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ul.19 2019
by 林朵兒

無雷影評心得│脫離框架《出走巴黎》( SYNONYMS)追求開放理想國,身心靈都自由了嗎?

A- A A+

這是個不完美的社會,許多表象與事實並非一樣,猶如實際地形與地圖建構大有出入。一般人都以為浪漫巴黎,瀰漫自由民主博愛精神,但實際上真的是異鄉人的理想天堂?能否將法國加上自由的等號,或巴黎就是浪漫嗎?

由以色列導演那達夫拉匹(Nadav Lapid)執導的《出走巴黎》(Synonyms)以一個異鄉人嚮往自由國度巴黎生活,他在充滿期盼,接觸了人事物,從中迷茫,也失落,甚而躁鬱舉止,不斷喃喃自語,背誦著法語的同義詞,他學習融入,卻是難以忘懷過往創傷,自由社會的某些偽善,更令他焦慮不安,他並不快樂,彷若飄泊的靈魂,巴黎永遠是個異鄉,浮遊其上,反而覺得虛無。

當然不同種族國家的人要融入巴黎生活,實非不易,尤其當期望過高,落差也愈大。文化藝術之都巴黎是自由浪漫天堂嗎?事實不然,不管是居處法國的友人及行旅過客的你我,在巴黎感受到文化浪漫之都,氛圍自由,然而在許多城市的雜與亂現象,也同時存在。也許在巴黎地鐵或巷弄中,偶不留意皮包就可能遭竊,更離譜的是還有乘機摸屁股性騷擾的鹹豬手,甚至走在巴黎街上可能踩到狗大便,因為養竉物是時髦興味,法國人喜歡遛狗,卻任由竉物隨地大小便。我曾在小住巴黎時即踩到了狗尿狗屎。巴黎人外表看似誠懇親切,但民族優越感特強,在巴黎30多年前問路時,若用英語的話則愛理不理的,但近10多年來則不會有此現象,說英文也可以了。40多年前,幾乎較樂意以法語來溝通,主要他們認為法文是世界最美的文字。

也因為如此,當看到《出走巴黎》片中男主角約亞夫(湯姆梅西耶Tom Mercier飾)非常認真的隨時練習著法語「同義詞」,叫人會心一笑。法語是法國人的驕傲,要融入巴黎生活,當然第一要件要說好法國話。男主角一直喃喃自語地背誦,努力學習用功的情狀外,似乎顯出其焦慮與躁動的精神狀態。片中一再利用同義詞,以一個詞許多相同意義的呈現,似乎嘲諷法國人這也可以,那也可以,多種變通自由度的另種偽善作風。只要你不防礙他人,怎麼做都可以,自由無限上綱,罷工、抗議是家常便飯,但卻常造成交通大亂,在尊重的原則下,許多人是敢怒不敢言。

圖片出處:《出走巴黎》

片頭一開始以以色列籍帥哥約亞夫到巴黎尋求新生活,他想拋棄在以色列過去種種,希望落籍法國巴黎。一開場即以約亞夫沐浴全裸入鏡,當觀眾欣賞到首次擔綱的湯姆梅西的幾近完美好身材外,似乎喻意沐浴全裸帥男如明淨嬰兒闖入了自由無人聞問的巴黎社會。另一個聯想是,巴黎對觀光客的偷竊頻傳,初遊者有時被小偷扒手洗劫一空,並非新聞。這一開始洗去塵埃的全裸鏡頭,之後他的所有行李全遭洗劫,一無所有,導演非常徹底地諷刺了巴黎對外來人的掠奪。到巴黎觀光的人有人被扒光,也有人在地鐵上被莫名推擠,異地遊子滿懷期待的理想國度,某些現實景況是遠離浪漫的想像。

不過巴黎人也有温情的一面,片中在被沐浴完所有衣物家當被扒光,赤裸凍僵的約亞夫,光溜溜的身子,身無分文,好在遇到了艾米勒(昆汀杜馬爾 Quentin Dolmaire 飾)與卡洛琳(露易絲謝維洛特 Louise Chevillotte 飾)這對情侶,他們即時送暖,伸出援手,給予相助,艾米勒送給約亞夫衣物及微薄金錢資助,解決了這位從以色列到巴黎尋夢的異鄉青年。此後年紀相去不遠的三個年輕人,他們經常三人行,約亞夫感受到他鄉異國友人的溫暖,不久之後,這段情誼,逐漸變質,發展出一段曖昧的三角戀情。這也暗諷法國即使有婚姻關係,也可以有親密的愛人,只要當事人沒意見,都可以腳踏二或三條船的自由,這種現象極為平常,見怪不怪,這是屬於法式的自由與浪漫,他們自以為的隱私權,別人無法過問。何況艾米勒與卡洛琳只是同居關係,約亞夫的加入,艾米勒明知女友對帥哥裸體十分有感,卻一點也不以為意,他漠視發展關係生變。覬覦裸男身材的卡洛琳,還大膽向約亞夫示愛,「當我第一次看到你裸身,即知有天我們一定會有不同關係」。法國性開放自由藉此描繪,即使朋友之間沒忌諱,只要當事人可以就好。當卡洛琳初遇帥哥赤裸時即已動心,嚮往青春男體,所以當約亞夫自己租屋獨居時,她造訪他的住處,壓抑之慾火燃燒,馬上天雷勾動地火,他倆將艾米勒早拋之腦後。

艾米勒與卡洛琳雖是情侶關係,但私底下卻互有不滿,自己向約亞夫表明是商業鉅子的兒子,所以有財力以寫作為樂,他不必工作,因有富爸支持。但卡洛琳在背地裡向約亞夫說艾米勒的話要大打折扣,根本不是事實,她男友非富家子弟。而艾米勒在私下向約亞夫透露,在管弦樂團裡吹雙簧管的卡洛琳是人盡可夫的婊子,她任何人都可以,藉以滿足其索求無度的旺盛慾求。這種互揭瘡疤的戀人,真有愛情嗎?實在叫人懷疑,片中深深嘲諷了法國人在真誠背後的虛偽面貌,即使枕邊人也不可信任,似乎兩性之間,慾望重於情義,假面存在於親密關係之中。

約亞夫和這對同居情侶,互有交集,艾米勒對他的以色列背景深感興趣,他也不吝分享當兵時碉堡故事,樂於提供作為艾米勒寫作題材,至於卡洛琳對他的健美胴體,早已春心蕩漾,蠢蠢欲動,各有各的心計與盤算,這位異鄉尋夢遊子彷若走入了森林迷霧中,準備撥雲見日,仰望真正巴黎的天空。

但並非所有巴黎人男女朋友或夫妻關係皆如此,但至少個人對情愛的選擇權是十分自由而開放的,似乎拿得起,也放得下。我一個電影界朋友,曾留學法國,最近去一趟巴黎回來,她認識的法國人有話直說,不拐彎抹角,但不隨俗,有自己想法,不會很在乎金錢名位,不是很勢力眼。「法國人看重每個的特質和才華,欣賞別人才華,而自己也不會自卑或忌妒,這些都跟台灣人不一樣。」這是她的看法。另外他們也很尊重每個人隱私權,不會問別人一個月賺多少,有沒有房子。他們也不問彼此的私生活,更不會說三道四,少有三姑六婆的,或長舌公的人,尊重彼此的生活自由與選擇,是巴黎人所認為的理所當然。文化藝術是他們引以為傲的資產,他們看重オ情,對藝術家更是禮遇,享有許多優惠待遇,我許多藝術界朋友即因創造オ華,而享有了巴黎的居留權。

圖片出處:《出走巴黎》

我曾在巴黎的日子觀察到的是他們的天真浪漫,對文化藝術的熱愛,更是極度重視教育,有完整的各專科養成人オ的教育體系。《出走巴黎》片中藉由約亞夫的入籍講習人員的一段話,「在法國,人們不會捐錢給教會,只會花錢在教育,因為上帝不存在,人文才是國本。在法國,沒人會質問信仰;人們擁有百分百言論自由;外遇也不構成犯罪,且只有婚姻當事人可以置喙…。」對法國崇尚的自由感,詮釋得十分傳神。自由民主是法國人生存價值之所在,從歷史上革命事件爭取而來,每個人都小心呵護著。對文化藝術精神文明更是深以為傲,支持及尊重藝術工作者,許多博物館、文化中心及畫廊,還有不少藝術村提供藝術創作者進駐。因此不難瞭解今年春天巴黎聖母院浴火,是多麽重創法國人情感。《出走巴黎》有幾幕聖母院未遭祝融前的鏡頭,是片中相當可貴的場景。

對申請居留權者移民局相關人員所闡述的「通關密語」,可以看出法國人自傲的文化教育政策,更自豪擁有非凡的自由民主,在此之下抗爭罷工時有耳聞,這都是人民爭取而來的。也因為不時罷工抗議造成交通紊亂,巴黎通勤上班族猶若作戰般。法國是否將自由、平等、博愛,發揮至極致?居住法國的友人則不以為然,她說理想與現實有段差距,法國弱肉強食到處都是。黃背心運動已經35次了,還在進行當中,政府當局根本拿不出對策。

因為抗爭罷工是基本人權,人民有表現意見的自由。由此看似尊重人性,但卻也造成社會隱憂,許多崇高過度自由,常有脱序現象,這對巴黎人而言是幸,抑是不幸呢?正是「自由,多少人假汝之名而行。」自由是一種普世永恆的價值,也是生而為人類自然擁有的權利。在此之下,追求自由平等是必然的基本人權,但走向幸福同時,但有的也不免難離罪惡。

獲得本屆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出走巴黎》中藉由一名傳統社會下的以色列退伍士兵約亞夫,視巴黎為理想國度,他徹底放棄希伯來的母語,學習法語,反覆背誦法文《同義詞》(synonym),幾乎想全盤法化,並積極融入巴黎生活,期望取得移民居留權,及入籍法國。約亞夫在尋夢之際遇到了一對巴黎情人,寫作的艾米勒對他在以色列的境遇故事有興趣,他開始也樂於將家鄉的故事與之分享,後來他卻收回給艾米勒的寫作題材。至於卡洛琳初遇他的裸體即垂涎三尺,伺機而動,在她的誘惑下,他們慾火燃燒,然而最後仍不歡而散。一個不同價值觀念的異鄉人,想脫胎換骨,成為真正的巴黎人,真有如此得心應手嗎?紐亞夫在巴黎遭逢的人事物,喚起了家鄉記憶,即使想忘掉身之所由來之根本,以期快速融入他鄉之巴黎,事實上並不簡單。他接觸的人事物中,光怪陸離,反倒感覺茫然與虛無。他開始懷疑自己,而顯得躁動不已,自我認同出現了迷茫。看此片時我不由想起了印度哲人奧修的話「如果你不適合這個社會,別煩惱,因為它根本沒有意義,只有與存在相合才有意義。」

約亞夫走在巴黎街頭,隨身攜帶一本法語字典,不時喃喃自語背誦著同義詞,他嚮往就巴黎的塞納河夜景,「美麗的風景,不看遺憾終身。」他時常往來塞納河畔之日夜,偶發「遲滯的夜」慨嘆。位於塞納河河畔,聞名遐邇的聖母院在今年遭逢祝融前的樣貌,在《出走巴黎》完好呈現。聖母院是法國許多歷史事件的發生地,也是法國人的精神指標之一。19世紀曾整修過的哥德式建築聖母院是法國文化瑰寶,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在2015年時發生的恐攻事件,巴黎大主教安德烈‧萬特魯瓦特在聖母院舉行彌撒,悼念恐攻中的死難者,同時為家屬及法國禱告。今年4月15日夜晚一場大火重創了聖母院,這場火災不僅讓世界惋惜,更觸痛到法國全民上下的情感。法國總統 馬克宏特發表談話,「大火不但燒毀了巴黎聖母院,也燒毀了全法國人共同的一部分。」可見聖母院對法國的意義,更是巴黎的地標。在這部片子有聖母院在祝融前的身影,相當難得。作為異鄉人必到的朝聖之地聖母院,約亞夫從不敢抬頭往上看,到舉目凝視向聖母院的天際仰望,原鄉以色列宗教已拋棄,正準備在巴黎落腳,接受入境隨俗的各種洗禮。

圖片出處:《出走巴黎》

在片中約亞夫以旅人的腳步踏遍巴黎景點,巴黎大道、塞納河、聖母院、博物館....等等,都一一入境,還流連於巴黎夜店,見識了花都夜生活。巴黎日與夜的風景,藉著以色列青年來訪的視角在《出走巴黎》中自然而然地作了另類城市行銷。但與其他世界都市行銷則大不相同,從異鄉遊子的自我認同的倉皇迷茫,及焦慮不安下,巴黎人事物的真面目也赤裸裸地呈現。巴黎人看似熱情卻本身也有許多自己不能解決的事,似乎泥菩薩過江,對外來者能付出多少真情實意。片中非常大膽凸顯他們接受外來移民

及難民時,卻時有刁難排外情事的矛盾情結,話說自由平等博愛的普羅價值,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導演那達夫拉匹(Nadav Lapid)在此片中將自己旅居法國的經驗敘事暗喻,藉著男主角約亞夫不得其門而入,狠揭法國瘡疤,點出民族優越自我感覺良好的巴黎人,雖認同接納移民、卻仍有許多排外現象,而法國社會也並不完美,存在著隱憂,使得浪漫花都無法浪漫起來。

為了討生活過日子,約亞夫應徵裸體男模エ作,被攝影師要他赤裸身體外,還擺出各種性挑逗姿態,甚至要求他自慰自爽,還自戮菊花動作,暗諷攝影藝術與色情不分外,更凸顯以色列青年在巴黎討生活之不易,肉體與靈魂任人宰割意淫,異鄉人想入籍法國巴黎為生活,將可能遭逢的不堪處境,這一幕令人深表同情。追求自由理想國度,是否得為生計而折損了自己的尊嚴?編導十分赤裸地將到異國追夢的各種奇幻歷程,藉由以色列青年約亞夫作了投影,一個異鄉人執意想當一個法國人是幸福嗎?是快樂?還是痛苦?《出走巴黎》片中留給觀者省思空間,追求浪漫自由同時,是否也付出了身心靈的折磨的代價?我想起印度哲人的一句話,「任何依靠別人的東西都無法使你達到最終的自由,你仍然保持是依賴的。」嚮往自由開放的社會,在基本的存活現實之下,身心是否能夠超越,但最起碼保有個人自尊,約亞夫在花都迷失了自己,在不斷背誦同義詞過後,融入巴黎社會是段無法臆測的荊棘之旅。

2019年柏林影展金熊獎外,並得到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的《出走巴黎》,片中藉由男主角約亞夫以古希臘史詩「伊利亞德」引經據典,針貶歐洲時事,在追夢自由開放國度所遭逢的各種光怪陸離情事。他赤裸擁抱卻難以創造自主,想在一個現成世界的框架得到自由,經過了種種奇幻歷程,洗練了他原本的天真,現實的與理想的,幸運或不幸的,期待或失望的,完整或破碎的,欣喜或悲傷的.....各種酸甜苦辣體驗與經歷,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也許過高期望下,失落在所難免,正如地圖並非實際地形,藍圖與現實差距,親身經驗走一回當可發現其中之奧秘。

圖片出處:《出走巴黎》

尤其猶太青年約亞夫不斷強調他在家鄉的嚴格紀律軍事訓練,且在以色列的傳統觀念與制約下,《出走巴黎》片中一句「希伯來語是以色列母語,放棄母語,如同拋掉生命。」令人印象深刻,從許多規矩制約的社會,到自由開放的國度,內心衝擊自是相當強烈,導演用許多幌動而快速鏡頭,帶出了異鄉人靈魂的擺盪,甚至躁動不安,而顯現了迷茫及幾許失落的遊子情懷。脫離生長環境框架社會的年輕人,如何在自由開放樂土中安身立命,自我認同與適應變遷的能力,都有待考驗。紐亞夫是否能追尋到自以為的美麗新世界?而世上真的有理想國嗎?這部片子留下許多空間令觀影者深思。

《出走巴黎》由海鵬電影公司發行,7月26日在台登場。

推薦指數:8(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聖母院遭祝融成絕響《出走巴黎》勇擒柏林金熊獎

金馬獎最佳動畫片《大世界》特別展映 八月底限量登場 導演劉健歷時三年…

有雷影評心得│《賣場華爾滋》:寂靜的賣場中,感受彼此的孤獨

浪漫大作《賣場華爾滋》金馬影展搶先展映 新銳導演湯瑪士斯圖伯即將來…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