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Aug.23 2019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特別形式視角直探本質《你不快樂嗎?》( Aren't you happy)粉紅後現代,徬徨憂歡少女心

A- A A+

有別於大多數電影說故事,以特殊形式風格的拍攝手法,導演的影像處理方式,粉色系及彩度明亮的畫面,穿越了時間與空間,直接探索事物本質。沒有連貫的故事情節,而以人物表演及對白,及乾淨色塊似的畫面的美學觀點,諸多類劇場元素傳遞視覺語言的延展可能。實驗精神與創意的表現,跳脫了慣常電影想像,電影《你不快樂嗎?》(Aren't you happy)畫面純粹,令人耳目一新,而且印象深刻。

由擁有音樂與作家雙重身分的女導演蘇珊娜·海納莉(Susanne Heinrich)執導的《你不快樂嗎?》,運用大量美術色塊及彩度明亮,柔和色調的畫面,以十多個段落,每集獨立存在,類劇場語言,傳達新世代少女面對她闖蕩人間所遭逢的奇幻之旅。其中有少女的獨白與她邂逅相遇者的對白,頗具對現實社會的嘲諷,有趣與赤裸,不乏性事坦露透明,純真的少女心,承載著世道幾許險阻。她的眼神略帶憂鬱而寡歡,藉由不斷嘗試各種人生遭逢形形色色的男子,與他們偶遇作愛與對談,稀釋了青春生命的徬徨與苦悶,如一顆在粉紅花叢中滾動的青澀鮮美蘋果。

片中第一段的「女性主義特賣」開宗明義即指出,「我不想當妳的翻版」,藉由女主角瑪莉•瑞絲雪克(Marie Rathscheck)表彰新時代女性思維,自己體驗人生,「身兼所有,我是所有女人的化身。」每個女人都想做自己,縱使模糊空間,也要遍嚐酸甜苦辣,不管快不快樂。而第二段「在幻滅的地方對宗教的渴望」,畫面純粹潔淨,寶寶的誕生,改變了全部。她和明淨純白如雪的嬰兒大作健身操,與嬰兒的母親對談。「我是獨立自主的女性。」母親猶如大地之母的力量,無所不能。寶寶總是解除煩悶,讓女人變得堅強。生小孩後女人變得成熟。在此喻意新生命的誕生,帶來美麗新世界與希望。第三段「理想國度的曙光」以舞台劇形式,光影交疊,肢體動作傳遞了少女對理想國之疑慮。「你相信未來美好世界會降臨嗎?」冷酷又快樂,夢見美好事物那麼難嗎?「我們在睡夢中已經失去了想像力。」單從導演前三個片段即以有カ表達了她影像藝術形式的別出心裁,分割畫面,乾淨、俐落、純粹,直探人問萬象之本質。

圖片出處:《你不快樂嗎?》

這部電影獲得德國馬克歐普拉斯電影節 最佳影片、人道精神特別獎 ,及愛丁堡影展最佳影片提名及入選鹿特丹影展、哥德堡電影節,與柏林影展「透視德國電影」。多オ多藝的新銳女導演蘇珊娜•海納莉以實驗電影精神,カ求創意,跳脫傳統的說故事情節,而以主題分成十五個章節,獨立存在的各個段落,都有不同的意涵,探討兩性的關係及其中各種後現代社會現象。經由青春少女的視角對身處在後現代文化中,追求身份認可,展開了天馬行空的想像與奇幻之旅。片中以輕快明亮而繽紛的色彩,作電影畫面處理,反諷與暗喻的幽默手法,以女性主義為出發點,直擊影片的核心價值。純真少女涉世未深,一路上各種暗藏社會險象,她勉為其難適應,遭遇各種男子有年輕人、壯年木匠、年老哲學家,幾乎每個她所遇到的男人大多想要和她作愛,也有無性,畏懼性的。她與他們對談,有所交歡,卻找不著她飄泊的寄身所在,於是行行復行行,永不放棄生之希望的她,有自己的想法,不願被人消費。「我不快樂,オ讓你們快樂。」她覺得世界無聊至極,根本不想隨波逐流。在許多片段時有幾許辯證的語彙。「早上床起幻滅的浪漫,總比夜晚的寂寞好。」在愛情故事的爆發力中,追愛純真,美與酷,也諷刺了玩世不恭的愛情。

片中很令人莞爾的是「慾望的對象」的小節,男女各自面對畫框看展,不偏不倚直視畫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甚至冒出了極諷刺的「難民危機」。許多荒謬引人發笑。至於後性愛時代,更以「裝飾性大於功能性」對性交專業態度,覺得悲傷。身體如戰區,不上床感到輕鬆,未經歷的反撲。性,在新世代變得不再談情,說愛的事。片中以動畫形式表現了「模擬愛情」的虛擬世界,「我模仿自己」,紅唇中吐出大大舌頭,影像語言在片中傳達了普普藝術的視覺衝擊。至於「心理學的灰燼」,與偽文青的交談,則刻畫一個迷失的時代,開心的自命不凡,年少的意識型態,自我受限,影響了自我實現權利。她希望追求自己個體性,也形成社會上的一份子。在遇見各種男人,少女與上了年紀的哲學家對談,內在外在皆淒涼,裸身相向,食無料的義大利麵,「張開嘴就可看出我的本質」,非常諷刺。因為一樣破碎,繼續迷失、一起跌倒,所以不能在一起。失業的哲學家對少女的判斷沒有助益,所以她沒食畢,就離去。

圖片出處:《你不快樂嗎?》

「電影發生事件,但不會發生事情。」沒有高潮,沒有淨化作用。這是多麼妙的說法,導演特殊形式風格拍攝的粉紅喜劇,在片中所有片段,幾以單純影像與別出心裁的對白架構,不乏腦筋急轉彎的對話,傳遞網路新世代的憂鬱女孩們共同語言。基督教評審團獎的委員讚許此片「無限有趣,充滿著詩意的對話和特殊的影像風格,帶來了極其豐富的想像空間,精準地呈現社會世代的處境,對此提出質疑與批判的觀點,讓觀眾了解一個悲傷憂鬱的年輕女性乘載了社會文明症」。此點很確切地詮釋了《你不快樂嗎?》影像語彙,片中以小標題作為每個段落的旨意,獨立而非連貫的畫面,有意識流小說概念,但也傳遞了如詩的辯證哲思意念。

《你不快樂嗎?》諸多後現代的哲學思考,是導演想要傳遞的片中主題,藉由不快樂的純真少女的特殊視角,在成長之途中,提出對現代文明的質疑,及令人隱憂的泛社會現象。以「理性」作為現代生活包裝,限制了個人生活的可能,後現代的哲思從這些枷鎖解放出來,奮カ追求真正的自由。以「自由的承諾」一節,即以「等待果陀」,等待另一個人的啓動。對於本匠,一個腳踏實地的人,女孩無所遮掩,儘情性愛。木匠一面作愛,一面談彈吉他。對於用手的專業程度令她悲傷。「為你假裝高潮」,而自我保密,也是自由的一部分。在「社會頌」段落裡,有些不是個人失敗,面對多元化社會,許多批判,非個人因素,而是結構性問題。「憂鬱是種奢侈」女孩說。「我的不快樂,オ能讓你們快樂。」多麼哀傷的事!所以她追尋自己的自由自在。即使她寫作時,都卡在第二章的第一句中,她也不在乎內心的沸騰或者內在爭鬪的聲音,她享受著迷人的沉溺。她的悲傷並不是病。

我覺得導演以粉紅色為基調,藉由一個少女的清純人生初體驗,大大諷刺了現代主義的某種制約形式,面處雜沓紛亂的政治與社會現象,給予如粉紅豹的戲謔與暗諷。電影中的十多個獨立章節,構築一個現實、荒誕的粉色喜劇,藉由憂鬱少女在城市四處遊盪,追尋自己的棲身之所,飄泊靈魂卻無法停下腳步,以諷刺和暗喻探討我們所處的後現代社會。厲害的是導演用明確明亮色調,淺粉紅、淺粉綠、淺粉藍,色調柔和清晰簡潔畫面,訴說內心諸多疑惑少女,在成長過程中的騷動神傷情緒,以明確而了然分鏡,看似平靜,卻有著諸多掙扎的懵懂波瀾心境。單純闖蕩社會的心,有可愛,也有逗趣的一面。雖然隱約少女青澀苦悶的憂傷,放心任意行中,她體驗了人間事,另類思維,某種荒謬,面對美麗新世界,展現新世代奇幻冒險之旅,徬徨少女心,光鮮也亮麗。

《你不快樂嗎?》深具實驗電影精神,擺脫一般的說故事情節,形式風格獨特,創意十足。導演以色塊畫面影像處理,由憂鬱現實,光怪陸離,無所適從,遇到關卡,以寫小說寫到第二章節時在第一句就會卡住,我想或許導演在第二段時揭示母親無所不能包容,少女的她未曾體驗,只有卡住。或是喻意人生道路或觀念,偶會窒礙難行,無法脫困,有時腦筋轉個彎,轉念之後,不就海濶天空,任意行?最後一節中,少女舔著冰淇淋甜筒,不斷地自由開放邁步向前行。她一邊一口口舔著冰淇淋,一步步大カ向前走,忘卻憂傷,享受著甜品的愉快心情,沙灘的背景,色彩幻化,由單純到五彩繽紛,純真少女從憂傷解放。她發現在無聊的世界中,也可以找到了有趣的東西。

穿著大衣的粉紅年華少女,不再受困在自己書寫的關卡裡,一個人活著卻不能繼續正常走下去,被困住了,當麻木悲傷禁錮了靈魂的痛苦,唯有靠自己解開枷鎖,繼續往前邁進。最後的畫面沙灘、陽光、空氣、海水的動感處理,正是一片向前正面能量。少女手持甜筒冰淇淋,一口口舔著甜品,勁道十足大步大步行動,滿足快樂神情散發於臉龐,彷彿自己舔著憂鬱傷口,吃掉不快,向前看去。不斷行走的動感畫面與沙灘背景交互傳動,光影幻化多彩多姿,視覺畫面眩目,自由無敵。這最後的意象觀影多日後,至今仍盤旋腦際。新銳女導演的影像風格實在令人難忘,而少女演員的戲劇表演,「我若一戶打開門的房子,當我張開嘴時,你可以看到我的內在美。」劇場形式的演出,同樣吸睛。

圖片出處:《你不快樂嗎?》

別樹一格的《你不快樂嗎?》以女主角狂想逗趣的視角,窺見憂鬱少女情懷中,找到現實成人世界裡已遺忘的純真可能。她的悲傷不是病,現實社會太多的荒謬無法歡顏,就暫且將憂鬱擺放一旁,儘情舔著甜筒向前行。擁有作家身分的女導演,首次處女作品即獲好評,受到多項國際影展青睞。這部獨具風格的粉紅喜劇片,由聯影電影公司發行,於8月30日在台登場。

 

聯影電影公司提供的《你不快樂嗎?》的導演及女主角、攝影師資料如下:

關於導演 :

兼具音樂與作家雙重身分的導演蘇珊娜·海納莉(Susanne Heinrich)

蘇珊娜·海納莉是來自東德牧師的女兒, 1985 年 10 月 13 日(33歲),出生於德國萊比錫。她才華洋溢,19歲就開始寫書,獲得巴赫曼文學獎,一鳴驚人,開啟文學生涯。2005年至2011年間,共出版了四本書:兩本小說和兩本短篇小說。期間也參與各種藝術項目樂隊的演唱,亦獲得洛杉磯奧蘿拉(Villa Aurora L.A.)及義大利馬西莫莊園(Villa Massimo)的獎學金。

她的首部電影作品《你不快樂嗎?》,榮獲2019馬克歐普拉斯電影節(Max Ophüls Film Festival)最佳影片,及評審團的「人道精神特別獎」(Prize of the Ecumenical Jury)。

 

關於女演員 

瑪莉 瑞絲雪克(Marie Rathscheck)詮釋憂鬱女孩相當傳神 被提名最佳新人女演員

瑪莉瑞絲雪克1990年出生於德國西南部的巴登,父親德國人,母親是法國人,2010年到2014年,她在柏林藝術大學學習編劇,除此之外她還完成了柏林戲劇學院的表演學業。自2017年以來,她是萊比錫劇院樂團的成員。2019年,首次演出電影《你不快樂嗎?》獲得馬克歐普拉斯電影節最佳影片,並被提名為最佳新人獎。

 

關於攝影師 

獲得多國肯定的攝影指導安妮 帕可蒂(Agnesh Pakozdi)

安妮帕可蒂出生於匈牙利布達佩斯,最初是一名經濟學家,後來在布達佩斯修習電影、藝術和形象設計,之後又在德國柏林電影學院(DFFB)繼續深造。2015年,她畢業於洛杉磯全球電影攝影學院。在過去的十年裡,她在德國、格魯吉亞、瑞士、俄羅斯、美國、埃及和匈牙利擔任攝影導演,製作了三部長片、20多部短片,和眾多紀錄片及許多平面設計項目。 

值得一提的是,她受到坎城、鹿特丹、維也納、柏林等國影展的肯定,獲獎經歷豐富,2017以《我真的是地球上的第一滴太陽》(I am truly a drop of sun on earth)獲得西班牙的「瓦拉多利德影展」(Seminci)最佳攝影獎。目前她主要在柏林工作。

推薦指數:7.9(滿分10分)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你不快樂嗎?》 / 一起踏上騎獨角獸的憂鬱之旅

有雷影評心得│《鬥魚》- 如果會怕,就閉上眼睛……

有雷影評心得│《冰海異種》最可怕的不是敵人也不是怪物 而是自己內心早已…

《在咖啡冷掉之前》看小說的時候哭了四回,想不到電影卻讓我哭了整整後半段…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