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電癮星聞
Jul.25 2018
by yamMovie電影特區

關於《大世界》電影及導演 『人性中的善與惡』

A- A A+

導演、編劇 劉健

南京藝術學院畢業,隨後先從事當代藝術工作,後決心投入動畫創作,主題多關注社會底層人物,並探討人在社會與時代變遷影響下做出的抉擇。2007年創立樂無邊動畫工作室,第一部動畫電影《刺痛我》(Piercing I)獲得了義大利I CASTELLI 動畫影展Fabrizio Bellocchio 社會獎、首爾數位影展綠變色龍獎、及亞美尼亞ReAnimania國際動畫影展最佳動畫片獎;此片更被提名亞太電影獎最佳動畫片,並且入圍有「動畫奧斯卡」之稱的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長片競賽單元。第二部動畫長片《大世界》於 2017年成功入圍第 67 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角逐最高榮譽金熊獎,並在同年獲得金馬獎三項提名,並勇奪最佳動畫長片獎。2018年,劉健受邀加入美國影藝學院,成為奧斯卡評審委員之一。

導演闡述——『人性中的善與惡』

 

「我的第一部電影《刺痛我》講述的是年輕人在社會中面臨殘酷現實時盡力生存的掙扎,雖然這種掙扎大部分註定會被時代的變遷無情地抹殺,但正因其微小,尤顯得可貴。在《大世界》裡我更多關注的是人本身的問題,也就是人性中的善與惡,特別是人在面臨選擇時那種瞬間變化的善與惡。

每個人一生中都會面臨許多選擇,而人性中的善、惡決定了這些選擇的走向,從而最終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可是人的命運不是生來就註定的嗎?中國有句古話:“盡人事,知天命”,聽上去樂觀,其實悲觀。正因如此,一個生命對世界顯現的美和善意才足以讓人珍惜。我因此特別喜歡一位朋友對於善和惡的解釋,他說,善不一定有善報,善才顯得更加珍貴;而惡不一定有惡報,惡才顯得更加可惡。

我力圖做一部好看的電影,有環環遞進的情節、有幽默荒誕的事件、有充滿爆發力的人物、有深刻寬厚的背景。希望《大世界》可以做到。」

 

關於《大世界》

 

《大世界》於 2017年入圍第 67 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角逐最高榮譽金熊獎,這是繼宮崎駿《神隱少女》後睽違十五年,再次有動畫電影達到此成就。同年 11 月,本片獲得第 54 屆金馬獎三項提名,成為史上第二部在金馬獎獲得三項提名的動畫、也是史上唯一同時獲得最佳動畫長片和最佳原著劇本提名的動畫電影。《大世界》目前已入圍四十多個國際電影節,並將在全球三十多個國家上映。

《大世界》由導演劉健歷時三年、一人手繪製作完成,平均每天工作8-10小時,三年共計10000餘小時,獨立繪製800多個鏡頭、共44000張動畫,用自己獨特的畫風,描繪了在一個發生在一天之內的黑色幽默故事。

平遙影展在將「費穆獎」最佳導演榮譽頒發給劉健時,曾在頒獎詞中說:「導演從自己的現實經驗出發,對動畫語言進行了創造性的開掘,將嚴肅的異化主題做出生動演繹,幽默含蓄地處理了暴力場面,敘述簡潔有力,表達準確、犀利,這不僅僅是一部風格獨特的優秀動畫電影,也是一個具有啟示意義的電影文本,它拓寬了中國電影的表達空間」。

「近年最貼近龐克搖滾精神的電影!」

 

外表溫文儒雅的劉健曾組過龐克樂團,當過吉他手。關於這份「搖滾魂」,擔任《大世界》聲音指導的李丹楓(《地球最後的夜晚》、《暴裂無聲》、《白日焰火》聲音指導)透露,劉健曾表示希望為《大世界》營造一種「搖滾」、而非民謠的風格。這影響了全片的聽覺節奏:生猛、粗糙、乾脆,燒出強烈果斷的搖滾氣質。

全片最令人注目的電影歌曲〈我愛香格里拉〉由南京知名歌手王達與朱虹作曲、劉健寫詞,以一個多月的時間完成整首歌。片中猛然插入歌曲MV,鮮明的政治符號、波普藝術風格、嗆辣有勁的詞曲,幽默呈現了角色對夢想之地香格里拉的夢幻嚮往,更亮麗獲得金馬獎最佳原創歌曲提名。

電影中其他原創音樂,由電音樂團「上海復興方案(Shanghai Restoration Project)」創作,翻玩東方民族樂器、曲調與西方電子音樂,獲得極高詢問度。片尾曲〈我的八十年代〉則是80年代紅極一時的中國「Disco女皇」張薔在近年復出後與「新褲子樂隊」合作的歌曲,並早在劇本創作階段,就被身為歌迷的劉健買下版權。歌曲描述著80年代青春期人們的愛與理想,唱出既活潑又惆悵的時代緬懷,劉健透露,在他心目中,自己的青春「正像歌中所唱的樣子」。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金馬獎最佳動畫片《大世界》特別展映 八月底限量登場 導演劉健歷時三年…

《大世界》小人物搏命搶百萬 金馬最佳動畫片限量展映 《魔法阿嬤》麥人…

達頓兄弟以新片《年輕的阿罕默德》 勇奪最佳導演

無雷影評心得│《犬之島》Isle of Dogs狗狗看世界,重拾人類與…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