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Nov.12 2019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在覊絆與悲情徘徊《那一夜》全都為了愛,再大的創傷,也要獲得救贖

A- A A+

不同立場與處境,以非常手段想當然耳我都是為你好,也許斬斷痛苦之時,也有可能再度受創,彼此傷痕累累,經過省悟理解,從而或將得到救贖。

雖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但也有不少家暴的悲劇。母子相連,身為人母看見孩子受到暴力傷害猶如刀割,怎能坐視不管?為拯救水深火熱之中的骨肉,不惜以身試法,為保護兒女的偉大母愛,孩子能感受到人母的痛苦嗎?而作為殺人犯的子女,母親能理解孩子的難堪與壓力嗎?

一部深刻描述母子糾結情感的電影《那一夜》,由日本金獎導演白石和彌執導,改編自劇作家桑原裕子同名舞台劇。一個滂沱大雨夜裡,從事計程車司機的母親小春(田中裕子飾)開車蓄意撞死自己的丈夫,因為她的三個孩子常被酗酒的老公拳打腳踢,鼻青眼腫,她想制止對孩子施暴的老公,卻無能為力,所以只有狠下心來殺夫,拯救受到傷害的孩子。從那一夜起,全家如遇風暴,支離破碎,每一個人心靈深處都有著不為人知的創傷。

母親小春為解救孩子免於被父親的痛毆毒打,而撞死自己先生,然而在青少年階段的三個孩子,頓失雙親,父已亡,母為殺夫而自首,服監十五年,尤其難堪的是被貼上「殺人犯的孩子」標籤,長久抬不起頭來,所有的夢想破碎,每一個人的人生都亂七八糟。雖然犯罪自首,離家服刑的母親對他們說,「只要十五年,我會回來。不會再有人對你們動手動腳,你們可以自由自在活著。我的內心十分自豪。」

但經過那一夜後,這整個家庭風雲變色,如雷轟擊,三個青少年孩子面對父親死亡,母親坐牢的失去,他們心靈創傷累累,真可以如母親小春所言能自由自在地活著嗎?小春原本以為只要殺掉虐兒的父親,就可以讓孩子幸福。其實不然,三個孩子承受了更多的痛苦,母親為保護孩子的心固然堅定,不惜殺夫犯法,然而卻因母親是殺人兇手,孩子更抬不起頭來,他們的生活亂了步調,追求夢想受阻,家庭破碎又身心受創,孩子的痛苦,怎能是護子心切的母親可以想像?

圖片出處:《那一夜》

雖然母親犧牲自己,為拯救孩子脫離苦海而犯罪殺夫,但就真能讓孩子自由自在地生活?而孩子一下子失去家庭支柱,當飽受暴力相向的父親威脅消失,而母親殺了父親應受法律制裁,一下子父母親離去,簡直晴天霹靂,他們會感謝媽媽殺死爸爸嗎?媽媽的愛能深切體會嗎?對需要溫暖的青少年,他們無法理解,甚至懷著怨恨,身體心靈受傷的家暴也許解除了,然而母親成了殺人犯,又製造了另一道心靈傷痕。

充滿戲劇張力的《那一夜》,以十五年前雷雨交加的夜裡掀開序幕,稻村家開計程車的母親小春(田中裕子 飾)為了三個子女免於受到藉酒施暴父親施暴,狠心開車撞死了孩子的爸。從那一夜起,一家人的命運就此乖違,破碎不堪。不管是殺夫的母親,或是殺人犯的孩子,都有著難言的痛苦與傷痛,母親為孩子而以身試法失去自由,孩子被貼上受歧視的標籤,都是人間悲劇。

稻村家的三兄妹人生因而走樣,兄妹三人從此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從小因為家暴,心中陰影而不時口吃的長子大樹(鈴木亮平飾),在電器行工作,不擅與人溝通,他是三兄妹中唯一成家的。可是他無法敞開心胸關懷另一半,妻子憤而分居,甚至提出離婚,雙方爭奪女兒的監護權。喜愛攝影,懷抱寫作夢的次男雄二(佐藤健飾),在事件後到東京雜誌社打工為生,過著酒色迷亂的人生。而女兒園子(松岡茉優飾)因為被貼上「殺人犯女兒」的標籤,不得不放棄成為美髮師的夢想,而在酒吧打零工。每個人心頭籠罩創傷陰影,活得不快樂,更無幸福可言。以為殺夫可以拯救孩子的小春,萬萬沒想到三兄妹的生活困境,在家庭崩解破碎後,他們的人生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

錯過了孩子青少年成長階段的母親小春,十五年後刑滿依約回到老家,有著躊躇不前的近鄉情怯。她離開孩子多年,家中變故,不堪回首,為母思子之情深濃,犧牲自由,以非常手段殺夫護子,情非得已,卻造成孩子的傷害。雖然小春接受了法律制裁,然而離家十五載,孩子頓失父母,回來三兄妹表現漠然,背負著殺人犯子女的壓力,親子關係崩壞,他們母子之間如何跳躍彼此鴻溝,修補心理的裂痕?這是《那一夜》片中深具戲劇張力的情節。在化解母子糾結過程,同時凸顯家人覊絆,血緣關係的無法割捨。如何面對一連串的糾葛與衝突,努力化解心靈距離,使崩壞的親子羈絆再續前緣?成了補綴破碎家庭的重要關鍵。

少年時期愛好攝影寫作的雄二,深富叛逆個性,因想追尋作家夢想,常遭酒後的父親毒打。少年時的雄二,曾因在超商偷竊情色雜誌,將被老板送警處理。被告知的小春為雄二向老板求情,藉故說自己因無性事想看情色圖片以發洩情慾,所以委託兒子代購,卻忘了給兒子錢,而請老板放兒子一馬不再追究,免得孩子送警有前科。母親為了孩子撒謊,希望雄二沒有人生污點,然而她為孩子不再被父親施暴而殺夫,愛子心切,選擇激烈的殺人方式,以身試法來保護孩子,可是卻得不到雄二的諒解。

圖片出處:《那一夜》

心理深受創傷的雄二,不惜自揭傷疤,在雜誌上大幅報導傷心往事,以「慈母是殺人犯」大作文章。依照常理,算是家醜的難堪往事應深埋,不欲人知,而雄二不斷揭開傷口,在雜誌上圖文報導下,人盡皆知。可見他對母親撞死父親一事,不能原諒,而心存報復。母子心結糾葛,無法釋懷,雖然妹妹園子一再向他說,「媽媽那麼做是為了保護我們。」雄二不予理會,仍將當年的事件內幕登上了雜誌。如此更造成稻村這一家的極大風暴,想要忘記的不幸悲劇的一幕,又浮現每個人心頭。小春如何化解雄二的愛恨情仇糾結,成了片中十分衝擊的戲劇張力。田中裕子與佐藤健,兩人的精彩演技,十分亮眼。

雖然母親深愛子女是無庸置疑的,她以為犯罪犧牲自由來拯愛孩子,但因母親是殺人犯,孩子承受了不少內外的壓力。十五年小春服刑期間,她不知道原本殺夫解救孩子受暴痛苦,結果因殺了丈夫而讓他們成了殺人犯的孩子,使兒女再一次受到傷害。十五年母子再度相遇,顯得陌生,無言以對。許多人生轉變衝擊著這一家人,他們如何度過及面對

彼此的心靈創痛,得到救贖,片中以十分戲劇性手法,一幕幕前後穿插描繪,深入人性幽微暗黑之處,觸動人心。

除了小春與三個子女為片子主軸外,同時加入浪子回頭計程車司機堂下的角色,與他對兒子和樹的父愛親情。為修補父子關係,當他想盡父親責任關照兒子時,孩子卻染上了與他年輕時所犯的嗑藥運毒惡習,他傷心欲絕,痛苦失聲,而道出了為人父母的心聲。「我們的歡笑與悲傷,全都為了孩子,當父母的真的無可救藥嗎?」雖然為了孩子,然而無法以身作則,當孩子走入歧途時,也只能徒呼無奈。身教言教重於一切,由此窺見。改邪歸正的堂下,仍無能避免孩子走上他從前的毒品人生,他再努力扮演好一個父親,也難以彌補他昔日混跡江湖疏離的父子關係。為人父母犯罪,禍延子孫,似乎在片中隱約透露些許訊息。

被冠上殺人犯女兒的園子,被同學言語霸凌歧視而遭學校退學,無法一展成為美髮師的夢想,然而當小春服刑十五年回家後,力排心理障礙,很快地就接受了母親,她是三位子女中最能體諒母親的,女兒比兒子貼心,在此片中看見。「我們走上的都是岐路,她從那男人手中拯救我們。」她向兩個哥哥如此說。雖然雄二一直覺得,家已回不去了,名存實亡,根本沒有真實,也沒有存在的樣貌。

在堂下看到雄二排斥母親,並舊事重提,將不堪殺人事件刊載在雜誌上,他說真是看不下去,竟將慈母當敵人對待。他對小春說「父母再怎麼努力也沒用,子女看不到。孩子不能體會父母的心。」他甚至為小春打抱不平,「父母的心,孩子不會體會,不成功就怪父母,時運不濟也怪父母。」不過,園子理解母親,她能釋懷。「這是她不惜殺死爸爸,帶給我們自由。」她明白母親解救子女受虐枷鎖,希望他們能展翅高飛。

圖片出處:《那一夜》

不過,在此事件後遠離家鄉到東京打拼的雄二並不以為然,他藉由痛苦經驗「慈母是殺人犯 」,在雜誌社搏取版面,顯然是對母親重重的報復與不滿的抗議。他十分痛恨母親在自首前對他們說,「你們可以自由自在活著,我內心十分自豪。」那一個特別的夜晚,對他而言,是震撼之夜,他不解母親小春如何能說作為殺人犯的子女能自由自在活著,外人貼上罪犯子女的標籤,使他們的人生大亂,所以妳自以為的自豪,是否弄得人盡皆知也無妨?雄二利用母親的致命弱點,在記者生涯討生活,其中不乏對小春的深沉恨意。至於母子之間的衝突與糾結如何化解,在片子後半段高潮迭起,永遠切割不斷的血緣關係,親子之間頓悟省思,從前母愛之情一幕幕浮現,遊子深刻體會後,家人永是覊絆難解,放開束縛心結,自我救贖時刻終究到來。

充滿戲劇張力,探討親子關係的《那一夜》,將參與今年金馬影展的放映,由天馬行空電影公司發行。此片將於11月13日在京站威秀影城-6廳舉行特別放映場。導演白石和彌 導演 和演員 佐藤健都將出席。映前活動時間:21:30-21:50,電影開演時間:21:50。

推薦指數:8.3(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佐藤健【那一夜】浪子形象亮相 為求成名出賣家人 白石和彌稱佐藤健「外…

有雷影評心得│《鬥魚》- 如果會怕,就閉上眼睛……

《在咖啡冷掉之前》看小說的時候哭了四回,想不到電影卻讓我哭了整整後半段…

有雷影評心得│《冰海異種》最可怕的不是敵人也不是怪物 而是自己內心早已…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