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un.04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我寫,所以我存在。《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走出家庭,喚醒女性自覺。

A- A A+

對於醉心書寫心靈活動的人,没有寫作猶如無法呼吸,「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女主角瑪娜娜的困境正是如此,在制約成俗觀念的丈夫不認同下,她選擇離開家庭,企圖走自己的道路。

由喬治亞•愛沙尼亞女導演安娜•烏努夏澤執導的「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女演員納塔•莫娃妮德演出女主角瑪娜娜,一位中年婦女熱愛寫作,無時無刻在自己的手臂上書寫,密密麻麻的字體,紀錄了她的心靈活動,潛意讖世界裡,有如夢囈般的作品,抒發了她生活中的一些無以自拔的困境。

圖片出處:IMDb

瑪娜娜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丈夫安瑞個性保守刻板,根本無法理解她的寫作風格。當她在家人面前唸岀她的作品時,有如潛意識深沉的心靈活動,安瑞不以為然,而視妻子是醜化了身邊家人,他覺得妻子是瘋了,並全盤否定了瑪娜娜的寫作,甚至要兒女焚燒了媽媽的心血結晶。

也許剛開始寫作大多取材自生活周遭,及身邊熟悉的人物,如果說寫作是藝術的話,根本不能直接鎖住某種認定。瑪娜娜寫作的是她幻想虛實游離的內在心靈活動,她如夢囈般的語言,是她書寫的風格,但被她丈夫認為是直指自己家人,將身邊人描繪如怪物般,而要求她放棄寫作一途。

平庸的安瑞是平凡的,没有想像空間的,他不懂文字距離的美惑,文學是苦悶的象徵,他全盤否定了她的寫作オ華。瑪娜娜在家人不諒解之際,鄰近的文具店老板努克利卻認為她的作品十分突出,是值得為之出版的作家。

努克利在他文具店中為瑪娜娜佈置一個舒適的寫作空間,雖然有點如夢境般的房間,如真似幻,他的知心,也是動容。瑪娜娜拿著行李離開了家庭,令人想起挪威劇作家易卜生的作品「娜拉」,走出家庭桎梏,カ圖翻轉自己的人生,一種女性自覺油然而出,將此片導向了女性主義議題探討。

瑪娜娜離家進駐了努克利為他佈置的寫作空間,她當可大膽完成寫作夢想,他給了她極大的支持與鼓勵,為了她四尋出版商出書,他雖認定她是寫作天オ,但世俗的出版商卻只將她的作品歸為不入流的色情小品,即使只看了一小章節而已。或許對於默默無聞的中年婦人寫手而言,出版商為現實商業考量不願出書,努克利灰心之餘,仍不放棄為瑪娜娜出版的努力。

他在經濟並不寬裕下,為她買了一臺二手印刷機,打算幫她出版作品。瑪娜娜尾隨他的行蹤,發現他為她所作的一切,在知念知遇之恩,她奉獻了自己的身體,這個了解她,賞識她的男人,似乎在無名感動中,只能將身心靈的付出,是最直接的回應。這種相知相惜,有點愕然。

其實瑪娜娜的寫作興趣在童年即有,她的譯者父親深深了解女兒的寫作風格。在一段分析她作品的對話中,他理解女兒夢般潛意識裡有著恐懼,沒有安全感,來自童年的不愉快經歷。「別逼我翻譯妳媽媽上吊的那一幕」,從這句話即知瑪娜娜幼時心靈陰影,如何籠罩在她長久以來的禁錮靈魂當中。

如果說文學是苦悶的象徵,瑪娜娜靠不斷書寫,來抒解她心靈創傷,及一成不變的生活壓力,在寫作中她釋放了壓抑的情緒而得到平衡。而如夢囈般潛意識的作品,也正是如弗洛依德「夢的解析」般,現實與幻境進出其中,對她而言,寫作是唯一的出口。

這部片中在夢境與現實中游離,女主角演活了瑪娜娜一角,詮釋風格獨特,幾近歇斯底里的個性,及內在孤獨本質也有意想不到的展現,納塔•莫娃妮德的演技令人驚嘆。

圖片出處:IMDb

努克利一角如愚公移山,不可為而為之的執著,姑且不論瑪娜娜有無オ華,她創作的是文學還是色情,已不重要,對一個人自始至終相信與カ挺,上演伯樂與千里馬戲碼,看似荒謬,但也有種溫暖的人性。

自己丈夫無視自己オ華,而被認為是個寫色情東西的瘋子,瑪娜娜面對知己的努克利,奉獻了自己的肉體成了可解說的感動。女人不是無知的,她可以做自己的主人。

安娜•烏魯夏澤的導演手法,以冷冽而富含張力的影像,將桎梏家庭中年婦女尋求內在精神追尋,與制約的身處生活空間,所面對的衝突與矛盾,有了一番的另類探索。

這部去年出品的片子,今年四月在北京國際電影節大放異彩,入圍「天壇獎」影片。也將在今年6月28日至7日14日的臺北電影節上場。

從導演及演員出色的表現,相信「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幻想與現實中遊走的風格,將會在台北影展受到矚目,並引發廣泛討論。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8(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天才或瘋子?誰說了才算?

有雷影評心得│《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創作者的焦慮與自省

有雷影評心得│《在手臂上寫作的女人》Scary Mother寫作多半自…

台北電影節「未來之光」銳不可擋 坎城、柏林、威尼斯、盧卡諾、日舞新秀…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