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Aug.29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心是愛的一部分《武士的一分》温情泉湧,甘醇十分

A- A A+

心中有你,也有我,温情滿人間,日本導演山田洋次溫暖細膩手法,總在片中讓人看到人性的光輝,沒有激情與狂野,而是恰似和煦春風娓娓道來,傳遞幸福可以很簡單,在有愛有情中平凡過日子,歲月如山澗溪流,輕輕呢喃,慢慢流逝。

從多部山田洋次的作品都可看出他平淡雋永的風格,不愠不火,緩緩細訴日常生活的極簡幸福,只要你我心中有愛,凡事存乎一心,用心最美。他對人世間的情愛如此看待,將他的生活哲學與對人間的態度,反應在他的作品上,可說一以貫之。尤其對市井小民的平常世界更多着墨,悲天憫人的胸懷,藉著映象語言流露無遺。「武士的一分」即是他的代表作之一。

「口是吾的一部分,心是愛的一部分,人是你的一部分」心口合一人,串連了我愛你,,猶如「一分」即尊嚴,尊嚴之於武士,武士與尊嚴兩者對等關係,「武士的一分」不能割捨,就是那份承擔的責任與榮譽,「一分」,不可或缺。

山田洋次在「武士的一分」緩緩訴說一個樸素生活的下階武士,為愛情生命而奮戰,他並不求聞達,安於平凡過活,但士可死不可辱,面對責任與榮譽,他可以搏命來維護最起碼的人性尊嚴,即是「一分」生存價值。

改編自藤澤周平的短篇小說「盲劍回音」,「武士的一分」片中低階武士三村新之丞(木村拓哉飾)精於武術,但只是個替藩主海坂試菜有沒有毒身份卑微的鬼役,他並不喜歡這份呆板無趣的エ作,而是想開劍道館教授孩童,他強調儒家「有教無類,因材施教」的理念,他希望脱離試菜者的エ作,能夠傳授劍術來平淡過日子。他將這個心願向他美麗的妻子加世(檀麗飾)訴說。他們和如父輩的家僕德平(笹野高史飾)一起生活著,日子過得十分簡單。新之丞養鳥自娛,偶爾聽聽風聲,鳥鳴,拿德平開開小玩笑,看小小庭院的四季更迭變化,一家三口倒也平静幸福。

注重生活情趣,與妻子相愛相守的新之丞,有一天為藩主試菜時,因誤食有毒的紅螺刺身,一陣劇痛且昏迷不醒。當下他被抬回家中治療。加世衣不解帶日夜看護,甦醒過來時他發現眼睛再也看不到。醫生診斷為非當令時節吃了貝類中毒,如河豚般,影響到視覺神經,導致失明。這對他是多大的打擊,幾乎甚麼都不能做,生不如死下,他想自殺了斷殘生,加世死命阻止了他,表示他走了,留下她,她也沒活下去的勇氣。

重生過後正值暮春初夏時節,新之丞坐在庭院前問加世,該是螢火蟲出來了的時候了,是否螢火蟲滿天飛舞?看到閃爍發光,一明一滅飛舞於院子的幾隻螢火蟲,她回說沒有。這是體貼他的心意,怕親愛的丈夫因看不見大自然美景而傷神難過。

在妻子深情的照顧下,新之丞接受了現實,從一個明眼人頓成失明者,身心煎熬,只能慢慢適應日常生活。因眼盲,新之丞的試菜工作也隨之停擺,生活立刻陷入困境。新之丞姑姑波多野以寧(桃井薰 飾)一天到家中探望後,一直碎碎念姪子遭逢不幸,真是好可憐。不久她即召開家族會議,商討如何來協助已盲的晚輩。叔叔和姑姑都來了,但沒有任何親戚願意雪中送炭,每個人一付無能為カ的樣子。世態炎涼,只好自救。加世提到她去廟裡祈福途中遇到了總領大人島田藤彌(坂東三津五郎 飾),對她表示有困難可以找他尋求助。家族之人鬆了一口氣,好似丟掉了個包袱。異口同聲要加世求助於島田。

加世拿著禮物去島田家請託,得到了30石的俸祿,生活還過得去。有加世悉心照料下,日子在平淡中飛逝,但加世偶會外出晚歸。一天姑姑波多野到家中告訴新之丞,她的丈夫看到加世與一男子出入染川城的一間茶室。新之丞半信半疑要求德平跟蹤加世。一天她說要去寺廟祈福,德平尾隨發現她進入了茶室,過不久之後,一個高階武士也跟著進去。

德平回家據實以報,新之丞不悦,他無法相信一向恩愛的加世有了外遇。他在加世回家後盤問芳蹤,她已覺紙包不住火,只有告訴深愛的丈夫她晚歸原因。她為家中生計求助於島田藤彌,這位高階武士答應幫忙,但是有條件的。他對她上下其手,為了丈夫及一家生存,一個弱女子抵抗無カ竟被强暴了。她以為一次奉獻就好,不料島田威脅她若不依他,將取消所有俸祿,為了親愛的丈夫她忍隱受辱,出入兩次茶室約會。

新之丞在加世坦誠之後,大發雷霆,因自己無能,妻子被人玷污,深受侮辱,他當下即休了妻子,要加世徹夜離家。然後叫德平拿出妻子防他自殺收起來的劍。武士的劍是他的生命,對新之丞而言,劍在人在,劍亡人亡。他準備重拾劍道,向劍術老師木部孫八郎(緒形拳飾)再度請益,陪他練劍,以盲劍士來挑戰侮辱他和加世的島田藤彌。他的師傅認為島田系出名門劍道,盲劍士對決高階,表示不甚樂觀而勸他打消念頭。但新之丞心意已决,為守護家人及維護自己的尊嚴,武士的「一分」,寧可死,絕不可辱。

他重拾練劍為尊嚴而戰時,昔日試毒者的同僚,到家中探望,透露海坂因新之丞試吃食物中毒,趕緊被通知食物有毒而倖存,所以給替死鬼般的下階武士維持原有30石俸祿。這不是由島田向坂主提及?他們說怎有可能?還吿訴他島田藤彌,是十分現實勢利之人,怎會為比他位階低下的人說項?這時新之丞悲憤至極,島田趁人之危,假藉幫忙生計,他騙加世向上司說項援助,強行霸王硬上弓。其實只為貪圖加世的美貌,強行侵犯了他摯愛的妻子,這種行徑形同強暴罪犯。當他了解事實真相後,覺得親愛的妻子被矇在鼓,所作的犧牲實在不值得,百般委屈求全,真是可憐。

於是,他一面由師傅教他攻防要略,以同心求死,オ能劣勢轉優勢的絕處逢生教戰守策下,勤練昔日高強水準劍術。一方面他叫德平到島田家中下戰帖,約他到河畔邊的老馬厩决鬪。島田如期應戰,盲劍士怎會打贏我?在輕敵下,與抱著必死同歸於盡的新之丞一决勝負。新之丞當面揭露了島田藤彌趁人之危強暴妻子的罪行,島田老羞成怒,卻不敵也是劍術高手的新之丞,在决鬪中他被新之丞砍下了手臂。作為高階武士竟敗給了低階盲劍士,在維護武士尊嚴下,不久島田切腹自盡。

回到平靜生活的新之丞,庭院鳥籠中一隻小鳥死掉了,他和德平親手將牠埋葬在院子裡,而將形單影隻的另一小鳥放生了,同時將鳥籠焚燒了。

就這樣,他與德平簡簡單單過日子,但常抱怨德平煮的菜很不好吃。德平說要找個煮飯婆來,新之丞不反對。一天他吃到了對味的菜時,他發現加世被德平找了回來,難掩興奮之時,「誰叫德平煮的菜那麼難吃?」企圖掩飾他趕她出家門的尷尬。

他們相擁而泣,重逢的恩愛幸福一對,重拾舊歡。「我不會忘記妳飯菜的味道,我很高興妳回來了。」平淡的一句話,蘊藏了多少思念。鶼鰈情深,令人動容。

片尾,「我們需要買個新的鳥籠,還有一對小鳥。」一家人重温往日情懷,忠心耿耿的德平,儍儍笑著,無限幸福的樣子。多麼温暖平實的生活寫照,屬於山田洋次的溫情敘事風格,實在直入人心內底。

有心オ有愛,心是愛的一部分,「武士的一份」平凡小人物的喜怒哀樂,牽動觀影者心緒,溫馨悸動人性最質樸的那片心田。山田洋次的談情說愛她影像語言,在平淡之中,如一條涓涓細流的溪水。

「武士三部曲」中,「黃昏清兵衛」在2002年榮獲了日本奧斯卡12項大獎,並入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2004年「隱劍鬼爪」入圍柏林影展競賽片,2006年「武士的一分」獲得2007年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同年獲日本奧斯卡12項大獎提名。這部片子日本票房突破了40億,在日本電影史上占有一席地位,也是歌手演員木村拓哉的代表作之一。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7(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日本國民導演山田洋次最令人難以忘懷的作品 影史經典【武士三部曲】8月起…

有雷影評心得│《武士的一分》生為盲眼武士, 勇敢打開心窗

傑尼斯的「HERO」木村拓哉 最有武士愛與榮譽精神的演出 傳遞夫妻之…

無雷影評心得│《武士的一分》- 比翼雙飛的夫妻之愛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