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Mar.16 2018
by 木文人

無雷影評心得│《火花Hibana》:燃燒過後的墜落便是完成一種過程

A- A A+

火花Hibana

2018|劇情|日本|2時01分
導演|| 板尾創路Itsuji Itao(《空氣人形Air Doll, 2009》演員)
‎編劇|| 板尾創路Itsuji Itao
原著|| 又吉直樹Matayoshi Naoki
演員||《溺水小刀 Drowning Love, 2017》菅田將暉Masaki Suda、《當他們認真編織時 Close-Knit, 2017》桐谷健太Kenta Kiritani、《羊之木 The Scythian Lamb, 2018》木村文乃Fumino Kimura
發行商|| 安可電影

以新人搞笑組合「火花二人組」在演藝圈出道,卻遲遲闖不出名堂的諧星德永,在熱海煙火大會的活動上認識熱心的諧星前輩神谷。神谷所屬的搞笑組合「阿呆陀羅」擅長表演大膽脫離常軌的漫才,德永被神谷的奇特風格和人情味吸引,主動提出「請收我為徒弟」的要求。兩年後,德永從大阪轉移到東京活動,並與神谷重逢。兩人幾乎每天都相約飲酒長談,討論搞笑的技巧,但卻幾乎沒有工作上門,徘徊在現實與夢想之間,他們決定以人生最黃金的歲月孤注一擲…。

關於日本漫才藝術對於個人而言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表演,就連相似的相聲藝術也只有小時候跟著長輩聽聽錄音帶,或是音樂課(或是藝術課?)偶爾會分享才會接觸到的東西。但雖然陌生但還是能輕易領略到箇中趣味,隨著台上表演者你來我往的唇槍舌戰,內含極為龐大的對話量需要觀眾自行消化吸收,但基本上他們的首要目標就是要成功使觀眾發笑,是一項相當庶民的表演藝術。但就像許多影響創作者都曾表示「喜劇」是所有戲劇類型中最難表現的一種,就演員的表演也是,因為笑是一項自然的生理反應,若是經過設計則容易失去了它的純粹,就像一個人在說笑話的時機、場合、方式,原本是很隨興的潤滑場面作用,但偏偏要讓講者站在舞台上聚光燈之下,所有觀眾專注力的焦點;太過認真去說一個笑話的結果往往容易產生尷尬的氣氛。

這樣聽起來壓力就很大,怎麼開心得起來?但個人最欣賞日本人的浪漫便在於此,他們就是有辦法視搞笑小事為己任,將它發展成一項宏偉博大的目標,致力要將歡笑帶給觀眾、讓世界上充滿歡笑。雖然如此煽情的偉大理想並沒有在本片中被提及,但透過片中的角色們認真以待的精神,正體現了日本匠心精神的投入,奉獻自己全心全意只為了專注做眼前的事物,這點在現今變化快速並且充滿創新的時代,是相當難能可貴,光是這點便足以讓人在觀賞本片時熱淚盈眶。

感動歸感動,冷靜之後還是要回到現實面來看,雖然是對於如此陌生的藝術,但看到本片還是深有感觸。這樣的表演藝術並不像普通技術可以熟能生巧,做了一輩子便可成為專業頂尖,而是必須要回歸到天分的層面,就像一個音色難聽的人很難透過練唱一輩子就成為出谷黃鶯、數理白癡算了一世紀的算術也無法理解微積分的運算方式,有些事就是勉強不來的,如同片中主角就算再如何勤奮練習,依舊無法走紅成名,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並不能代表甚麼;此時就像日本作品常會出現的那種自我感嘆:『啊,原來人生只有夢想果然還是不行的呢』。當夢想成為人生前進唯一的動力時,最殘酷莫過於在自以為逐漸靠近終點之際,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一直以來都只在原地踏步沒前進半尺,原來自己根本就沒有追夢的本事。在『火花二人組』告別秀中,由菅田將暉所飾演的永德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夾雜著不甘心卻又認命,這樣糾結的情緒不只有他的夥伴能聽懂,台下觀眾也是一片感動啜泣,就連遠在銀幕另一端的你我也同樣能深刻體會。

火花碰撞之際所產生的燦爛,而後消逝,正是人生最佳寫照;就算最後在終點線等候自己的風景並不如預期,但正因為擁有的這段過程,才能讓自己的生命照耀出獨特的光芒。

BTW.
● 試片會當天現場邀請來自日本的漫才二人組現場表演相當有心!
● 原著小說「火花」由三采文化出版
● 桐谷健太與《當他們編織時》的成熟穩重有天壤之別的演出
● 菅田將暉外表實在太搶眼,其實很難相信他們招不到粉絲啊~
● 預告: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影評,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7(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菅田將暉、桐谷健太對臨演唱歌博感情《火花》大阪電影節攜手封帝

千字對白8分鐘一鏡到底《火花》菅田將暉神演技逼哭不知情臨演

大讚菅田將輝、桐谷健太漫才功力《火花》「漫才少爺」秀中文漫才

有雷影評心得│《火花》看不清是搞笑,還是認真的人生。現實與理想的拉扯!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