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電癮星聞
Aug.22 2018
by 象鼻看電影

導演盼望台灣同志文化能讓世界看見!翻拍輔導金國片《紅樓夢》,導演吳星翔專訪

A- A A+

為何這部同志電影拍攝這一年多來能有那們多話題? 導演盼望台灣同志文化能讓世界看見!翻拍輔導金國片《紅樓夢》,導演吳星翔專訪

導演吳星翔,2016優良劇本改編的輔導金國片「紅樓夢」於去年殺青,演員找來了許多鮮肉一起拍攝,包含主角呂金象、陳彥名、JR紀言愷據說都有大尺度演出,雖一開始因紅樓不承租惹來許多爭議,但還是不少酷兒及腐女期待這部片,影片去三月已拍攝完,七月剛在第22屆休士頓酷兒影展(QFEST),台灣電影「紅樓夢」 ,18號在華山剛做完映後會談的「紅樓夢」,即將也在九月香港熊貓影展跟第四屆華盛頓華語電影節和台灣酷兒影展北中南放映,導演更在22號當天收到羅馬尼亞同志影展正式競賽片邀請。

18號於華山做分享,現場也請來酷兒影展創辦人Vita跟演員JR一起分享紅樓夢創作  網路翻拍

 

為何要拍攝同志版「紅樓夢」?

電影是憑感覺的藝術 在拍攝第一部長片《紅樓夢》之前,吳星翔已創作了不少關於同志議題的短片作品 原本的夢想是希望成為小說家的吳星翔,但誤打誤撞地走進了電影圈。約在三、四年前,寫了兩三本劇本創作,先後也都得到不同的獎項,吳星翔開始創作許多劇本編寫,其中《紅樓夢》就獲得了優良劇本獎。因此決定將之發展為電影長片。

而《紅樓夢》也已出書成小說販售。 對文字有高度興趣的吳星翔,認為影像和文字創作其實有很多共同性,寫小說也需要放入視覺的概念,電影也需要很多文本的應對,所以到現在已經能在兩者間自由遊走。而之後也不排除將劇本發展成連續劇、或是舞台劇,而同志音樂劇是吳星翔對未來最大的規劃。 電影的創作,與時下流行的趨勢,及所能得到的資源,演員與時機 紅樓夢是小時候最喜歡的小說,小時候看不懂,看了幾頁就放下,長大覺得有博大精深,充滿爭議性與未解之謎,是華人古典文學中一股特殊的脈絡文流,能夠把它和台灣同志文化集散地紅樓做結合,創造一個小說與電影的對話,是非常有趣的,而且也很幸運獲得政府大力支持,感謝政府的開明,因此這也是我最喜歡也最想拍的一個劇本。 也因為這劇本充滿爭議性、太過寫實,涉嫌毒品及性病等議題,反而造成很多紅樓店家的排斥,認為會有負面形象的影響,所以除了外景是真實紅樓之外,其他都是找東區的店面拍攝。 「很多人支持,是因為他們還沒看過電影。」

紅樓夢原著小說已發行 翻拍自網路

 

為何拍攝時部份同志有不一樣的意見?

吳星翔自嘲,其實同志圈內也分成兩派意見,有一派會認為同志電影應該表現同志的光明面,例如討論同志婚姻、同志平權、領養小孩等議題,但其實我身旁的同志們,他們的真實生活其實是充滿轟趴、嗑藥,但我卻沒有看過台灣有幾部電影在寫實地討論這些議題。其實像我們現在生活在後愛滋時期,愛滋病已並不如過往污名化,像是BPM這部電影,就很開放的討論愛滋的議題,像是這些疾病是怎麼擴散的、為什麼藥物會不合法?所以我認為這些議題是很值得拿出來探討的。 其實在片廠時,也有人問過我這樣的問題:「這部片想表達的是什麼?」我們的日常生活都會遇到同志,只是我們沒有去了解。這部片的初衷就是要跟大家訴說同志的真實生活,絕對不是像大家想的一樣如此黑暗。

吳興翔導演從事電影工作十多年來,一直不忘熱愛電影的本質,把看到的同志文化成為創作

在我們身邊的這些人,你卻完全不了解也看不到他們的生活,彼此生活在同一個城市,卻是兩個世界,很多事情也是因為不瞭解,所以才會把很多事情都妖魔化,想得很黑暗。所以我希望我的電影是一個橋樑,呈現出這些人看不到的生活。 ,吳星翔累積了十幾年的電影相關經驗,無論是錄音、導演助理、製片、宣傳,因此累積了許多經驗。電影圈 電影是憑感覺的藝術,現場營造好每場戲的燈光跟音樂之後,就讓演員在那樣的氛圍之中,現場自由發揮,那當演員們提出很多意見跟想法時,導演在現場只是做客觀的協調,不會刻意放入主觀的意識,所以整部片並沒有要故意凸顯什麼觀點,就讓爭議存在著。如同劇中的結尾,兩個有著相同遭遇的人,最後卻選擇以不同的方式去面對人生,而我也只是想要呈現這兩個不同的觀點,給觀眾去思考,甚至期待多一點的理解,這些人在精神壓力和身體壓力之間,為何做出這樣的選擇。 但是也因此導致受到觀眾的質疑,因為電影本身並沒有講到對與錯,全靠觀眾的自主意識。就像台灣最近很熱門的話題「安樂死」跟自殺的議題,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身體。

 

為何大膽跟許多新進演員合作?

由於成本有限,前製無法跟早期台灣電影的拍攝方式一樣,花很多時間去磨合、培養,跟著演員的靈魂走。當然還是有花六個月做表演訓練,並讓其中幾位演員共處一室,熟悉彼此,透過相處讓肢體熟悉,表演上才不會顯得生澀,並讓他們習慣拍攝的節奏,這樣在拍攝過程中,才可以按照進度完成拍攝。 演員不只是達到製作團隊的要求而已,電影是非常注重演員的靈魂的,所以也希望他們可以更多表達自己的意見。像是有些新演員對於背對鏡頭感到不安,但其實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是經常在背對他人的。

像是有一唱在KTV唱歌的戲碼,有些人認為太過吵雜,但其實這就是真實,我們在去唱歌通常都是聽不到別人在說什麼的,就是應該亂哄哄的,這就是我想要說的真實感,也是電影的生命力。 「像是我經常要求演員竄改台詞,」因為人熟悉的東西,很容易就失去感情了。像是開拍的第一場戲,吳星翔就要求演員直接來拍吻戲,讓演員出其不意,這樣不按牌理出牌的拍攝手法,才能刺激到演員,那種無預期的驚慌失措,才是人最真實的反應。 他們才會有不一樣的回饋。

 

拍攝有多少人是同志?

在演員的選角上,有很多人好奇是否都是找同志真實演出,導演認為這從選角開始就不是首要考量,畢竟有很多演員希望保有隱私,而且我也相信表演是一個專業,其實是不會因為身份或性向設限的,因為有太多異性戀演同志,都有很傑出的表現。「雖然我內心的傾象是全部找異男來演!」喜歡挑戰衝突的吳星翔,深刻了解異男對於同志的吸引力,加上腳本是非常大膽前衛,所以若全部找異性戀男性來演出,應該會更有吸引力吧! 然卻也因次遭受批評,說選角風格太過主流,但對吳星翔來說,紅樓就是一個花枝招展的地方,同時也充滿了願意把優點展現出來的同志,所以我只是想要呈現,我看見的真實,就是同志們對主流風格的追求。 由於我們都沒有預先的設定,即使是同志演員來演同志也具備挑戰性,導演本身希望是異男演同志,這樣才有火花。 但是有問過是否有不正當言論(同志婚姻平權) ,除了是尊重整部片也希望日後不會影起爭議,但是沒有特別想過透過這部片幫同志婚姻發聲,反而是鼓勵大家多討論。 對於拍攝這部片的目的性,吳星翔認為並沒有想要特別強調的政治因素或立場,他表示,只是想要呈現大眾不常接觸到的那一面,透過這樣的交流,他認為「讓人們有更多的認識及討論,這樣歧視就會變少!」 「2017就拍完,2018才上映,是否有遇到後製上面的困難?」由於不是典型的類型片,因此在後製上時,吳星翔重複修改了許多次,即便到了上映檔期已排定,他還是想多做修改。因為他想要呈現的,是一種『藝術上的探索』,並非一種既定風格的重製。 導演重剪很多次,參訪一些國際影展之後,又有一些新想法在心中醞釀,才會修改跟重製很多次。 從最初132分鐘的版本,剪到現在102分鐘的版本。到即使到現在還是有刪減的想法,但目前的版本已經是導演心中八成的完整度了。創作者與製片的角度。 對於紅樓夢這部作品,有特別的情感,有看不膩的感覺。 但是心裡面有懼怕面對戲院觀眾的反應與想法,對於可能面對的質疑,可能還是需要一點心理建設,因為短片跟電影是不一樣的層次,所以對於這次的雪梨行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這部電影的尺度很開,是否有呈現真實感的意味?

台灣是一個蠻開放的國家,即使是像拉斯馮提爾的《性愛成癮的女人》這樣片子,全亞洲只有台灣是唯一一刀未剪上映的國家,所以若台灣觀眾是能接受這部片的,其實我是對台灣觀眾的接受度很有信心的。 如果轟趴應該是怎樣,就不需要有所躲藏。 準備好看這部片的, 所以我也深信,呈現這些寫實片段,是非常有必要的。呈現這樣的真實面,不需要在讓人充滿猜想。 「這部片如此的寫實,是否有受到張作驥導演的影響?」 《紅樓夢》曾經被台灣某知名影評人形容為更讓人驚嚇的《醉・生夢死》。吳星翔則認為,他不敢高攀與張作驥導演比較,也驚訝的以為自己努力脫離了張導演影子,想不到卻還是讓人看到相似的地方。 尤其張作驥導演喜歡拍一群戲吃飯的戲,我認為這樣畫面是很熱鬧、很好看的,特別是同志都蠻孤單的,因此片中也設定了很多熱鬧的群戲,所以 就像張導的拍攝手法一樣。

 

片子受到了台灣酷兒影展及休士頓同志影展跟多方影展的肯定,是否會繼續拍跟同志相關的電影?

會的!這很重要,很開心即使是這麼充滿爭議性的作品,都有受到國際上的認可,那對於往後的創作,就可以更沒有侷限,雖然過程充滿挑戰,但能受到這些鼓勵,對吳星翔來說真的很重要。 導演吳星翔,2016優良劇本改編的輔導金國片「紅樓夢」於去年殺青,演員找來了許多鮮肉一起拍攝,包含主角呂金象、陳彥名、JR紀言愷據說都有大尺度演出,雖一開始因紅樓不承租惹來許多爭議,但還是不少粉絲期待這部片,影片去年三月已拍攝完,許多影迷們盼望了一年多,「紅樓夢」在7月28號周六晚上球舉辦世界首映! 形成了罕見,甚至是國片第一次的南北半球,同步首映。日前六號在網站公布片單的第22屆休士頓酷兒影展(QFEST),台灣電影「紅樓夢」更是從世界眾多影片中脫穎而出,與十七部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共同角逐最佳影片,台灣酷兒影展目前台北場也已賣完,剩下台中、高雄場次可以搶。

紅樓夢主角賈寶玉(呂金象)劇照 翻拍自網路

最後訪問完導演我想一部同志電影打破以往同志片的小清新,雖然片中有許多大量轟趴跟嗑藥的情節,但也反應部份同志的生活,我記得曾經聽過一名愛滋病同志患者在網路上分享說,,因為大部份的同志都是活在陰影下,只能在聊天室或APP上交友,不能公開,這讓有心毒販有機可趁。

而過去不少藝人甚至台灣也推動《婚姻平權》惹得沸沸揚揚,台灣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的國家,這對許多同志來說是好事,在這之前,許多同志甚至被迫結婚,甚至像是白先勇描述的《孽子》,早期同志只能在公園遊蕩,許多同志因此活在陰暗當中,確實很多毒品交易喜歡找渗透在陰影底下的人,所以很多同志只能透過在網路上交友,也導致不少危機讓這些同志族群嗑藥或是轟趴來提振生活,《紅樓夢》反應了部份同志生活,但或許如經典《紅樓夢》一樣,有許多層面更是值得我們去探討的,而不是只有聯想到吸食毒品跟性愛,開拍引起這們大討論,電影不就是反應人生現實的那一塊嗎?相對像是《血觀音》跟《大佛普拉斯》都是講人性的黑暗面,還有最近在柏林影展的《小美》也是描述關於吸毒的邊緣少女,同樣也受到不少矚目,所以才需要透過電影讓大家去了解部份的同志生活,這也難怪更讓人不得不想一窺同志版《紅樓夢》。

紅樓夢拍攝運用許多大膽題材反應部份台北同志生活 翻拍自網路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輔導金國片「紅樓夢」導演吳星翔專訪 盼望一年多即將南北半球同部世界首映…

第五屆酷兒影展開跑,金曲歌后徐佳瑩跟超人氣網紅關韶文助陣挺酷兒,輔導金…

2018第一屆《雪梨台灣影展》澳洲登場 電影《紅樓夢》全球首映,首賣一…

電影【紅樓夢】入選十幾個影展大受國際好評,胖虎拍攝紅樓夢強調真槍實彈 …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