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Dec.30 2019
by 林朵兒

無雷影評心得│《Cunningham 機遇之舞》創造瞬間驚奇,舞出極限想像

A- A A+

一生專注舞蹈創作,不在乎自我闡釋,現代舞大師康寧漢(Cunningham )留給觀眾更多想像空間,他無盡努力,展現一切內在狂喜,創造出瞬間驚奇。

他從不詮釋甚麼,只專注編舞エ作,其他的就留給觀眾。「這一切的內在是一種狂喜」他要求舞團成員先呈現人性的一面,然後オ是舞者。作為康寧漢舞團的領導人,他尊重每個舞者的個別差異,彼此相互激盪出動人的火花。

只要純粹,不要任何雜質,舞蹈就是舞蹈,淨空所有其他,對現代舞大師康寧漢而言,舞蹈是視覺經驗呈現,將軀幹動作延展至最大的可能。「任何動作都可以呈現在舞蹈中」傾聽內在而發的狂想,各種身體柔軟及自身節奏而出的肢體語言,無限延展出各種可能性。舞蹈及所有音樂、背景呈現可獨立存在,藝術之間並非從屬關係。

一輩子獲獎無數的康寧漢認為,舞蹈與情感情緒、音樂無關,舞蹈就只是最純粹的,最絕對軀幹言語。在諸多冥想之中,康寧漢由中國哲學的「易經」得到靈感,衍伸出獨創的「機遇編舞法」(Chance operations),撇開許多元素,而單就多種隨機方式串聯舞蹈動作順序。由莫斯科導演雅拉.柯芙根( Alla Kovgan)執導的最新紀錄片《 Cunningham 機遇之舞》,在片頭即由康寧漢闡述他個人對舞蹈的觀念。同時回憶深受中國哲學「易經」影響的美國現代樂大師約翰•凱吉(John Cage),他倆之間的情誼。

圖片出處:《 Cunningham 機遇之舞》

康寧漢在華盛頓唸書時邂逅了凱吉,即對他的音樂感到興趣。他向凱吉學習編曲,他們志同道合向東方哲學取經,用之於音樂與舞蹈藝術。他到紐約組舞團後,凱吉也隨之到了紐約,兩人長期合作,凱吉的音樂創作,經常出現在康寧漢的舞蹈中。他崇尚自由,傾聽内在聲音,由內在而發的狂想喜悅,往往是編舞創作來源。當不在意紀律,而想像自由延伸到無話可說,而還要說時,「那就是詩,一如我所需。」他與凱吉都深愛東方哲學,從中獲致許多創作靈感。

現代音樂家約翰•凱吉,為美國「機率音樂」、延伸技巧、電子樂的先驅。他善於從寂靜中「聆聽」,感受自己,走向一場關於全球性「聆聽寂靜」的環境運動。他的創作理念在於人類透過感官去覺察世界,在「看見」與「聽見」當中,重新理解關於生命的真實虛幻。最後,「聲音」成了一種選擇。對凱吉而言,寂靜,也是一種聲音。只要用心聆聽,時間中所有的因素都可產生不同變化。他提出沉默無聲,也是有聲,在宇宙時間曠野裡,不動也萬變。

他的機率音樂理念,影響到康寧漢的舞蹈創作。他們觀念相近,康寧漢從凱吉編曲中的東方哲學啓迪,創作了他獨有的「隨機之舞」。他根據「時間」做為正式編舞內容和方法論裡的一種架構和元素,讓更多的「感覺」進入至空間內,自由延展出更豐富隨機的肢體驅幹動作,不只拘泥於編舞的某種形式。當處於「時間內的空間」結構中,舞者每次在律動、事件內不同的段落中,任何動作或表現都可隨時發生,甚至連動作靜止的長度,也能自由延伸至無限。

這種隨機而舞,時間在此之中,便成為解放自由的一種形式,而不必在於只求舞蹈的技巧純熟。另一方面而言,將「時間」做為編舞方式的元素和結構,也可以解放音樂,讓音樂進入至空間,將舞蹈和自主性至上的音樂,串連為一種結構組合的詮釋,意想不到的是舞蹈由此解放,獲致更多自由,舞者如此,音樂也有自主空間。

康寧漢此生的摯友約翰•凱吉,對音樂創作理念,來自中國「易經」哲學。他們共同自東方哲學取經,康寧漢的「機遇之舞 」即受此啓迪,展現更自由的想像空間。這種創作觀念顛覆了舞蹈與音樂互相配合的制式規則,彼此讓各自擁有各多的展現空間,各自獨立自主存在,音樂與舞蹈各自表述並不違和。簡而言之,音樂不必為了要能夠搭配舞蹈而創作,而舞蹈也不需要為了配合音樂而硬搭,各自都有獨創意志,沒有配樂或搭舞的框架。

圖片出處:《 Cunningham 機遇之舞》

經常大膽與跨界合作而聞名的康寧漢,認為靜止不動,也是一種動作,與凱吉的靜默也是一種聲音之說,有異曲同工之妙。從《Cunningham 機遇之舞》一片中,可以看到摩斯•康寧漢不只是一位舞蹈家,也是一位具有無限想像力的編舞家與教育家,他和生活與創作上的夥伴約翰•凱吉(John Cage),有著相濡以沫的情誼。約翰•凱吉在現代音樂史上留下在1952年的創作「4’33”」,全曲三個樂章,卻沒有任何一個音符。他表達音樂創作元素主要以機率、沉默和不確定性為主,並避開和諧感和敘事方式,挑戰了傳統的旋律、節奏等考量。他的作品和創作方式影響了當代的舞蹈、視覺藝術,打破固有形式,當時的現代藝術エ作不少深受他觀念影響,而展現更前衛的創作理念。他與康寧漢自1942直到1992年,合作共同造就超過50次舞蹈創作計畫。2007年康寧漢以凱吉的「4’33”」為表演舞蹈作品「靜止」的主要音樂背景,以一樣的音長和音樂分為三段,每當時間到4分33秒時,康寧漢才動一次,其他時間皆保持靜止不動。表演當時的康寧漢已是88歲高齡舞者。由此可見兩位藝術家的創作交集,與他們對中國「易經」哲學的嚮往。

康寧漢舞團從3人、8人到60人逐漸成長,他尊重每個團員的發展性,「可以做自己,不必模仿。」他強調每個人的個別差異。雖然舞者對康寧漢的編舞照單全收,但仍留有發揮空間,每個人不同的差異性,將更靈活個別思考。在帶領舞團他如此看待個人創意,使舞者有更多的發展空間。他只專注不斷舞蹈創作,努力呈現,不想多作闡釋,其他的則留給觀眾。

在排練、演出之中,維持一個舞團的現實生活問題曾困擾著康寧漢,吃、住與表演服裝都需經費。為此,他在「奢華之旅」的舞中,親自為舞者編織彩衣。此外,他也曾自製道具,為了做最好的舞蹈視覺經驗呈現,他投注所有的生命熱力在現代舞的展演之中。「你必須熱愛舞蹈才能堅持下去,因為舞蹈沒有什麼可以給你,沒有手稿可以留存,沒有畫作可以掛在牆上或是博物館裡,沒有詩集可以出版,只有在演出瞬間的當下,讓你感受到活著的真義。」摩斯•康寧漢如是說。

「不管情況如何,舞蹈還是件有趣的事。」他說,只要持之以恆,總是會有東西出來。他的舞團並不是時常排練,因為隨機,排除了制式,可自由展現,產生許多想像空間。這位以創作為職志的舞蹈家,一直以編舞為樂,在勤奮不懈中,他在舞蹈裡追尋自我實現。「只要持之以恆,就會有所成就。」就他而言,從舞蹈中,他オ覺得活著,所有一切都為舞蹈而生,因為舞蹈讓生活顯出所有價值。他終其一生與不同專業創作者、藝術家、作曲家、設計師等跨界合作,在片中可以看見他オ華洋溢,不只編舞、指導舞者,更親自編織舞衣,他所做的事必親躬,不假外人。他同時要求舞蹈演出幾近完美,在服裝設計、燈光設計、室內舞台裝置設計和動態影像等,不斷地推陳出新,從而創造了前有未有的舞臺視覺美感經驗。

不只如此,他帶領的康寧漢舞團經常能吸引頂尖的音樂及視覺藝術家合作,除了音樂家約翰•凱吉之外,前衛現代藝術,走普普風格的羅伯特•勞森伯格、安迪•沃荷、和賈斯伯•瓊斯等,都與他合作展演。他和凱吉默契十足,大膽嘗試雙方各自進行創作後,而在演出的前一刻才將舞蹈與音樂結合,而展現了更多的可能性。他與視覺藝術家的合作,亦是如此,每個人作品都是獨立存在。片中令人吸睛的一幕,康寧漢將美國前衛藝術家羅伯特•勞森伯格的畫布散落在牆上以及地上,舞者穿上斑點色彩戲服,舞著康寧漢的《夏日空間》舞作,男女舞者穿梭在點畫之中,彷彿讓點畫圍繞著舞者,試圖將環境融入。勞森伯格認為此設計了某種偽裝,觀眾稍微遲疑,容易迷失在背景裡。在此舞作中,舞者不斷旋轉,在空間移動舞步,舞蹈與視覺藝術無限延伸,使得整體呈現更加寬廣。「冬之枝」中則以黑色元素訴說暴力,提供也許是種族暴動、原子彈爆發,或是集中營景象的視覺想像經驗。另有一支舞碼,一群舞者在蓊鬱森林中舞動,將肢體語言與大自然融合,令人印象深刻。

至於在《雨林》的舞作中,則是賈斯伯•瓊斯在舞台服裝上剪出破洞。而普普藝術家安迪•沃荷的作品一個個銀色枕頭,彷若雲飄浮在舞台空中尋找一個家,這支舞讓沃荷大為讚嘆,「與天空融為一體的無盡感覺,實在太美妙了。」無限想像空間,肢體語言更自由而隨機,視覺經驗前所未有。康寧漢的舞蹈走在時代尖端,與他合作的現代藝術家也都是當代獨領風騷的人物。

圖片出處:《 Cunningham 機遇之舞》

今年2019年是摩斯•康寧漢的百歲冥誕,世界各地為紀念現代舞大師舉行慶祝活動,導演雅拉.柯芙根自2011年開始籌拍《Cunningham 機遇之舞》,在此片中她從康寧漢1942年到1972年之間的編舞作品,精選出其中14支舞碼的片段,並由法國舞蹈中心的舞者詮釋。在每支舞碼之間,交織著大量的史料,包括照片、16釐米及35釐米的影片,及許多舞作的表演,大多以黑白與彩色穿插呈現。歷史影片中還有康寧漢演出、彩排、巡演以及舞團聚會時的家庭錄影帶。十分特別的是片中全部原音重現,沒有經過現代化處理的旁白或訪談,而是康寧漢、凱吉、勞森伯格以及其他舞者當時的錄音呈現,真實情境顯得更原汁原味。其中有許多未曾公諸於世的珍貴畫面,與康寧漢所寫的隨筆以及塗鴉作品,讓人得以一窺康寧漢創作的內心世界。他的舞蹈創作與音樂、達達主義普普藝術等藝術家跨界共同創作,多元且充滿了强カ說服性。片中同時描述1964年舞團在歐洲巡演時,法國與英國對他現代舞作,有了兩極的迴響。巴黎人無法接受而被投擲蕃茄,而在倫敦卻大獲人心,英國「衛報」甚至還推崇他為現代舞代言人。

不論外界評價如何,康寧漢始終忠於自己的舞蹈理念,努力推陳出新,從不懈怠。他執著於自己編舞創作,最特別的是他以易經為靈感,崇尚以變為本的宇宙觀,衍伸出的「機遇編舞法」,透過隨機方式去串聯舞蹈動作的先後順序,獨步現代舞壇。康寧漢創作力豐富,一生編導超過180支舞碼、演出超過700場。他為舞蹈而生活,多方面嘗試,具實驗精神。在晚年時他和搖滾樂團電台司令、冰島後搖滾天團席格洛斯進行即興演出的合作。他以生命熱情為舞蹈奉獻,各種不同跨界合作,嘗試多元發生的可能,前衛大膽創新,為現代舞揖注了更自由延伸的視覺經驗。

摩斯•康寧漢生於1919年的美國華盛頓,2009年逝世於紐約,在現代舞界努力耕耘70多年。他師承於現代舞之母瑪莎.葛蘭姆大師,也於其舞團擔任獨舞者;而後成立了自己的舞團-摩斯•康寧漢舞團(Merce Cunningham Dance Company,簡稱MCDC),在他率領下,MCDC以大膽嘗試跨界合作聞名,像是與先鋒派古典音樂作曲家約翰•凱吉、視覺藝術家羅伯特•勞森伯格、普普藝術家安迪•沃荷,甚至是日本服裝設計師川久保玲的協力創作,强調每個元素都是重要的獨立存在性,「舞蹈就是舞蹈」的新思維。紀錄片《Cunningham機遇之舞》片中所呈現的舞碼為摩斯•康寧漢在1942到1972年其中的14支創作。導演 雅拉.柯芙根認為「康寧漢的舞作喚起了所謂的雋永。一個存在於理性與非理性之間、知性與感性之間、瞬間與永恆之間的空間,讓我們的認知煥然新。」康寧漢和他的夥伴凱吉,他們創作理念影響後代對於舞蹈音樂及表演藝術的創作方式和認知。一生致カ舞蹈藝術的康寧漢,深具遠見,帶領著現代舞者往更寬廣與自由境界邁進。紐約時報稱譽他為「全世界最偉大的編舞家」,目前許多活躍於現代舞壇的舞蹈家,不少受其啓迪。他影響現代舞者深遠,被譽為全球偉大而富有遠見的現代舞蹈家。

在紐約影展、倫敦影展、漢堡影展、多倫多影展、芝加哥影展、漢普頓影展獲得好評的紀錄片《Cunningham 機遇之舞》在台由天馬行空電影公司發行,將於2020年1月10日正式登場。

 

發行公司天馬行空所提供的紀錄影片《Cunningham 機遇之舞》資料如下:

關於約翰•凱吉 John Cage

約翰•凱吉,1912年9月5日出生,卒於1992年8月12日,美國先鋒派古典音樂作曲家,阿諾德.荀白克的學生。凱吉最有名的作品是1952年作曲的《4'33"》,全曲三個樂章,卻沒有任何一個音符。凱吉是編舞家摩斯•康寧漢重要的工作夥伴也是人生伴侶。康寧漢描述他在華盛頓念書時,當時凱吉先生教他們譜曲,「那個經驗美好到讓我永生難忘。」他們同樣對東方哲學有著濃厚的興趣,尤其是《易經》。凱吉曾利用《易經》進行即興音樂創作,運用「機遇」(如拋擲硬幣、卜卦等方式)選擇作曲順序。他是機率音樂(aleatory music)或「機會音樂」(chance music)的先驅。雖然行事備受爭議,但仍普遍被認為是他的年代中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

「人們總說人生是一團糟,所以我們需要藝術來逃避人生。我想要擁有的藝術是令人困惑、錯綜複雜又不合邏輯,讓我們很樂意回歸現實人生。」他如此認為。

 

關於羅伯特•勞森伯格 Robert Rauschenberg

1925年出生於美國德克薩斯州,於 2008 年病逝於佛羅里達州。他是美國戰後前衛藝術的重要成員,被視為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1950年代,以「組合」(Combines)系列創作而聞名於世,該作品使用非傳統材料及物體來創新組合。他與朋友兼情人賈斯伯•瓊斯共同發展了「新達達」藝術,而後成為普普藝術誕生的重要推手。勞森伯格在黑山學院學習藝術創作,並結識凱吉與康寧漢兩位未來重要的合作對象。勞森伯格這樣形容他們的友誼:「似乎接受我作品的人都是舞者和音樂家,其他人幾乎都把我當成小丑。我發現對於藝術的定義。我和他們的想法比較一致,我們一拍即合就成了好友。我們不用言語就知道對方的感受。」1964 年,勞森伯格獲頒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史上第一位贏得此殊榮的美國藝術家。卻也成為勞森伯格和康寧漢舞團終止合作的導火線。

 

關於導演  雅拉•柯芙根 Alla Kovgan

雅拉•柯芙根出生於莫斯科,大部分時間往來歐洲與美國兩地,二十年來致力於將舞蹈與電影應用於銀幕、VR以及劇院。她同時也是一名紀錄片導演與編劇。導演自稱打從內心是個形式主義者,深深受到摩斯.康寧漢的吸引,他那錯綜複雜的內心世界、他所發明的編舞方法、他處世的哲學,以及對於生而為人的重新定義。由於康寧漢編舞結構的複雜性,以及他對時間與空間永恆的追尋,雖然從未妄想將他的舞碼拍成電影,卻從2011年開始籌畫這部紀錄片,本片在紐約影展、多倫多等影展大放異彩,備受好評。

 

關於作品

比片的舞碼,選自摩斯•康寧漢在1942到1972年其中的14支創作如下:

「圖騰祖先」,1942年,音樂:約翰•凱吉

「雙人舞」,1950年代初期,音樂:約翰•凱吉

「七重奏」,1953年,音樂:艾瑞克•薩提

「五人舞」,1956年,音樂:約翰.凱吉

「奢華之旅」,1956,音樂:克里斯提安•沃爾夫

「滑稽可笑的相遇」,1958年,音樂:約翰•凱吉

「夏日空間」,1958年,音樂:莫頓•費爾德曼

「神秘符號」,1959年,音樂:克里斯提安•沃爾夫

「危機」,1960,音樂:康倫南•卡羅

「冬之枝」,1964年,音樂:拉蒙特•揚

「雨林」,1968年,音樂:大衛•都鐸

「坎菲爾德」,1969年

「踏步」,1970年,音樂:克里斯提安•沃爾夫

「二手」,1970年,音樂:約翰•凱吉

推薦指數:8(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摩斯康寧漢百歲冥誕紀念作【CUNNINGHAM 機遇之舞】登大銀幕 …

有雷影評心得│《鬥魚》- 如果會怕,就閉上眼睛……

《在咖啡冷掉之前》看小說的時候哭了四回,想不到電影卻讓我哭了整整後半段…

有雷影評心得│《冰海異種》最可怕的不是敵人也不是怪物 而是自己內心早已…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