝有聲的現實與無奈。用了一年半的時間跟拍卻只剪出了一個半小時的影片,只能猜想應該有些不方便公開呈現在鏡頭前的互動與默契,或許還不到給予女主角瑪莉許慰藉和幫助,但也能看到導演藏在心底深處的小小希望。讓人不自覺的想問導演,是從一開始決定要拍攝這段僱傭關系背後的故事時,早就起心動念的想要暗中幫助了嗎?釐清這麼多年下來最殘酷的事實真相。

在導演再真實不過的鏡頭底下慢慢地揭露了這兩位主要的女性角色,一個是不准拍到臉上表情的僱主艾妲,一個是毫不在意只能默默承受的女傭瑪莉許。兩人是如何從單純的僱傭關系逐漸地惡化成主僕制度。很難以想像這個真實的故事就發生在2006年到2017的中歐國家匈牙利。這十一年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印象和記憶中歐美國家不都是講求人權的嗎?還是自己也用以偏概全的錯誤認知去看待這個西方的社會,只有富強如美、英、法、德、義、等世界排名在前的國家才講求文明與人權,或許這是一塊連歐盟也管理不到,而被視為習以為常的正常家庭生活,實際的真相到底如何也沒有那麼重要了。

若從西方文明社會講求公平正義人權保障的現今來看待這裏所發生的一切事情,簡直就像回到了千百年前依照種族地位血統身份等意識型態下強行分類的奴隸制度。所以導演才會有提出質疑並透過影像的紀錄,希望能提醒或公開的呼籲世界上的每一個人,去看看或了解這個社會議題與,誰都不希望成為這個過時制度下的受害者,應讓公平社會上的市場機制來決定一切。以現代社會發展到2018年來說,世界各國政府的發展也都歷經了許多不名譽的戰爭過往。「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引用所謂的古諺語來看勝負已定後續處理,勝者生者掠奪、享盡一切利益,敗者亡者淪為亡魂背負一切罪責,留有餘命者或逃亡或為奴隸,而身為奴隸制度下的人也不配稱為人,生生世世為奴永無止盡,翻身無望只留著不值錢的DNA 給後代子孫。

現今社會自由市場上的勞資關係,說實話其實就是從古至今或世界各個國家各種不同型態的奴隸制度或主僕關係型態的改變,邁向新的世代迎來新的遊戲規則政府監管下的全新開始,改成符合法理基礎的勞資契約僱傭制度,入場限制越高知識層級越高越文明的工作法規條例越細越嚴格,隨隨便便就有一長串的公司規定(遊戲規則)要遵守,公司三不五時因應政府法規和市場變化而增減法律條文備忘,簽字同意之後就真的不知是要保障僱主還是僱員。如同有些工作內容甚至不需要書面形式的契約書,讓僱主從原本只需要提供食宿的方式以貨幣成為替代方案,去徵招肯吃苦負擔辛苦勞役的工作,讓僱員能以貨幣改善自身所處環境,讓也勞工享受應有的人生與生活,勞工們的權益也可在自由市場的競爭中獲得基本保障。不同層級的工資福利制度可以成為吸引到不同人才的誘因,就算是最基層沒有工匠技術的勞工僱員也該有最低限度的保障,這才是符合大多數現代人的工作型態,有人是為了家庭,有人是為了夢想,出賣勞力用換取貨幣,簡單方便又實際的互利互惠關係,可說是合理的各取所需。

第一場戲第一個鏡頭照著曲屈就身體躺臥在沙發上的女人,導演輕聲呼喚著瑪莉許的名字…瑪莉許…瑪莉許…讓還在半夢半醒之間起身坐起的瑪莉許感到睏意依舊,但從臉部表情與口中喃喃自語的說著,又是沒睡飽就到了早上該工作的時候了。此時的瑪莉許看起來大腦運作尚未清醒,一樣帶著先呆坐了一下就起身準備安排今天的工作行程了。說好聽點的話是工作行程,其實也只不過是每天都過著沒有尊嚴沒有自由的傭人生活。起身準備要餵養庭院裡的圍欄內養著十多鴨、鵝的家畜,用來對比人(瑪莉許)、畜(鴨、鵝)之間的差異性,一個被關入無形的意識監獄中,另一群關在有形監牢等待餵養飼料的家畜,一樣沒有思想與身體的自由,等待在前方的只有生命的盡頭?

透過鏡頭下所拍攝的瑪莉許,滿臉異常深遂的皺紋線條佈滿了整張疲倦的臉龐,抬頭紋、法令紋、嘴型凹陷,張開嘴巴說話卻看不到牙齒。很難想像她才52歲而已,卻在她的臉上看見了充滿痛苦和折磨的人生經歷,而這支紀錄下身邊大小事情的影片,只佔據她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算短的一年半時光,或許是她十多歲來第一次感受到身為一個人的活著。而拍攝過程彷彿也將她歷盡風霜的人生如實呈現在世人面前,和世界中的其他角落裏有相同經歷的瑪莉許產生了聯結,帶來改變的可能,讓自己也能大聲說出屬於自己的人生真相,就從Marish的正名開始,誰也沒想到當上奴隸連名字都被剝奪,而找回、想起、告訴外人自己的名字是 Edith 伊蒂才是正確的名字,當做迎向光明未來人生的起步。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被監禁的女人》掙脫牢籠?不可能的任務!

無雷影評心得│《他叫簡單他是我兄弟My Brother Simple》…

城市遊牧影展<短波四: 親密疏離>藝術實驗?藝術實踐!

「愛蔬食、愛動物、愛地球」亞太影展將拍環保宣傳影片共同響應環保!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