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註冊
搜尋
關閉
清除
首頁影報話題
電癮星聞
May.28 2018
by 鹿刻LUKE

史上最狂企劃!超神祕台北電影節展前特映:MRTaipei電影院

A- A A+

 

圖片出處:台北電影節 Taipei Film Festival‎MRTaipei電影院

台北電影節自1998舉辦至今邁入二十年了,今年特別推出了MRTaipei電影院的慶祝活動,不只要在各大捷運站巡迴放映經典作品之外,甚至打出『夜晚還年輕』的標語,包下台北捷運松山站,舉辦跨夜連播的影痴級夜貓企畫,我合理懷疑這一定和白晝之夜拖不了關係。

那天去台北文創參加台北電影節「迺過二十:導演對談」找來了兩位曾以紀錄片獲得首獎的導演沈可尚和黃信堯閒聊垃圾話,活動結束之後沈可尚身為策展人當然業配自家台北電影節的活動,我才知道這次的MRTaipei電影院在5/26登場,這個活動集結了歷年曾入圍台北電影節的短片作品,包含播何蔚庭的《我愛恰恰》(2012台北電影獎最佳短片)、黃信堯的《大佛》 (2015台北電影獎短片類入選)、呂柏勳的《野潮》(2017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王尉修《七點半的太空人》(2015台北電影獎動畫類入選),從中午一點到晚上七點半,分別在不同的捷運站輪流上演,光是想像要在現場搭設投影、音響等設備,只播十幾分鐘又要搬去下一站,就可以想像這個活動的發起人有多瘋,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們要在捷運松山站舉辦跨夜場放映,這真的符合勞基法嗎?

在片單公布的時候,除了曾入選過2013台北電影節的短片《狀況排除》(凌晨2:30)及2015年度精選單元的柏林銀熊獎得主《Victoria》(凌晨3:20),還有場午夜一點的神秘場。

圖片出處:台北電影節 Taipei Film Festival‎MRTaipei電影院

 

神秘電影關鍵字是捷運、命運、台北電影節,你猜到了嗎?

TMD二十年來台北電影節選過幾千部電影,裡面有捷運的電影不曉得有多少,誰猜得到阿?我那時候腦海中先浮出的是林育賢導演的《六號出口》但後來發現那部片沒有入圍台北電影節,想一想也對拍成這樣怎麼入圍呢,總之因為想破頭也想不出這部電影,導致我半夜失眠,決定搭上末班車前的最後一班車,去一趟台北捷運松山站繁花光穹廣場aka另一個夢境的入口,一看究竟。

 

想不到我到的時候現場已經整個爆滿,三百個座位不夠,樓梯上地板上都有人或坐或躺,為了不要擋道台北捷運夜歸的乘客(他們一定都覺得這群人是神經病),所以活動選在最後一班車抵達後捷運站關門後才開始放映,電影片頭我看到製作商時我就笑了,因為積木影像是獨立電影公司,主要是蕭雅全導演和侯孝賢監製的組合(我猜就他們開的啦),只做過三部電影,其中一部是今年八月才要上映的《范保德》,但他們的片頭每一部都不同,而這部片的片頭我最近才剛看過,那是剛剛數位修復完成,由蕭雅全編導、侯孝賢監製、范筱梵主演的電影,除了獲得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和最佳新導演外,還入圍了坎城影展導演雙周單元,但老實說我真的是最近才知道,畢竟當年我才剛要讀小一,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電影阿,而且後來這部電影也只在光點台北做過小規模的放映,然後就這樣放著放著放到要數位修復了,應該很少人看過,那天導演和演員也都來到了現場。

 

主角東清三個月前因為該左轉的時候選擇了右轉,結果在右手掌上摔出一個巴掌大的疤。

護士在幫他包紮的時候說:『恭喜你,你以後再也沒有限制了。』意思是說他的掌紋就這樣消失了,後來父親生病住院,他開始顧家裡的當鋪,當然還有他網路上認識的女朋友EIKO,EIKO很喜歡研究星座、血型、算命還有掌紋,他們決定開始蒐集客人的掌紋,也留下了他們每個人不同的故事,後來有一天有個女孩來當錶,她說「我有名有姓,不要叫我曉得了。」但到了電影最後,我們還是不知道她叫什麼,只知道東清都叫曉得了。

電影簡單卻獨特的故事設計,帶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趣味,裏頭太多毫無邏輯的對白,一些荒謬的故事,但是他的發生卻又時如此真實,這樣的違和又協調的調性貫穿整部片,變得流暢又自然,而電影也用了意識流劇場的方式讓每個角色在電影中都有獨白,透過那些獨白讓人物更加立體,即便整部片的人物只有簡單的三個人,確認整部片變得不簡單。

講了半天你到底知道這部片了嗎?

《命帶追逐》相隔十八年,7/13重新上映。

 

另外兩部片,《狀況排除》是去年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詹京霖的短片處女座,主角阿禾是一個即將升官的憲兵,他家原本是種田的,但土地被徵收之後他便把父親接來台北同住,在一場農田水利會的抗議現場上,他們兩人相遇了。

電影從颱風過後的停水說起,比起民生農業用水,為了經濟發展政府這幾年把主要的穩定水源供給到工業用水上,為了提供穩定大量的水資源,他們蓋了許多水庫,因此下游的魚塭農業的灌溉水都沒了,而連年的淤積反而讓水資源變得更加不穩定,電影用一種黑白對照彩色的方式,去重現那個彷彿只留在回憶裡面的水稻田,用身分的衝突去訴說社會對人的扭曲與改變,也許有人會說那是成長是進步,但真的是這樣子嗎?

圖片出處:台北電影節 Taipei Film Festival‎MRTaipei電影院

《維多利亞》整部片長兩個小時,走訪了柏林22個場景,當然不是我數的,我看到一半就睡著了,真的是很不盡責的影評人呢,我印象中只記得Victoria是一位從西班牙來到德國的女孩,離開酒吧之後遇到了一群人,他們經歷了很多不同的事情,等我比較清醒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就快要死掉了,這部電影以一鏡到底當方式拍攝,是真正的一鏡底,意思是一分一秒絲毫不差,就在一個夜晚用兩個小時把這部電影拍完,這對於演員、劇組都是莫大的考驗,這部片由Sebastian Schipper自編自導,他在片中為觀眾呈現了柏林這座城市令人窒息的夜晚。

圖片出處:台北電影節 Taipei Film Festival‎MRTaipei電影院

 

MRTaipei電影院結束在第一班捷運即將發出前十分鐘,捷運站又開始營運,工作人員已經在工作岡位上待命,清早的乘客也許準備到哪裡去登山,而這群人像是瘋子一樣,從同一場夢中醒來,我們在夢境的現場或坐或躺,光與影就睡在我們的身上,走出松山站的時候外頭的天空大亮,而我們拿著遮黑眼圈的影癡小卡,抖擻著精神,繼續往下一部片前進。

台北電影節每年的票其實都幾乎是秒殺,即便他們沒有辦這些宣傳活動,在開賣那天還是會有一群不知道平常生活在哪裡的人站在ibon前面,準備搶那些,大部分人都不想看也不會看過的電影,但他們仍非常用心非常努力的辦了這一連串的活動,相信這就是電影的魔力吧。

圖片出處:台北電影節 Taipei Film Festival‎MRTaipei電影院

 

 

本文經同意轉載自鹿影譏

您可能還想看...

有雷影評心得│《命帶追逐》——留下來的是遺毒還是遺產

有雷影評心得│《命帶追逐》向左轉、向右轉,結果都是命

預告自嘲 拍片難產 神片【命帶追逐】苦等18年 上映機會終於追逐到手

無雷影評心得│《命帶追逐》-對未來茫然的人,卻嘲諷著能預告未來的人。

fb google Line