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Aug.10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在電影本事之外《柏格曼:天オ狂想》不凡也如常

A- A A+

在世界電影藝術永遠占有一席之地的導演英格瑪•柏格曼,一生創造力豐沛,原創性的強烈映象語言,一直深深影響著世界電影。2018為柏格曼百歲冥誕,蓋棺論定他的電影作品創新了不少紀錄,他獨特的電語語彙,留下了許多經典影像,令人回味無窮。

不只影響國外電影,許多知名導演對柏格曼的電影無限崇拜。伍迪艾倫就以「電影發明以來最偉大的創造者」,表明對柏格曼的崇拜。馬丁史柯西斯則說「他重新定義了電影藝術」。法蘭西斯柯波拉則認為,柏格曼調度手法高超,演員詮釋美妙,一切渾然天成。這些赫赫有名的世界大導演,對柏格曼的電影藝術無比推崇,讚譽有加。

李安導演在年少時曾看到柏格曼的「處女之泉」,為之震憾不已。導演萬仁1970年代,在美國唸電影時,英格瑪•柏格曼,已是活躍影壇藝術電影的大師,與費里尼,安東尼奧尼等,影響整個電影界。萬仁認為柏格曼的風格有獨特的生命哲理,與強烈的北歐意境。

女導演黃玉珊也推崇柏格曼的創意,對人性有很深的刻劃,特別是心理層面的剖析。柏格曼經常執導劇場表演,在他的電影中,擅用劇場元素,非常顯而易見。如「第七封印」、「假面」...等。

一個偉大的電影人他的原生家庭如何呢?一百年前瑞典的烏普薩拉,一個小男孩出生了,九歲的柏格曼用自己的一套玩具,換得一個魔燈式攝影機,他把玩並且建立簡單的場景,在這個場景中放上幾個木偶,自己幫他們配著旁白,而這個新的「玩具」,改變了他的一生,甚至影響了無數電影人。

柏格曼從小就展示了他的與眾不同。但事實上,在電影創作外,他仍是個凡人,對電影的熱情執著與專注,幾乎只有電影與劇場占住他生命的全部。他龐大的工作量,求好心切,壓力過大,長年胃㿉瘍,還有無盡的孤獨。

由珍馬格努松拍攝的「柏格曼:大師狂想」(Bergman:A Year in a Life)一片中,從不同的角度描寫這位電影巨擘,除了電影本身外,透過他本人、親人及與他共事過的人的角度,來談論柏格曼的行事風格,有褒揚,也有貶抑,但都只是針對他的人格特質,為追尋完美,焦慮易怒的壞脾氣。最為人不諒解的一事是在拍攝「冬之光」時,竟要醫師騙男主角有憂鬱症,還開憂鬱症的藥給演員吃,為了成全電影拍攝,逼真過頭,男演員還一度想不開。他為了目的,擅用謊言來成就電影或劇場最完美的呈現。這種手法,有負面的言語。

柏格曼的形象立體鮮明,他不只是大師,圍繞在他身邊的人,有的人敬愛崇拜他;有的人對他傲慢的性格搖頭。但到頭來,證明即使是備受推崇的大師,也是有著凡人的一面。

在他的幾本自傳中,常有顛倒是非的說詞,甚至有非常矛盾情結出現。他的反覆無常,真假難辨。但不管如何,沒人質疑過他的藝術成就。

有人說歷史是一部經濟史;有人說歷史是一部戰爭史;有人說歷史是一部政治史,每個人對歷史的詮釋不同,然而柏格曼的一生,肯定是一部電影史。1941年開始,柏格曼開始從事劇本寫作的工作,從1946年,他的處女作「危機」(Kris),到1982年他最後一部作品「芬妮與亞歷山大」(Dokument Fanny och Alexander),三四十部的作品在37個春秋中完成,還不包含他大量執導過的舞台劇。如此多產的他在作品品質上也並不馬虎,他所入圍的各大電影獎項不計其數,對作品認真的態度導致他長年胃痛,身體不適的他半夜起來寫作,在寫作中尋求安寧,不斷的工作,才能揮去自我要求及眾人期望所帶來的不安。

「柏格曼:大師狂想」這部電影以1957年為經緯,是柏格曼創造カ最豐富的一年。這個著名的瑞典電影工作者,在這一年中孕育出了六部大製作,其中包含影史經典的「第七封印」(入圍金棕櫚獎並獲評審團特別獎)及「野草莓」(獲柏林國際影展金熊獎),即使是現今來看,那年的多產幾乎是不可能的。片中取鏡採訪曾經與柏格曼共事過的演員、攝影師,及有過一段情的女星麗芙烏嫚等人,他們對柏格曼的藝術オ華推崇有加,不過也有不少人覺得柏格曼恃才傲物,不能體恤演員,甚至在片場暴怒,對著同事或演員嘶吼,有時還很傷人自尊,尤其死不認錯,怪罪他人的個性,令人不敢领教。

柏格曼オ華洋溢,具多面向個性,在電影之外,呈現的是他個人的壓力,同時也令共事的人氛圍緊張。在所有受訪者麗芙烏嫚從頭到尾,都只說柏格曼好話,因他未曾對她吼過。除了受訪者外,片中還有許多柏格曼的經典片段穿插其間,如「秋光奏鳴曲」、「哭泣與耳語」、「假面」、「夏夜微笑」、「處女之泉」、「第七封印」、「野草莓」.....等等。

無疑問的,柏格曼是一個十足的工作狂,沉溺在電影創作的他,對家庭疏忽非常。一段訪問中,柏格曼說他有五個孩子,事實上那時候的他有六個孩子,訪談中,他也坦誠沒有處理好家庭的事。然而這樣的一個男人,卻有五次婚姻,及與不少女性有過曖昧,而這些對象多是他的下屬,或許這些女性都被柏格曼的才華所深深吸引。柏格曼不只是電影導演,他還執導多部劇場,他的一些對象也來自劇場的編舞人員,柏格曼說,劇場是一個奇妙的場所,這裡的人展現出的吸引力十分強烈。劇場元素也深深影響了他的電影映象語彙。

即使是備受推崇的柏格曼,卻也逃不過許多名人會遭遇的事。1976年,柏格曼被指控逃漏所得稅,因為此事,他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甚至影響了他的工作,整個社會及新聞媒體都在關注此案,然而此案的結果是檢察官不起訴。但飽受驚嚇及屈辱的柏格曼不堪受辱,僅管當時的首相及政界、電影界的人物向他請求,他還是堅決不再在瑞典工作,數年的時間他都在德國自我放逐。後來他還是回到了他的母國,回歸的他,在瑞典的劇場界、電影界成為了不可質疑的人物。他重回祖國備受禮遇,儼然視之為瑞典國寶。

他對エ作要求嚴格,與他共事的人們時常感到壓力及嚴肅的氣氛。他會要求現場要非常安靜,在他來之前,片場必須被打掃乾淨,一切準備エ作要按照他的指示完全就緒。此外,他也嫉妒一名與他共事的潛力新星男演員,該演員在訪談中透露柏格曼像是要摧毀他似的在責罵,此一證詞在另一名也在現場的女演員的訪談中得以確認。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人受益於柏格曼,成為他的演員並視他為恩師,覺得他像是聖誕老人在給大家發禮物,只是明顯的有些人是他拒絕發送的對象。

1953年,柏格曼發現人們喜歡看到的,「莫妮卡」,一部裸著青春女性胴體的及許多情慾鏡頭的電影,他發現這些元素可以挑起觀眾的心。1957年,「第七封印」,一名受訪者表示,他從未想像到有人能把死亡具象化,柏格曼做到了。「第七封印」中,穿著像是吸血鬼,妝容卻像小丑的死神,他逼近一名即將死去的人,那人說”我是一個演員,難道演員逃不過這次死亡嗎?”,死神回”這次不行”。 

柏格曼在電影創作中掌握到了人性,人所嚮往的、人所害怕的,在他手中,這些元素不只是屬於大眾的,更是屬於他自己的。他靈魂深處所畏懼的,常在電影中表現出來。所以,他曾說他的電影取材自周遭的人事物。

片中透過一些與他較親近的受訪者,得知他的電影中多半影射著自己或周圍的人或他與他人的關係,或許因為把對自己的坦誠展露在創作中,才能如此打動並震撼人心,使人久久不能忘懷吧。

柏格曼在世殊榮無數,但也無比寂寞。他自認為除了電影外,他幾乎不足取,尤其家庭生活方面,是相當失敗的。1997年他榮獲超級金棕櫚獎,此時他已年邁無法出席,由他的親人代為上臺领取獎項,並代表他發表獲獎感言「我年復一年,玩弄生死的影像,生死終於找上了我,讓我變得謙卑與沉默。」年老體弱多病的柏格曼,意氣風發不再,難敵歲月之摧殘,說出了風燭殘年後的人生體悟。

2003年柏格曼退休,到2007年他於睡夢中逝世,89年的光陰幾乎傾注在了電影及戲劇,他的作品影響無數的電影人,然而他的私生活是一團亂,一名受訪者表示時常覺得柏格曼是孤獨的,他關起自己,創作,然後走出來釋放,一部又一部的鉅作,也許他的獨特狂想,只有孤獨才容納的下。

柏格曼,也許是傲慢的獨裁者、也許是擅於溝通的導演、也許是性格倔強的工作狂、也許是不擅長人際關係而孤獨的、也許是受眾人推崇而飽滿的,也許是凡人,但他在電影劇場創作中所投注的心力及才思敏捷,絕對不愧為大師。縱然如此,終究他是狂人,也是凡人。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6(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柏格曼:大師狂想》:電影大師的偉大與哀愁

電影界的教父,人生如戲的瑞典傳奇大師-柏格曼

有雷影評心得│《柏格曼:大師狂想》地表最狂導演傳奇的一生

有雷影評心得│《柏格曼:大師狂想》:不只是電影大師,更是平凡人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