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Oct.03 2019
by 黎仰欽

有雷影評心得│《小丑》你們有在聽我說話嗎?

A- A A+

我們常聽過一句話:「當你笑時,全世界都跟著你笑。」但甫拿下今年威尼斯金獅獎、由陶德·菲利普斯執導的《小丑》,電影裡面所反映的世界觀,似乎不是如此。男主角亞瑟(瓦昆菲尼克斯)母親叫他「Happy」,母親告訴她,一定要裝出笑臉,為這世界帶來歡樂。他的職業是小丑,似乎也是最能實踐這份生之哲學的工作。然而他的笑眾人並不買帳,公車上的婦人怕她騷擾孩子,老闆和觀眾笑不出來,脫口秀的主持人莫瑞(勞勃狄尼洛)甚至以「以為一直笑就會紅」的酸言酸語,在節目上公然譏諷,地鐵上的三名華爾街菁英,直接認定了這樣的笑是訕笑,衝突隨之而起,被主流社會不認可的「小丑」應運而生。

圖片出處:《小丑》

在接演《小丑》之前,瓦昆菲尼克斯對這個角色是滿懷恐懼甚至排斥的,他擔心自己不夠好,他對漫改電影習於簡化角色、標籤化的做法有所疑慮,但導演陶德·菲利普斯說服了他,告訴他不會參考原作,會打造一部單純的角色電影,讓觀眾產生共鳴,並試圖讓觀眾去探索角色。瓦昆被說服了,他接下這個角色並為了完美詮釋小丑頻臨崩潰邊緣的狀態,為戲減去了近24公斤,雖然為戲減重不算鮮聞,同戲參演的勞勃狄尼洛(蠻牛)、馬修麥康納(藥命俱樂部)、克里斯汀貝爾(燃燒鬥魂),都曾為了貼合角色成了戲瘋子,但瓦昆為戲瘦身所展現出來的成果,絕對讓觀者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他連背部都會演戲的模樣(媲美被人說在《神秘河流》連肩膀都會演戲的西恩潘)、在公廁和樓梯上翩然起舞的姿態、在節目中失控後邊笑邊顫抖的面容,每一幅畫面都像是藝術品,演員本身已成了作者,在銀幕上創作著屬於自己的傑作。

圖片出處:《小丑》

究竟是小丑讓高譚市陷入瘋狂,讓眾人隨之起舞?還是這個城市的惡意和冷漠,甚或身世對他的嘲弄,讓他一步步導向瘋狂?好的導演總有辦法從中抽絲剝繭,不去簡化角色,而去拓展這個故事的深度。一如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改編自當時震驚社會的茅武殺人事件,楊導讓大家看到可能是情殺導致的果,而去推衍小四為何要殺人的因,小明移情別戀固然是一個因素,但橫亙在他前面的,是揣揣不安的社會氛圍,聯考決定一切的升學壓力,教官學校不由分說的威權主義,宛如骨牌效應般讓他做了無可迴身的決定。

圖片出處:《小丑》

陶德·菲利浦斯在《小丑》裡所做的,一樣是個反向式的、還原事情本質的非傳統敘事,在亞瑟成為瘋魔者之前,他經歷了什麼樣的故事?他的惡是天生還是有以致之?又或那真的是惡嗎?

我們需先拋開對這個角色等同反派的設定,一步步去聆聽他的故事,才能真正感同身受,導演並非要我們看到這個角色受盡欺凌,所以我們必須同情他,讓他的惡得以合理化,而是告訴我們這個社會就是有像有亞瑟這樣的存在,而你願不願意去正視他。

亞瑟曾跟社工師說:「你每次只會問我工作如何?有沒有負面想法?我告訴妳,我滿腦子都是負面想法。妳有認真聽我說話過嗎?」亞瑟也曾在日記寫道:「患上精神病最糟糕的,莫過於人們希望你表現得像個正常人。」希望別人聽他說話,無疑是他最卑微的願望,奈何不止社工師,除了唯一對他好的侏儒,沒有人要聽他說話,老闆質疑他帶槍到兒童醫院的動機逕自開除了他,觀眾對他的說話,不是笑梗接收不到,就是他欲為弱勢的一方發聲予人說教感,而要攆他出場。

圖片出處:《小丑》

而自小即被母親告知會忍不住大笑的精神疾病,初始他還能以字卡表示自己真的罹病,但醫院盤問他的警察卻說:「你這樣不時大笑是真的還是裝出來的?」

「你覺得呢?」亞瑟回道。更精準的台詞應是:「你們覺得呢?」竟然我的存在無法見容於社會,我只好從自身粹取一個新的角色,你們認不認同、接不接受我都不在乎,因為我已經好話說盡、氣力耗盡了,亞瑟變成小丑的過程,誠然戲劇化但也搬演得非常日常,每個國家、每個角落,都有大大小小的亞瑟,期帶著被包容,渴望著被認同,但社會不允許他們展示傷疤,做自己變得艱難異常,小丑們的誕生,只是一個個被異質化的結果。

電影裡諸多場景都令人印象深刻,比如同樣一個樓梯,亞瑟剛開場時在闇淡的夜蹣跚地往上爬,那樓梯像怎麼走也走不完,孤獨得令人鼻酸,後段當他興高采烈要去參加脫口秀節目時,徐步在樓梯上歡欣起舞的姿態又讓我們一同感受到他的喜悅,甚至可以說見證了他的「成功」(不用偽裝,不再強顏歡笑);而電影裡安排勞勃狄洛飾演脫口秀主持人,更是對他主演過電影《喜劇之王》的致敬,在《喜劇之王》裡,勞勃狄尼洛飾演的是一個鬱鬱不得志的演員,幾番受挫後決定鋌而走險,差可比擬《小丑》裡瓦昆菲尼克斯夢碎後癲狂的過程,而片中一幕瓦昆裸身把玩著槍的場景,明顯是對一樣由勞勃狄尼洛主演《計程車司機》的諧仿,面對著不公的體制,傷痕累累的他們必須先做這樣的預演,來告訴大家「我有話說」。

圖片出處:《小丑》

我無法單純以「好看」來形容我觀看完《小丑》的感受,因為觀看的過程泰半時刻是不舒服的,倒不是殺戮的畫面太慘忍,而是較之刀刺肉身,人心的齒冷更令人膽寒,話語能殺人此話一點不假,看完你會不住回想導演在訪談中提到「我們都有罪,都犯了罪」的說法。而瓦昆為角色所增添的魅力,就算將時間拉到十年、二十年後,依然禁得起琢磨和考驗,他所詮釋的不是扭曲也不是邪惡,而是赤裸和真實,他的笑宛如魔音,在你腦海揮之不去,他的舞輕盈又沉重,意圖讓你看到他的存在,他將角色鑿進自己也鑿進觀眾心裡,讓你跟著他死而復生,一同見證2019年最不容錯過、撼動人心的表演。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導演陶德菲利普斯 重塑高譚市犯罪王子:【小丑】 同理心是導演希望帶給…

這不是你認識的小丑?! 瓦昆菲尼克斯、陶德菲利普斯聯手 【小丑】獨…

有雷影評心得│人前強顏歡笑,人後辛酸血淚,一位你從沒看過的《小丑》Jo…

親赴 瓦昆菲尼克斯 家為他試鏡 導演陶德堅信【小丑】非他莫屬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