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影評心得
Jun.25 2018
by 藍色的白羊座

有雷影評心得│《一袋彈珠》記憶中最幸褔的時刻 是還能夠把玩彈珠的童年時光 卻也最難以忘懷的苦澀與成長

A- A A+

改編自真人真事由作者喬瑟夫的童年記憶,帶出了近代歷史上對猶太人最黑暗與最殘酷的年代。

但電影中的主軸並不是以德國納粹引發戰爭的過程或追究圍補猶太人的因素,還是去強調集中營裏所發生的各種不同悲慘故事,也不是為了讓世人去了解猶太人過去被納粹迫害而放大話題,只是作者單純的闡述自己的兒時經歷,從害怕離開父母親溫暖懷抱的家庭再到即將遠離熟悉不過的校園街道,像是一場身不由己卻不知為何而逃的猶太民族大風吹,當聽到有人問是不是猶太人時,不管何時何地都不能承認更要抓緊機會準備逃跑…

又一次猶太民族遭受迫害的過往被保存了下來,這一家六口想方設法逃離幸福的家園,一次又一次的逃離德軍納粹的魔爪,期間內眼看著無數受難的同胞也無力挽救,只能夠認清現實先拯救自己,唯有找到機會安頓下來才有活路,並完成彼此間的承諾可再相聚的約定,但最後難逃命運的捉弄也讓父親的承諾第一次無法實現…

兩人展開了第一次逃亡冒險旅程,最後由父母親找到門道與機會,將兩人送進入由政府集中管理的少年童軍營之中;直到因過度想念父母而外出再被被捉進德軍營區審判,最後真的是最後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而不是父親羅曼,此時他們已準備好要展開第二次的逃亡,因為父親被補就像喬在軍營裡發生的一樣,只是這次沒有人知道結局會發生什麼事…每一場戲都有其關鍵性的因素,影響著兩兄弟的生命安全與未來,就像是參與了上帝所編寫的劇本雖然不是完美的句點,卻讓人感到命運自有一套令人不得不信服的安排。

 

電影的片尾字幕大致如下

194404母親安娜與亞伯、亨利在逃亡途中遭到德軍逮補送往巴黎郊區的德朗西集中營,卻因火車轉運的問題暫時倖免於難直到德軍戰敗撤退時,最終獲得了釋放於194408…

而父親羅曼於194311被編號62的火車載至威斯康辛集中營後再也沒有消息了…

1945布里斯與喬瑟夫與哥哥們再次將記憶中有著幸褔過去的髮廊重新開張,子孫滿堂直到現在持續在營業中…

所以電影開場是由片尾的盟軍勝利德軍撤離後開始,喬正在返回家鄉的路上而母親與亨利、亞伯已安全回到巴黎那個髮廊的家,然後在此接回片尾也是此時喬得知了父親的噩耗手中的彈珠掉落在地向旁滾動,腦海中再次回想起父親的話,帶出了象徵成長意義的苦澀與哀慟…

 

194408法國巴黎

清晨的喬瑟夫走在這一段太陽剛昇起露面看來有一點冷冷清清的街道,家家戶戶插滿許多代表法國藍白紅象徵著自由、平等、博愛理念精神的國旗,地面也散落許多歡慶德軍戰敗後撤離的三色旗幟,喬最後終於回到熟悉的家鄉,但他已記不清正確的時間到底是過了多久約兩年半還是三年?坐在曾經跟布里斯嬉戲玩耍的階梯上,手拿著他最喜歡的彈珠,一瞬間的思念與記憶彷彿將他帶回過去的時光,戰爭所受到的苦難讓他覺得自己跟過去不一樣了,這就是人生成長的必經過程嗎?他不知道,但他現在只想回到家人的身邊,忘掉被迫成長的苦澀。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家門前,看著家人一一出現在眼前,獨獨缺少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一個記憶中給他家庭溫暖與幸褔還有敦敦告誡的來源,就像那一個象徵猶太圖騰的六角星符號,現在卻成為了缺少一角的猶太五角星,一個讓他被迫成長的年代,手中最喜愛的也最不起眼的藍色彈珠也跟著內心的悲傷而掉落,成長的代價像是用少許的痛苦與相對的喜悅編織而成的過去與記憶…

一家六口都在父親羅曼和母親安娜所經營的家庭理髮院裏衣食無缺的過著平凡生活,大哥亨利二哥亞伯也跟隨著父親繼承家業學會了理髮的一技之長,身為最年幼的喬瑟夫就跟三哥莫里斯兩人收藏了許多童玩的彈珠互相切磋交流,更無憂無慮地在街道上遊玩嬉鬧,但就在1941年的法國巴黎街道上,在納粹黨尚未對猶太人伸出魔爪時的前幾天,距離法國投降也將近一年了,戰爭的炮火隨著德國納粹的戰線遍及全歐洲之時,針對特定民族猶太人的政策也隨之公開發表,範圍規定一一緊縮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更讓所有的猶太人民展開了史上最大的大逃難與大遷徙,被迫離開深耕已久的幸褔家園,從歐洲各地向外奔逃的不只是這一家人而已,可以說他們的故事是被當成留傳下來的奇蹟指標之一。

看著銀幕上對戲的小演員們天真地演出,從兩兄弟在街道上玩著彈珠然後調皮的互相玩樂打鬧,還有擋住門口的看板捉弄德軍不自知的走進這個猶太人專屬的理髮院,卻讓父親頭大又以猶太人自傲的回應德軍的歧視;接著喬與布里斯在校園內因為猶太胸章讓孩子們認知猶太人的身份進而與歧視他們的同學產生了衝突,兩兄弟離開學校還不斷說著剛才發生的蠢事互虧,才走到距離家門不到十公尺的街道邊時,喬的同學哲拉第追了上來手拿一袋彈珠說著要交換六角星胸章,看著哲拉第拿出一袋彈珠要求交換繡在衣服上的六角星徽章,那是一個看起來像兩個正三角形交疊在一起,呈現一個六個角形狀的黃底黑線符號;再看到哲拉第和喬將彈珠與胸章當成禮物般地交換,而這場因一句哲拉第無意間好奇又覺得有趣地發問交換的場景,讓人在觀影過程也替那個小男孩擔心,在當下持有猶太標記的符號等同是自尋短路,說不定過幾天被抓走連判決都沒有機會反駁的就送進集中營了,雖然心知這都是已成為過去的故事,還是不免為這樣的情節發展緊張了一下,原來後續發展還有更多令人緊張刺激的安排與巧思。而這段內容讓喬當場傻眼的愣在原地往後靠坐下,手卻不停玩弄自己手上僅有的一顆彈珠,看來像是腦袋裏不停地打轉反覆自問不知是聽錯了還是一種侮蔑的話,喬就是一個見到最喜愛的彈珠卻不敢去拿的孩子,內心知道不對而不敢自己決定,卻在還沒來得及開口答覆時,對方卻又說是你賺到了將手上的一袋彈珠遞到了喬的面前,喬就一邊看著彈珠又遲疑的將徽章從衣服撕下來交出去,還來不及去解釋清楚徽章的意義時,對方早就滿臉笑容說他不在意一溜煙似的跑走了。

而兩兄弟才剛到手沒來的及把玩彈珠的同時,遇見了剛關上理髮院大門的父親,羅曼看著布里斯臉上的傷馬上就決定要將這對小兄弟送離這裏。一回家卻還來不及玩就將剛贏回來的彈珠與書包擺在桌上擱著,因為他們知道有事情要發生了,兩兄弟就被父親在餐桌上的一番話而感到沉默不語,這是父親第一次也希望是最後一次解釋為何要逃亡,這可能要從上一輩的猶太人回憶開始追溯,錯綜複雜的宗教文化歷史造成了現代的猶太民族的危機意識,但今晚只簡略的帶過去。羅曼第一次逃亡時只有七歲是從俄羅斯,也是像這樣的一個夜晚裡,聽著父親的告誡趕緊把握機會逃向自由的國度,為猶太民族散播希望等待未來的時刻到來之前要時時保持警惕的過生活,將猶太人的傳統傳承下去就像現在一樣…因為布里斯與喬瑟夫他們今晚就要離開這個家前往尼斯,一個位於南法相近義大利邊境又靠近海港的城市,而亨利與亞伯早就出發了,就這樣全家人分了三個梯次出逃巴黎…這裏看的到父親的嚴厲與慈愛,一切都是為了孩子的安全設想,這樣才能擁有再次見面的機會,雖然這是身不由己的決定,但要記得人生路就是要往前走不要回頭,一切上天自有安排。當兩人相伴離開家門做父母的也只能站在家中二樓透過窗戶偷偷地遠望著兩人走在街道上緩緩遠去。

194309布里斯與喬瑟夫再次與父母親分別,隨著戰事緊逼連尼斯也被列為重點之一,羅曼決心要離開這裡但還是得將家人分散風險逃離,但這次就近送往更郊區的童軍營中 「Moisson Nouvelle  新收成營」因為這是政府所成立的營區所以相對安全,卻也是培育未來軍事戰爭所需的士兵。但只要謹守父親所教的要點,不跟任何人透露自己是猶太人的身份,只要相信一切都會過去都會好轉的。當然情況並沒有隨著時間好轉,猶太人的命運也每況愈下,經歷德軍的戰事獲得大大小小的勝利與向外推進,有了第一次的分離與團聚,命運之神就會安排第二次的生死離別,在你來不及反應與習慣之前就動手了,接下來就是第三次…。

歷經三次以上死裡逃生的機運像上帝賜予他們獲得重生的機會才可能發生的事,就像是上帝透過喬一家人的故事,為了將所有的苦難過程經由他成長的苦澀所記錄下來。這三段逃避追補的過程遇見了不少的好心人士願意伸出援手相救的貴人,原本以為第一次逃亡所經歷過的新奇冒險之旅,只是像一家人分批出遊又重聚的野外求生訓練,在DAX 達克斯車站遇到肯伸出援手的神父眷顧猶如幸運之神降臨在兩個小兄弟的身上,成功逃離火車站卻幫不上其他受難的猶太同胞們,更何況這時候沒有人知道大屠殺即將發生。

第二次在偷跑出新收成營區時被逮捕並接受了德軍的過濾與測試時,一個猶太裔的醫師羅森因為他的一句話而醒悟,大意是「不管我是不是猶太人,你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的」。彷彿一記當頭棒喝敲醒了醫生混亂的腦與良心,怎麼會為了活命而甘願為納粹糾出自己的同胞孩子們,到底有多糊塗才會做了這麼多錯誤的決定,醫生因而決定了在此做出正確的回應,雖然過去的他已救不了,起碼眼前有兩個下兄弟是他可以幫助的,就算賠上性命也值得,至少他身為猶太人的心與尊嚴終於找回來了。

第三次在兩人都通過體檢之後,布里斯被德軍官不斷逼問下回答了信奉天主教會的受洗教堂與時間不在阿爾及利亞而在尼斯的巴布教堂時,德軍官馬上就見獵心喜的將布里斯派去找回自己的受洗證明,如果48小時內沒有回來喬就會被送上通往集中營的火車,就算逃得了一時也絕逃不了一世。此時的喬正受到腦膜炎的病毒感染,醒來後已經兩天過去了,羅森醫生告訴他安全了,不要再胡言亂語小心說話,好好留在這裏等待機會逃離,該上火車的是我,謝謝你的提醒我才知道誰才是值得活下去的那一個人,這是你一直緊握在手中的彈珠,好好把握珍惜擁有生命的機會,就像你握在手心的彈珠別浪費這個寶貴的禮物。同時布里斯也找到主教願意為他製作出假的受洗身份証件時,並願意親自前來帶他們兄弟離開,卻卡在德軍官堅持不信任他們是無辜的,只是苦無證據顯示小兄弟倆的說詞又說的跟真的一樣,最後的測試就在德軍官和主教的見証之下通過了,彷彿上帝透過陽光照射下讓躲藏在背後的惡魔無所遁形,又一次奇蹟似的顯現在人世,讓兄弟倆成功逃離這個可怕的大房子,這樣的安排除了上帝之外還有其他方式來解釋嗎?一樣沒有人知道,或許是機率的問題,也或許是巧合再次發生了。

最後喬與布又逃到了更遠的地方,翻山越嶺來到一個小鎮,有了前兩次的經驗讓他們瞬間的成長了許多,知道什麼能夠開玩笑,什麼是認真的時刻,更是謹記父親的話,不能輕易透露猶太人的身份,直到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布里斯在餐館打工寄宿,喬在報館打工寄宿,低調的等待希望到來之前,要互相安全與注意彼此,直到德軍撤離盟軍解放了法國,第一次承認了自己的猶太身份卻不是在自家人的面前,而是為了報館夫婦的收留之恩,雖然他們是法國同胞眼中的賣國賊與走狗,但喬願意原諒他們甚至為了讓他們免於在接受審判之前的折磨與苦難和羞辱。

歷經多次的驚險危難關頭之後,除了大環境的悲傷卻透露著些許生命的微光與人性光輝,才讓喬有機會將這段回憶編寫成書,不是為了要將過去所發生過的事去責難誰的錯誰的責任、過失,而是說出這段悲傷的過往回憶來進行自我療癒,為了所有曾經有過這樣悲慟記憶的同胞們進行一場自我和解,將不想說出來的故事,不想記起來的過去,通通留在那個最黑暗時代,才能邁向光明的未來!

 

本文為yamMovie電影特區邀稿,文字版權為本人及yamMovie電影特區共同所有,非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

推薦指數:8.5(滿分10分)

相關電影

您可能還想看...

無雷影評心得│《一袋彈珠》———家人,就是最棒的心靈支柱

有雷影評心得│《一袋彈珠》必要之善,徒然之惡

爬梳愛情、性別、歷史,2018台北電影節打造多元饗宴

有雷影評心得│藍色憂鬱,變調童年《一袋彈珠》彈跳民族悲歌

fb google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