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un.30 2018
by 蔣雨儂

有雷影評心得│《殺人回憶》辦案貧弱的年代,人類永恆的痛楚

A- A A+

《殺人回憶》的編劇,以平鋪直述的方式鋪陳,強調魔高一丈,兇手挑釁警方,殺人犯案總是搶先於追捕通緝前,屬於智慧型兇手,所以始終逍遙法外。

 

千頭萬緒,破案千萬難

導演奉俊昊說故事的本領也不弱,讓觀影人入戲太深,直接切換成辦案的模式。觀影人拎著一顆心,隨著警力同步燒腦辦案,然後,千頭萬緒裡破不了案⋯

《殺人回憶》最酷的就是,「美方證明,兇嫌的與所抓到的人犯,兩者DNA並不相符⋯」DNA會說話,所以辦案的節奏回到原點,即使先前的確認度是百分之80以上。

觀影人OS:這DNA也可以移花接木,硬搞上他人的吧?受限彼時的時代背景與辦案機制不全,科學偵查技術貧弱,所以⋯

《殺人回憶》改編自南韓華城郡附近村莊連環殺人案,發生於1986年9月15日到1991年4月3日,當時有10名女子受害,僅1人倖存,沒有目擊證人,倖存者也不敢直視、偷瞄兇嫌。

由於犯案、殺害手法接近,通常專挑雨夜、單身行的女孩,以明信片指名某天點播特定歌曲時,所以警網設定為同一位作案人。

 

屈打成招,射後再劃靶

彼時,屈打成招或者是先射箭後再畫紅心靶,是警方對被害人家屬、社會大眾或媒體輿論慣用手法,但真相真兇只有一個,所以最終仍因罪證不足,放人了事。

80年代,韓國警網辦案遇到瓶頸時,也不能免俗的要請問巫術。「拿這張紙,照著辦⋯最終會出現兇嫌的臉孔。」

結果呢?全劇終了也沒給交代。放在習慣以雙眼、憑藉第六感辦案,朴杜文員警(宋康昊飾演)口袋裡等待風乾,從此就被編劇遺忘了。

徐泰潤員警(金相慶飾演)他由首爾轉調到偏鄉任職,他仔細整理案件的細節,四處找尋線索。與其他員警明顯不對盤,但最終仍在破案大旗下,捐棄前嫌全力以赴。

《殺人回憶》設定了開放性的結局,因為全案迄今仍是懸案。

片尾這樣交代,17年後,已經轉換跑道的朴杜文員警,再次路過初初發生命案的現場時,路邊臨停下車查看,遇到一位曾經與兇嫌短暫互動的女學子說,「有位大叔説,他曾在這裡犯案過⋯」

「那位大叔長得怎樣?」朴杜文這樣問,有其道理。因為有位曾被懷疑的兇嫌,是有張明星臉的小鮮肉。

32年過去了,此案在2006年4月2日屆滿法律追溯期時,仍無法將犯人逮捕歸案,註定破案無期,《殺人回憶》對受害人的家屬是,永恆痛楚的回憶。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9.3(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放暑假電影不怕你看!「GaragePlay車庫電影護照」$299夏日價…

有雷影評心得│《殺人回憶》:越糾結於眼前的事物越難以看清該事物的全貌

有雷影評心得│《殺人回憶》你相信的真理是什麼?

真實事件改編《殺人回憶》經典最終幕 導演奉俊昊為描寫劇中犯案場景藉酒苦…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