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Nov.14 2018
by 林朵兒

有雷影評心得│外遇後遺症《劫局》(The Benefit of the Doubt)「紅字」、「破窗戶」另一章?

A- A A+
圖片出處:《劫局》

婚姻關係一方有外遇,另一個人當然心碎,而深覺背叛,兩性相愛互信基本盤破局,忠誠愛情面臨幻滅,懷疑、猜忌隨之而起,到底這個人是否自己認識的那個人?

在許多婚姻諮商的個案裡,外遇問題占大宗,不只愛情變色,也戕害了家庭生活,比利時出品的電影「劫局」(The Benefit of the Doubt),更是藉由一向忠誠的丈夫,因涉及一項命案,而將其多年遠距離的外遇事實洩底。妻子愕然,原本親密的兩性關係生變,熟識的友人疏離,不管家庭生活或人際社交圈,都漸行漸遠,甚至還被懷疑,「會搞外遇的人不可信賴,說不一定遇害的人是他殺的。」

由導演山謬提爾曼(Samuel Tilman)執導的「劫局」,以平緩而冷灰的調性,敘述了人性背叛與疏離,當人與人之間的信賴關係崩解後,所有猜忌、懷疑、怨懟、失望、憤怒等負面情緒及對應繼之而起。突發的不適難以捉摸的人性,甚至如霍桑小說「紅字」中將外遇之人烙印上標籤,只不過故事中外遇者男女有別,有形與無形的印記不同。

圖片出處:《劫局》

雖然「紅字」故事背景在數百年之前,但人性古今中外皆然,「劫局」也探討了人性的脆弱與不可思議的幽微之處。正如導演不停運鏡的靜謐山林,看以沉默而靜美,卻蘊藏著隨機而來的風雨飄搖,人性的不可測,如濃密森林,人生的道路似乎也只能向前奔跑。

「劫局」片中男主角高中老師大衞(法布里奇奧羅吉Fabrizio Rongione飾),與妻子茱莉(娜塔莎荷妮葉Natacha  Régnier飾)擁有兩個孩子的幸福美滿家庭,也和同事朋友相處融洽,表面上看起來如幽美林間,和諧美好。片頭以一片饒富色彩層次的山林拉開序幕,他們與好友相偕到野外森林度假,大衛和茱莉在小木屋裡享受性愛歡愉,兩性關係完好親密,友誼也和樂溫馨。

但在林間發生了一起兇殺案,一位珠寶商女子被害後,大衛平靜的生活因被涉入頭號嫌疑犯而生丕變。在警方辦案調查下,發現大衞在波蘭另有情婦,是一個廿二歲的年輕女子,他為了她租房修茸屋子和買衣物,而向朋友借貸。這段遠距離的多年婚外情,妻子茱莉完全被蒙在鼓裡,如果沒有因涉案而被調查交友與金錢往來,茱莉說不一定還一直相信丈夫對她的愛始終不渝。

圖片出處:《劫局》

因為突如其來捲入了刑案,意外被揭露了外遇情事,是大衛始料未及的。茱莉對多年的婚姻關係產生了懷疑,她覺得大衛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親密愛人了,多年來他藉機到波蘭開會,卻養了小三。於是她對他開始有了疏離感,枕邊人好似陌生人般難以理解。背負著外遇對婚姻不忠的罪名,不僅太太不再信任他而疏離,高中老師同事更是排擠他,視他如瘟神般,他們原本熱情的眼光轉成懷疑,甚至鄙視而羞與為伍。「這個會背叛老婆的傢伙,不真誠,會說謊,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有甚麼事會做不出來?也許他真的殺了人,只是我們不知道。」有些同事私下竊語,暗中如此想像。

被害人女珠寶商失竊了一筆珠寶及現金,剛好大衛每天在林間慢跑,他是她生前最後見到的人,也與攀談過。大衛有小三,他缺錢也借貸,殺人動機最大。雖然被大多數的朋友和同事如此懷疑著,但有兩位好友,一直支持著他,認為他不會殺人。不過,他的妻子遭受老公外遇的背叛,而採不信任態度。這個向來自以為丈夫忠誠的妻子,一夕間知道另一半找了比自己年輕的嫩妹搞婚外情,真是無語。彼此信賴瓦解,尤其聽說他在波蘭和情婦生了孩子,更為心碎,她要求分居,趕他出門。當同事偶爾碰到面時,大家都不假以顏色,對大衞極其冷淡,場面尷尬。

圖片出處:《劫局》

他殺人了嗎?」一直在他的社交圈裡耳語。妻子對他的涉案,冷淡對待,甚至他一再強調「我是愛妳的。」但女人一旦遭逢丈夫外遇的背叛,也開始覺得這個枕邊人陌生,心頭傷痕難以癒合。「我是妳丈夫耶!難道妳也懷疑我殺人?」當大衛面對茱莉的漠然,他不知婚姻中兩性關係的信任忠誠一旦破滅,另一方如撕裂般的痛,自己已傷痕累累,正在療傷之際,自顧不暇,怎會和你同心協カ,面對其他的人生難題。或許茱莉想,「這個說謊的男人,也許會做出其他我想像不到的事。」她眼神迷惘,透露著猜疑。正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遭逢外遇背叛的女人,需要一段長時間來療癒。這個隱隱作痛的心傷,怎是大衛所能理解。

「一個外遇的人,也有可能殺人?」片中環繞著這個疑慮進行,抽絲剝繭地從大衛周邊同事朋友,慢慢推移,因兩件事突然冒出來,朋友們都以冷漠相向,甚至蓄意排擠。他們對誠實要求高標,而自身也有缺陷。人性的不完美使然,對他人嚴苛,對自己卻寬鬆,這是大多數人的弱點。

當愛情、友情採取了不信任態度,人際關係呈暗黑面,不斷的猜忌、懷疑、憤恨而產生了疏離,甚或誤會而起。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說「一個罪惡確能激發另一個罪惡」,此言正反應了心理學上的「破窗戶理論」。兩輛車子在一起,一輛車窗被打破後,繼之而起的是其他窗子也被弄壞,車子裡的東西也被偷光。另一輛車窗沒破的車子,則保持完好如初。

圖片出處:《劫局》

這個心理學上的實驗而得來的「破窗戶」理論,也印証導演山謬提爾曼在「劫局」電影中,想要傳達的人性思維。一旦美好的關係被破壞了,許多崩壞接踵而至。另一個觀點是,輕微的犯罪,會導致後來的重大犯罪。也許打破一個窗口並非要事,但卻是車子遭破壞惡搞的關鍵。「勿以惡小而為之」,小惡可能帶來了大惡。正如片中一個男人外遇,也有可能會殺人嗎?男人對婚姻不忠,就能羅織他因涉案而認為他行兇嗎?編導提出了這樣的質疑。

大衛在好友的協助下,直指林場エ人杜布瓦的嫌疑極大,當大衛在林間慢跑時看到與他貌似的杜布瓦當時也在附近,只因杜布瓦曾有犯罪前科,而會殺人的是否前科犯較有可能?會外遇的人是否也形同前科犯?一個得接受法律的制栽,而另個是情感上的背叛,擔負道義良心的譴責,兩者都得被人質疑有殺人的可能?

通常法律檢調單位以犯罪證據為定罪原則,大衛在律師好友馬可(克里斯托夫帕歐飾)的協助下,強調沒有確實有カ的犯罪證據,只憑臆測,不足以認定被告殺人。馬可極カ為他辯護,最後大衛是否能免除牢獄之災?真正的兇手呢?誠實與謊言,秘密與真相為何?劇情撲朔迷離,留下思考空間。

「劫局」拋出「外遇的人比較有可能殺人嗎?」人性誠信打了折扣,犯罪機會更大了嗎?大衛被朋友疏遠而排斥,有如霍桑小說「紅字」中女主角海特斯因外遇被烙印了痕迹,大衛外遇被妻子和同事朋友捨棄,甚至猜疑他是真的殺人了嗎?人際關係幾乎蕩然無存,被貼上了罪犯標籤,不也正如「紅字」裡的印記,只不過一個是有形,一個無形而已。霍桑小說「紅字」故事背景是十七世紀發生的事,而山謬提爾曼的「劫局」則是廿一世紀的現代社會。外遇問題古今中外皆有之,人性的弱點永遠存在。

圖片出處:《劫局》

「破窗戶」心理學理論,也試探著人性的卑微,及暗黑的一面。「劫局」一片中也巧妙,不露痕跡地點出這人性輕微犯罪,也極有可能犯下更大的罪,人性深沉之不可測,絕不會僅只於「是」與「非」,「對」或「錯」之兩分法。片中誰オ是真兇也不必去探究,但結尾的片段,是否就是事實真相?大衛暗黑的一幕,仍帶來了許多聯想與臆測,這懸疑留白灰地帶頗值得推敲,這也是編導高明之處。

「劫局」(The Benefit of the Doubt),似隱喻外遇之後的結局,有可能是一場劫難嗎?片中以美麗的鄉野林間景緻帶出了幽靜美好,外遇被揭露後,家庭生活與人際關係,掀起生命波濤,婚外情的代價,對人性的考驗,片中將可窺視,引人深省。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4(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劫局》細節藏在魔鬼裡,請不要用謊言製造真相⋯⋯

外遇男涉入謀殺案妻離子散 《劫局》劇情引高度共鳴

無雷影評心得│《劫局》人生勝利組變成人生剩利組,只需要一個標籤就夠了

老婆待產老公外遇 《劫局》「背後式性愛」揭花心教師真面目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